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次元位面主系统 我错了!比比东的变化!
    “这就是你一直想对我说的话吗?仅此而已吗?”比比东问道。

    “嗯!”苏小意微微的点了点头,没有拐弯抹角。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你忘记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了吗?”比比东哭丧着俏脸,眼泪情不自禁分落下。

    二十年了,对于她来说,这不单单是折磨,而是一种疯狂的自责,当她收到长老殿发来的信。

    苏小意失踪,也许死了。这一句话让她自责了很久。

    比比东她后悔,自己年少不应该冲动的,到头来比比东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个教皇的位置。

    万人之上的她,一丁点儿都不快乐,多少个夜晚她一直以泪洗面,不相信不接受事实。

    直到一桶一桶的棒棒糖送来,她相信苏小意没死,然后之前的信心约定里面,那一天集合。

    可是,她去了,并没有一个人在,她那会儿相信苏小意一定会来的,又等了一年,还是一无所获。

    最终,她得了失心疯,只能相信苏小意死亡的事实,对于权利和武魂殿,她恨,怨恨一切。

    是武魂殿让她失去了从小到大的人,但却不得坐稳这个教皇,浑浑噩噩里面,没有梦想的活着。

    现在,她得以如常的看见了苏小意,而却得到一句,我不认识你,你是谁啊这种话,她如何接受?

    唰唰唰————!

    不知不觉,黄色的叶子缓缓落下,覆盖了苏小意和比比东。

    “嗯!”苏小意稳重的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一直都是一个人。

    “哈哈哈哈!是啊,你讨厌我。我当初一走了之,什么都没有!我就是一个蠢货。”闻言,比比东失声哈哈大笑,那你笑声之中她显得多么的凄凉。

    一个女人,大好青春花费在等人的上面,这是多么的痴情,而苏小意却不把她当作一回事。

    “既然如此,那么本座直接说了,是我们武魂殿带队老师给我的消息,我才发现你们的!”

    比比东自嘲了许多以后,语气已经从凄凉变成了惨淡,并且言语中有一些微微的杀意。

    “原来如此!看来我放那个家伙回去是错误的!应该杀了的。等等,你要做什么。”苏小意恍然大悟,原来是之前的那个魂斗罗带队老师。

    突然间,苏小意发现比比东的杀意波动太大,而比比东双眼已经出现了必杀的决策。

    目标正是她自己手中的宁荣荣,已经动了杀心。

    “呵呵,本座得不到的,别人也别妄想得到,即使毁了他!”比比东不知为何,瞬间变脸了。

    一只手拧着宁荣荣,眼看就要扼杀宁荣荣之时,宁荣荣已经瑟瑟发抖的说不出话,离死亡只有一丁点儿的距离。

    嗖嗖嗖————!

    啪!

    一声巨响,朱竹清和杀千歌,胡列娜侧过脸看向了这边。

    而,她们看见的是,苏小意抢过了宁荣荣,并且狠狠的抽了比比东一个耳光,俏脸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手掌印。

    这一幕幕,令人不敢置信,尤其是胡列娜自己。

    胡列娜不相信,自己亲眼看见自己的师父,兼职武魂殿教皇居然被苏小意抽了一个耳光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可不是开玩笑的,比比东脸上的红印就是很好的证明。

    比比东捂着刚刚苏小意打过的地方,泪水直接宛如喷泉般倾斜直下,道:“你居然为了她打我?”

    宁荣荣自己也是懵逼,苏小意居然救了自己,并且狠狠的抽了刚刚那个封号斗罗一耳光。

    “呵呵!打的就是你,如何?你自己心里不知道吗?自己违背了道义良心做了多少的事?我呸!”

    苏小意怒气冲冲的咆哮,指着比比东的胸口吼道。

    “你都知道了?怎么会”比比东顿时脸色惨淡,倒退几步,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道。

    下一瞬间,胡列娜猛然的跑了过来,扶稳比比东,恶狠狠的瞪着苏小意,关心道:“师父你没事吧?”

    比比东摇了摇头,现在她再不明白就不是一个教皇了,而是看向苏小意,不再继续强词夺理。

    “你也配说等我二十年?自从你上任多少人死亡?自己取调查一下,就连我们已经住过的旅店,那个胖子也被你打成终身残疾!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你自己做了多少违背我们以前说过的话,我跟你说当初老子就应该把你废了,狼心狗肺的。”

    苏小意现在非常生气,气得怒火攻心,如果不是有底,估计早就活活被比比东气死了。

    苏小意在比比东瞳力里面是共享的情况,为的就是避免自己看见过的情况出现,没想到还是发生了。

    比比东上任变成一个教皇以后,完全变了,根本没有曾经说的善意之心,全是屠杀。

    如果比比东杀死敌人苏小意不会说些什么,但就连普通百姓一家三口全部死在武魂殿手里。

    那些武魂殿的魂师,只说了一句话,这是比比东教皇大人下达的命令。

    第一次,苏小意忍气吞声,第二次,比比东对手下大虐的杀戮,苏小意再一次忍气吞声自我安慰是建立威信。

    直到李青山的事情发生以后,苏小意不能忍下去了,打算和比比东从此划清界限,甚至未来亲手杀了她。

    苏小意的话,一字一句的穿透比比东的内心,说出来的话杀千歌这边虽然听不懂,大概知道些什么。

    而,胡列娜却不理会,反而跟着比比东的性格,喝道:“你够了!哪些人都是该死之人。”

    “该死?呵呵,小妹妹。如果说我杀了你,你对我来说也是该死对吧?该死令人可笑!”

    闻言,苏小意冷笑几声,目光看着比比东额外的陌生,对着胡列娜就是各种的警告。

    胡列娜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苏小意,苏小意说的是真理,每一个人都有给予生命的能力,但没有终结。

    这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他们不会魂力,只知道耕地然后希望自己孩子变成顶天立地的英雄。

    父爱母爱,对于比比东和胡列娜这两个没有父母的人来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遥远不可望。

    比比东推开了胡列娜,缓缓的爬到苏小意面前,她已经忘记自己是封号斗罗,已经忘记自己的身份。

    拉着苏小意的腿,泪流满面的哭泣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