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次元位面主系统 月读毁你一生!夜晚敲窗!
    随即,白若天扶着狂犀离开了这个地方,一路上询问了很多人,关于晓组的事情。

    得到的是一个可怕的反馈,晓组织一个很神秘的组织团队,里面人数不清楚,但实力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

    大斗魂区上演过,两个魂尊一个拥有着万年黑色魂环,另一个则是速度超群,仅仅二下魂尊的她们,轻而易举的秒杀了对方两个魂宗。

    因此打响了所有人的谨慎,很多人想调查关于晓,但是得到的信心全部都是一无所获。

    而,刚刚狂犀仅仅因为辱骂对方,一个眼神吓得他失魂落魄的尿裤子,简直就是进入了奔溃的边缘。

    现在,白若天又得知,明天晓组织一个人要挑战魂王级别的高级赛,她暗自发誓,一定要看一看。

    当然,史莱克的也是,毕竟史莱克学院才是自己队要面临的强敌,如果对方是晓可以直接认输了。

    唰唰唰————!

    狂犀一路上双腿发软,白若天花了一些金币才有人把他送回来狂战队的休息地方,让人带他冷静一下。

    这会儿,白若天要思考了,刚刚狂犀莫非从苏小意眼中看见了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让他可怕到如此。

    其实

    狂犀和苏小意擦肩而过的一瞬间,苏小意和对方对视了一眼,就发动了传说中的月读。

    随之,狂犀进入了一个空间,那就是月读空间。

    他发现自己被绑住了,一颗石柱子上无法动弹,而苏小意摸出了一把斧头,朝着他的双腿砍去。

    一根根骨头被苏小意活生生的拔出来,而他没有死,以为是幻觉。但是痛苦却是真实存在的。

    他就不得不相信是真的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一把斧头剔骨,最终变成一个人棍。

    而,让他更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月亮变成了红色的,一轮红月加上他的血液彻底染红了世界。

    苏小意对着他,面不改色的说道:“欢迎来到月读空间,在这里一切都是我来操控的。”

    “无论你觉得自己是不是做梦,但是该发生的事情会发生,痛苦都会一直存在的!一共持续72小时。”

    “其次,72小时中你不可能昏迷,会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个自己重现。当然,这只是月空间,现实中只是仅仅一瞬间。”

    开始之前,狂犀根本不相信,觉得自己不会出事的。

    可是,接下来他看见一次次的自己被斧子砍成人棒,一个个的自己都被绑着,就连苏小意也是无数个。

    他的惨叫,苏小意的话,不停的反复说明,最终他扛不住,自己把自己活活吓晕过去。

    也就是刚刚清醒的一瞬间,他尿了,精神处于奔溃,浑身的疼痛以及麻木都是真实的。

    所以,他大脑一片空白,对苏小意的恐惧已经变成了对死亡的肯定,不敢再一次惹苏小意。

    也不敢惹苏小意不高兴,骨子里就像苏小意是身一样,不能违抗的,身体也会自己做出肯定的态度。

    唰唰唰————!

    “狂犀老大怎么了?”一个戴着方框眼镜的中年男子问道。

    “不知道,总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明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天应该可以恢复的!”白若天叹了一口气,不打算开口。

    苏小意对狂犀手下留情了,如果是正常狂犀可能昏迷一个月,甚至可以到达终身的情况。

    苏小意只不过想让狂犀知道,晓是一个神一样的组织,不容一些自以为是的小虾米指染。

    与此同时,苏小意离开大斗魂区后,原路返回来到了史莱克学院。

    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换回自己的打扮,直接去找杀千歌。

    因为,明天不仅仅只有唐三和小舞的比赛,杀千歌也有一场非常强大的恶战,对方可是魂王。

    苏小意来找她,就是为了给她一枚洗髓丹,然后让她双生武魂合二为一的产生变异。

    必须一招秒杀一个魂王,不得不使用非法的手段,毕竟为了打响晓组织这个传闻称呼。

    唰唰唰————!

    女生宿舍里面,朱竹清和杀千歌已经回来了。朱竹清打坐修炼,杀千歌则是抱着雪姬狐想着什么东西。

    “雪欣啊!你说冷天那个臭混蛋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杀千歌问道。

    雪姬狐大口的吃着冰糖葫芦,淡淡的说道:“吧唧吧唧!本公主觉得他是一个臭混蛋,一个坏人!本公主一定会找人狠狠的修理他的!”

    “哦?真的吗?你非常的讨厌冷天?这是为什么呢?”闻言,杀千歌神色稍稍一怔,兴趣浓郁的反问道。

    “哼哼,那个臭混蛋经常欺负我。不过有时候也很好!对我照顾有佳,好吃的东西又多!姑且原谅他吧。”

    雪姬狐撅高自己的狐狸嘴巴,挥舞着自己的狐爪子,喃喃细语的说道。

    此言一出,杀千歌就翻了个白眼,终于知道为啥子苏小意说雪姬狐傻乎乎的了。

    不过与其说它傻,不如可以说是单纯天然呆的样子。

    打了一棒子给你一颗甜枣,雪姬狐被欺负还想着吃东西,而且还反而支持苏小意,果然是吃货。

    吃货的气量可真的是非常的大,不过也有着自己的原则,雪姬狐是一个聪明机灵的公主。

    嗒塔嗒————!

    敲打窗子声音响起,杀千歌看了一眼还在冥想中的朱竹清,只能自己去看看是什么人了。

    拉开窗帘,只看见苏小意一脸严肃的盯着自己,不由用唇语说道:“这么晚了,你找朱竹清干什么?”

    苏小意有着系统,自然能分析唇语,并且跟着回复道:“不是的,我是来找你有事情的,你马上出来。”

    “什么事情啊?这大晚上的不睡觉?”杀千歌拒绝的唇道。

    苏小意强加要求,并且加重了唇语的语气,喝道:“你不出来信不信我进去把你绑出来的啊!”

    闻言,杀千歌只能作罢跟着出去了,她相信苏小意真的可以把自己绑了的,苏小意那种性格,说到做到的。

    不过出去之前,还是叮嘱了雪姬狐几声,道:“我出去一下,你看着朱竹清,帮她护法,千万别出差错,零食那个地方有的自己去拿吧。”

    “知道了!早去早回吧!这里还有我看着的。”雪姬狐点了点狐狸头,一口答应了下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