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次元位面主系统 独孤雁!活不下来的女人!
    “如果我没有猜错,晓组织今天来到这里不走,应该是找中意的新成员吧!算你们狂战队那个女生幸运的。”

    “下一次那个女生回来,估计玉天恒也是一招都招架不住的吧!”

    执法者托腮,仔细的思考了一番,得出的结果就是苏小意来找新的种子,收揽一波新的组织成员。

    刚刚苏小意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办法,根本没有动就让对方中招了,而且还是一击必杀的那种。

    如果这个是战场,估计刚刚玉天恒可能已经七孔流血而死。现在狂犀说他知道,这个执法者当然要讨好一下。

    得到刚刚苏小意使用的魂技内容,那么相当于知道苏小意的底细,晓组织似乎什么都不怕。

    后台到达有多硬,这些都是执法者想知道的事情。

    ......

    休息室......

    如意盘和两对双胞胎已经倒下,还是没有清醒过来,只有狂犀一个人头脑额外的冷静。

    玉天恒也是跟着倒下,似乎做了什么噩梦似的,眉头一直都是皱起来的,看起来脸色苍白。

    “刚刚我已经发信给皇斗战队了,相信一会儿他们应该可以收到然后赶过来的!现在....我们应该”裁判面无表情,凝重的看着执法者道。

    “嗯!”执法者先是点了点头,紧接着,转过头看向了狂犀,问道:“说吧!关于玉天恒为什么就倒下的原因。既然你知道,那么就说一下好了!”

    “是这样的,那个晓组织代号戏命师的好像就是晓组织的创办者,根本不是一个小小的三环魂尊!之前出现的黑色万年魂环魂尊组合也是他培养起来的。”狂犀找到一个地方坐下,缓缓的说出自己现在所知道关于晓的事情。

    “有这个组合,就是两个魂尊挑战两个魂宗的二人组合,一个代号叫瞬,以速度最快为名的,讲究的是快很准,仅仅一下秒杀一个魂宗。”

    “另一个的代号就不知道了,那个人一直看戏没有出手!”

    裁判是知道朱竹清和宁荣荣那一场劲爆的擂台赛的,毕竟是晓组织第一次登场,就让观众吓了一跳。

    “对!那个只是刚刚开始,后面晚上我们狂战队和戏命师擦肩而过,我想测试一下对方的能力,我只看见一双红色六芒星的瞳色就昏迷不醒了。”

    狂犀直点头,把那一双眼睛记得是清清楚楚,尤其是瞳孔展现出来的颜色和那个异样的形状。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戏命师的武魂很有可能是眼睛?”执法者一愣,想起了一个不得了的武魂类别。

    那就是本体武魂,这个时间段已经出现本体武魂一说了,因为本体武魂很稀有,武魂殿也不是很清楚本体武魂的存在。

    对于这个词,狂犀是没有听说过的,只能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听白若天说过,当时我就废了!比现在的玉天恒还要惨烈,我的印象中我好像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一样。”

    “我本以为是幻觉,没没想到疼痛是真实存在的,现在估计这个蓝电霸王龙的人也是如此!”

    “不过,刚刚他吐血了可能受到的摧残更严重吧!”

    咔咔咔————!

    此言一出,执法者和裁判是真的不能理解,明明是属于精神力的攻击,可是没想到怎么会有实质性的伤害。

    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幻觉并非是假的,普普通通所产生的,很有可能属于领域。

    因为现在斗罗大陆最了解符合狂犀说的话,只有领域了。毕竟他们不知道星魂眼的来自于。

    嗒塔嗒————砰砰砰!

    正当双方思考的时候,大门被敲响了,发出轻微的细音。

    噗卡!

    裁判急忙过去打开大门,不用多想自然肯定是皇斗战队这边的人,目的来营救玉天恒。

    刚刚一打开门,只看见一个打扮非常漂亮,但穿着很似暴露的女子,女子一身淡淡紫色的开叉旗袍。

    一头蓝色的长发,长发扎出一个马尾辫,不过马尾辫却是波浪线形状的,宛如西式马尾。

    一双尖锐却毅力的眸子,眼眸瞳孔和她的头发一样,也是天蓝色的。小巧玲珑的鼻梁,淡粉色的小嘴。

    身材很好,凹凸有致的发育而下,旗袍下露出笔直修长的大长腿,一双复古的紫色高跟鞋。

    女子气势很强,可能是因为她底气足,有着一个封号斗罗的爷爷,她的名字叫独孤雁。

    正是玉天恒现在的女朋友,具体未来谁也不知道,总而言之独孤雁喜欢玉天恒是因为玉天恒的天赋和强大的背景,其他的普普通通而已。

    她踏进这里第一步,先是探查一下四周,发现玉天恒昏迷不醒的靠在床上,不由急忙跑去。

    独孤雁摸了摸玉天恒的俊脸,一副悲情的表情,道:“天恒,你怎么样了?醒一醒啊!别吓我啊天恒。”

    只可惜无论他如何呐喊,玉天恒都没有一丁点儿的反应,宛如死了一样,微微的呼吸声却不能动弹。

    独孤雁发现玉天恒无法清醒,气势打出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问道:“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别着急!玉天恒只是昏迷过去了,过几天就会自然清醒的!”执法者呵呵一笑,示意让独孤雁不要担心。

    他不知道独孤雁的爷爷是封号斗罗,自然不会对独孤雁太好的谄媚,但也没有摆架子,毕竟和气生财嘛。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想知道谁把天恒打成这样的!!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那么大胆!”

    独孤雁气势汹汹的看着执法者,眼神中根本没有一丝的畏惧,就像魂斗罗不值得一提的人。

    “咳咳!小姐,这个属于合法的擂台打斗,是玉天恒自己同意的。他没有死已经足够好的了。”

    裁判咳嗽了几声,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看着独孤雁,好像说着一个非常事实的道理,打算不甩锅。

    可是,他不知道独孤雁也是从小到大被宠得无法无天的大小姐,因为她真活不了多久。

    这个是关于她爷爷的问题,因此她爷爷才会一直宠着独孤雁,算是给她们一家子的补偿吧。

    “你的意思是天恒活该的哦?我不管,如果不知道对方是谁,当心我拆了你们这个大斗魂区。”独孤雁冷喝道。

    “好大的口气,你有那个实力吗?”闻言,执法者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怕蓝电霸王龙宗,可不怕一个无名之辈的狂话,这是一个挑衅。

    222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