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次元位面主系统 只能活到二十岁!
    看着离去的白若天,杀千歌走过来凑近脸,问道:“你不怕她跑了?得到你给的丹药哦,很有可能会想办法躲起来的哦!如果她躲起来,这人海茫茫的你该如何找到?”

    “是啊,所以我就给她设下了属于她的咒印,这样一来她只能为晓组织付出了,想跑脱我的控制?那是不存在的啊!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傻子啊?”

    闻言,杀千歌听见苏小意骂自己傻子,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记得跟我去南极否则我会和你同归于尽的!”

    “我知道了,你要说多少遍,不就是去见我们的老丈人吗?我知道的,我一定会让咱爸妈满意的!你不用一直提醒我,我不是傻子!”苏小意无奈的瞥了杀千歌一眼,捏着她的小鼻子戏耍了她一番,宛如好像古代那会儿调戏一个小娘子的大官人般一样。

    杀千歌俏脸一红,倒退几步,嫌弃的嘟着小嘴,道:“滚蛋!你别胡说八道,我只是去解释清楚而已,以免他们一直限制我的自由,我才不喜欢你这个油嘴滑舌的臭人呢!”

    “不喜欢算了!反正我也不喜欢你,一天天啰里啰嗦的,吵得我头都大了,你将来肯定没有人要的!活该做一辈子的老处女,哈哈!!”得言,苏小意画风一变挑起了杀千歌的下巴,一脸色色的坏笑,惹得杀千歌恼羞不以,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杀千歌被世苏小意弄得面红耳赤的,急忙一巴掌打掉苏小意的贱手。缓缓的转过身子,把头低下。她想让自己冷静一下,不知道为何最近自己好像很污啊,动不动就往那些龌龊之事情上面思考,简直就是一个污女神,和以前完全的冷漠恰恰相反了,太让人可怕了。

    杀千歌也知道,这个就是被苏小意撕了面纱导致的结果,也是属于她们一族的仪式,当别人拿下你的面纱表示已经和你结婚了,从今以后面纱取消看见的第一人你就会爱上他,自己会情不自禁的望着啪啪啪的方向思考。相当于魂兽的发情期之内的。

    不过,人家魂兽发情期也只是那些低于万年魂兽的,因为低于万年修为的魂兽智慧很低,还是属于兽类,女兽类到达一定地步就会去找公的魂兽。万年修为以上的魂兽,就可以掌控住发情期的问题,靠修炼来心无杂念,从而到达四大皆空的地步。

    当然,这个道理也有例外,比如说那些高贵的天生一族就不会出现,帝天以前不能避免,毕竟龙性本淫,熊君自然有他一族的那些侍女了,碧姬则是靠的心无杂念以及自己意志的坚定,也就是传说中的静如止水。这也是碧姬为什么走向治愈系的原因。

    赤王也有一些犬科的魂兽可以发泄。万妖王是植物可以无性繁殖,自然不会被发情期所困惑的。银龙王是龙族虽然不能避免,但是她却有着自己的办法,至于是什么,那就是靠暴虐,残杀一切而发泄自己的发情期,这也是一个可以抵抗那个东西的办法。

    冰帝和雪帝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们在极北之地,那个地方就是可以让人平息一切的地方,这也是冰帝和雪帝想搞百合的原因。

    不过,冰帝现在有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搞定苏小意。至于雪帝,被苏小意看光了,自然不可能原谅苏小意,俗话说因恨生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爱情。

    “呼呼!!我先走了,我回去睡一觉,顺便看一看雪姬狐的情况,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啊?和史莱克那边聚聚会,吃点读大学啊?”杀千歌深呼吸几口气,把那些思想全部从脑海里面扔出,故作镇定的看着苏小意,转移话题的方式询问苏小意道。

    苏小意摇了摇头,先是看了一个丛林里面一眼,摆出一个微笑,道:“我就不去了,你去吧!我可能还需要处理一点事情,处理完了我就来找你!!”

    “那好吧!!”闻言,杀千歌不再继续强求,但内心还是有些小小的失望,很快就振作起来,离开了这个地方,直接走向了史莱克学院的地方。

    咔咔咔————

    微风吹过,苏小意呵呵一笑,道:“还不出来吗?一直看我们对话那么久,如果再不出来,我可能就要走咯,下一次你就看不见我们了!”

    嗒塔嗒————

    一阵微弱的脚步声响起,只见一个身材发育极品的女子走了出来,一脸的杀气看着苏小意,不满的怒喝道:“你就是晓组织的老大?也就是伤害天恒的那个人?”

    “我只是帮你报仇而已,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顺便给他一个教训,否则你很有可能被他活生生的给弄死!你不但不感谢我,反而怪罪我,我才想问你什么意思呢!”苏小意面不改色,开始设置自己的接下来的奸计,扰乱这个人对玉天恒的看法。

    这个女人自然是独孤雁了,她刚刚一直看着苏小意和杀千歌的对话,就连白若天的变化她也很清楚,不过她却没有一丝畏惧,因为她认为自己的爷爷是封号斗罗,一般般这些人不敢得罪自己的,所以这才底气充足的来询问苏小意,打算教训苏小意一波。

    “你帮我报仇,什么鬼东西!!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动我男朋友的人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独孤雁神色稍稍一愣,有些不知道苏小意说的是什么意思,仍然坚持自己来找苏小意的想法,气势上绝对不能输给苏小意,否则接下来就是一败涂地。

    苏小意不以为然,笑容显著的出来,淡淡的说道:“你把他当你男朋友,可是人家好像不领情啊!不和你上床,就连亲吻都没有。算得上什么男女朋友啊?”

    “那个不是他的问题,是我的问题!而且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让你看一看我的怒火吧!魂环给我显!”独孤雁冷喝一声,敌意十足的看着苏小意。

    唰唰唰————

    接下来,独孤雁的后面出现了三个魂环,二黄一紫,搭配也是非常的好,是一个三环魂宗。先起飞的是紫色魂环,她打算给苏小意来一个下马威。

    为什么她知道苏小意是魂王以上的却不怕,因为她自身就是毒,这也是玉天恒一直没有碰她原因,她的毒性可以让一个七环的魂圣马上陷入昏迷,何况是玉天恒一个三环魂宗呢?

    这是她家族遗传导致的,一切都归于她的爷爷,她的爷爷以身作则利用毒液激发自己,突破了封号斗罗以后,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生下来的儿子居然也有毒,而且无法消除,导致他儿子无法活到二十多岁,这也是他爷爷一直外出寻找解决办法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