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次元位面主系统 朱竹清紧张!
    苏小意刚刚离开,武魂殿这边就变了脸色。

    尤其是宇文杰,他现在已经震惊到无语轮次,他终于明白刚刚的那个人为什么不怕武魂殿了。

    因为,他是知道了的,武魂殿全部通缉一个人,是教皇比比东大人下达的命令,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苏小意。

    因此武魂殿穿出一个绯闻,比比东也没有解释,似乎就是她传出来的,那就是比比东的老相好。

    比比东说过,发现苏小意人影的人上报,立马获得强大的修炼资源,如果那个人资历好,实力强的话,直接有机会晋升变成武魂殿的一名客卿长老。

    所以说,刚刚宇文杰不敢大喘一口气,一直小心翼翼的看着苏小意,满足苏小意一切的要求。

    “宇文老师,刚刚我们为什么要退让,我觉得那个人不强啊!”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郁闷道。

    “就是啊!那可是史诗级天赋的朝天兔啊,而且已经修炼到万年了,当今已经差不多绝种了!”

    “还有还有,刚刚过来的那个人,你怎么看见他,宛如耗子看见了猫啊!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

    这些弟子学生七嘴八舌的询问着的宇文杰,让宇文杰晕头转向的。

    “够了!你们别吵了,让我亲自和你们说一说刚刚的事情吧!如果刚刚不老实我们可能都会死!”

    宇文杰无法忍受了,这些人一直叽叽喳喳的,自己本来就有伤的,一吵闹心烦到郁闷。

    而且,还有苏小意的事情,如果不早点跟教皇说清楚,自己的福利就泡汤了,所以他喝制这些人。

    果然,宇文杰一猛然的怒吼,其他人就不敢继续议论。

    “如果你们想知道刚刚我到底为了什么,这一次猎杀魂兽的之后去看看公告栏上面的通告!”

    宇文杰瞪了这些人一眼,咳嗽几声,大声的喊道。

    “那个,宇文老师,我们还要继续猎杀魂兽吗??”一个同学弱弱的问道。

    “嗯,不过这一次远离哪些人,等我恢复一下,继续前进!赵小天你过来一下,发个飞鸽传书。”

    宇文杰点了点头,找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坐下,让之前那个高高瘦瘦男子赶过来。

    随即,宇文杰发送出去了,内容就是,教皇大人,我们发现了您要找到那个人,他最近在星斗大森林。

    具体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们不敢随便跟踪,他很强,强大到让我无法反抗,请您过目。

    这些文字看起来简单,其实就是通风报信,说苏小意在星斗大森林,但具体不知道。

    也给比比东,一个比较好寻找的范围,算得上是半个功臣

    与此同时

    星斗大森林的中心湖泊,苏小意拖着朝天兔,拿着天星竹缓缓而来,发现朱竹清和宁荣荣都在冥想。

    只有杀千歌一个人,一直等着苏小意的归来,她想问清楚,苏小意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唰唰唰————!

    苏小意把朝天兔扔给了杀千歌,天星竹递给了宁荣荣,道:“你们速度吧!一会儿还要深入,朱竹清可还没有魂环。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吃完中午饭再走。”

    “这个是什么魂兽啊,居然是一根竹子?冷天,你不会逗我玩的吧?”宁荣荣看着手中的竹子,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苏小意,闷闷不乐的说道。

    “额,你自己用刀一割就知道了!记住,这个竹子可以再生,必须把它竹筒里面一层白色的东西清理!”

    苏小意懒得解释,而是指了指宁荣荣手中的天星竹,让宁荣荣亲自实验最好,以免到时候搞事情。

    “哦,我尽量试一试吧!如果你骗我,我就咬死你。”宁荣荣心中还是郁闷,不过却多了几丝甜蜜。

    摸出一把匕首,插入了天星竹的里面,瞬间看见很多红色的血液流露出来,把宁荣荣看呆了。

    半晌之后,宁荣荣终于知道是什么东西了,这个竹子是另类植物魂兽,苏小意没有骗她。

    原地打坐,天星竹的红色血液干涸,一个黑色魂环飘悬上空。

    “这个就是万年黑色魂环,一会儿你就正常吸收,如果很痛也要顶住,因为那个是第一次,以后慢慢习惯就好。”苏小意叮嘱了宁荣荣几声。

    让宁荣荣安心的去吸收这个逆天黑色的魂环,毕竟宁荣荣将来也是晓组织里面的一分子啊。

    宁荣荣微微的点了点头,平静一下内心的慌乱,老老实实的吸收,认真的态度摆放整齐。

    剩下的就是杀千歌这边了,杀千歌不墨迹的,直接杀死朝天兔,然后打坐吸收冥想。

    这个过程很顺利,应该说是得心应手,除了杀千歌之前恶狠狠的瞪了苏小意一眼外,都很正常。

    苏小意也无奈,谁让杀千歌族群的破禁制,自己也不好许下承诺,只能采取托下去的行为了。

    朱竹清和苏小意,朱竹清低着头,不敢和苏小意对视,而苏小意也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怎么?和我再一起很难受对吧?不如戴沐白。”苏小意微笑道。

    “没,没有啊!我只是有些不习惯和你独处而已。”朱竹清神色稍稍一怔,尴尬的笑了笑。

    “呵呵,是啊!毕竟戴沐白从小到大一直写信,追求你!如果你要跟着他,我也不说什么!”

    苏小意呵呵一笑,用了老套路,就是落寞的眼神,轻轻的看了朱竹清一眼,仅此而已。

    苏小意已经有了打算,如果朱竹清硬要嫁给戴沐白,自己给了那么多丹药,一定得想办法要回来。

    即便,朱竹清没有这些,苏小意也会拿走她的落红一次,这样苏小意就会彼此不亏欠了。

    “谢谢!谢谢你的理解!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很快乐的!”朱竹清轻笑道。

    “嗯!是很快乐,因为你有一个变态的心理,那就是受虐狂!你没有变身敏攻地方是大腿内侧和玉足。变身之后,你希望你被蹂躏!尤其是捏你的尾巴!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苏小意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红润的俏脸,意味深长的说道。

    此言一出,朱竹清紧张得说不出话,只能吞吞吐吐的指着苏小意,说出几个字而已了:“你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