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次元位面主系统 朱竹清和戴沐白摊牌!故事合集?
    看着远去的宁荣荣,戴沐白仔细的回想刚刚宁荣荣的话,朱竹清现在是苏小意的女朋友。

    这到底是什么事情?怎么会发生如此荒唐的事。

    不多说,自己和朱竹清的婚姻很早就已经定下来了,现在居然出现这么一个大消息,相当于自己戴了一顶绿色的帽子,并且自己还沾沾自喜。

    戴沐白现在心情很乱,不知道宁荣荣到底是不是说的真话,如果是实话朱竹清为什么变强也就有原由了。

    朱竹清卖了自己的肉体,换来很强大的实力,也就有自我想法了。

    唰唰唰————!

    戴沐白带着一肚子的火气以及自以为是的绿帽子冲向了休息室。

    不为别的,他就是想知道朱竹清是否真的是苏小意的女朋友,如果是自己即便死也会杀了朱竹清和苏小意这一对狗男女,居然背着自己苟且偷生。

    休息室

    这里空无一人,好像大家都回去了,因此戴沐白错过了。

    随即,他转过头重新思考一下,朱竹清现在会去什么地方。

    嗖嗖嗖——轰轰轰!

    一声巨响,吸引了发愣思考的戴沐白,侧过脸看去,发现居然就是自己此行要找的人,朱竹清。

    戴沐白并没有如火如荼的冲上去,而是远处察言观色的望着朱竹清。

    现在的朱竹清,浑身上下有了一层模糊不清的黑色魂力,这些魂力居然外泄,就像多了一层保护罩。

    保护罩是用自己魂力波动产生的,眼睛是看不见的,只能用气息去感应,很庞大让人不敢去硬碰硬。

    “这是怎么的一回事”戴沐白见状,彻底的打乱了他现在的心情。

    远处的朱竹清居然达到这个地步,自己有无相天罡力,可是好像丝毫不如朱竹清的魂力外泄。

    因为接下来的一幕,让戴沐白终于知道为什么朱竹清敢一个人挑战魂宗了。为什么说自己愚蠢,弱鸡。

    也是朱竹清为什么看不好自己的导火线,那就是朱竹清比戴沐白强大了不仅仅一倍。

    唰唰唰————!

    “黑天月刀!”朱竹清蹙眉一皱,左手发出了鸣叫的声音,一道道黑色的光芒聚集朱竹清的手中。

    这都还没有完,只见黑色的光芒细微变成一把长长的镰刀,镰刀锋利如芒,宛如分分钟可以削铁如泥。

    第一次,戴沐白第一次看见魂力形成的镰刀,而且这把镰刀远处就已经可以看清楚了。

    破坏力很强,并且速度很快,自己看了一眼都情不自禁的双腿打颤,这不是害怕,这个是来自于内心的恐惧。

    一个三环魂尊控制魂力外泄居然可以炉火纯青,甚至操控得比魂帝还要得心应手,这是何等的变态。

    戴沐白知道的,朱竹清现在的实力自己根本不可能有资格挑战,仅仅只需要挥动一下镰刀,自己使用浑身解数也不可能抵挡的过去。

    他现在内心的想法,之前的愤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哑口无言。

    如果是自己,出卖肉体获得这种力量,很正常的,毕竟斗罗大陆是实力为尊的地方。

    刚刚他想起了一个事情,如果朱竹清突破封号斗罗,那么也就可以打断和白虎贵族取消联姻的一说。

    如果朱竹清变成封号斗罗,那么她的命运并非其他人可以掌握的,何况是家族里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面设下的联姻?

    只要朱竹清突破封号斗罗,那么随随便便可以打破幽冥灵猫一族只能附庸邪眸白虎一族的传统。

    现在戴沐白终于明白为什么当时朱竹清说了一句,恶心的原因了。

    自己已经被朱竹清嫌弃,朱竹清和苏小意互相喜欢可能是真的,所以苏小意帮助朱竹清走向强者之路。

    唰唰唰————!

    “黑月斩!”朱竹清看着前面一片树丛,手持黑色的魂力镰刀,硬生生的扫视横劈过去。

    一片片的花草瞬间消亡,化成了黑色的灰烬,一株株苍天大树赫然倒下,仅仅因为朱竹清的一个黑天。

    但,因此朱竹清的魂力瞬间被抽干了,疲劳的大口喘着粗气,道:“还不够!!这样的我根本不算什么。和杀千歌差远了,我一定要更强。”

    嗒塔嗒————!

    戴沐白走了过去,发出轻微的脚步声,朱竹清猛然回过头,大喝一声,道:“什么人??”

    “竹清”戴沐白长叹了一口气,看着如今的朱竹清,心中额外的痛苦。

    “哦,原来是你啊。你有什么事吗?”朱竹清释怀,不咸不淡的瞥了戴沐白一眼,毫不在意。

    戴沐白知道的,但他还是要确定,道:“我从荣荣哪儿听说了,你和冷天好像谈恋爱了对吗?”

    “嗯?对!怎么了?”朱竹清神色稍稍一怔,思考了一下打算和戴沐白彻底的摊牌下去,以免一直偷偷藏藏的。

    得到肯定的戴沐白,心中没有生气,只要一些懊悔,故作镇定的说道:“你不会忘记我们家族之间的婚姻吧?你可是我有着名誉的未婚妻啊!”

    “打住,那只是家里设定的,我根本不在乎!而且你好像忘记了一个事,你也是因为家里不和才来到史莱克学院的吧?”朱竹清面无表情,冷漠的说道。

    “对,我是。可是你来史莱克学院不是为了找到我吗?”戴沐白点了点头,继续把想知道的提出来。

    “呵呵。是,我之前来到史莱克学院的确是为了你,为了一个我等待了五年的未婚夫,到底是什么样。”

    “当时看见你,我知道你很努力,可是最终我没有想到,我居然等了一个狼心狗肺的人五年。”

    “五年我一直在想,你会干什么,做出什么事。给我最后一封信说你输了,从此以后了无音讯。”

    “然而我的想法是错误的,你这五年一直是修炼,当然不会忘记去耍一耍青楼。你去青楼可曾想过我这个未婚妻?”

    朱竹清冷笑了几声,几年来她受到的委屈不仅仅是戴沐白的不辞而别。她相信戴沐白是一个不会放弃的男人。

    可是没想到,事实并非想象可以比拟的,戴沐白好像忘记了自己,一天天颓废去青楼。

    别人家颓废是闭关啊,寻找机缘啊这些,可戴沐白颓废是天天去青楼,想起来让人恶心。

    “我”闻言,戴沐白无言以对,自己的确做错了。

    “得了,现在我们只是普通校友关系。我有喜欢的人了,我也不会掺和你的青楼之旅!”

    “关于婚姻的问题,我会突破封号斗罗打消这个常理!至少是我们的,其他的我可以不管。”

    “她们爱依附你们贵族,我可不稀罕!不,应该说我瞧不起!”朱竹清下定决心,气势汹汹的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