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次元位面主系统 两人的约定!
    “我擦,你是女的,我是男的,男女授受不亲啊!还有,你给我穿上衣服,不然揍你了啊。”

    闻言,苏小意差点气炸,就算比比东再不懂事,也不螚啥都不管,无理取闹,然后抱住自己。

    比比东现在只是一个十四岁发育中的小萝莉,可不能摧残的,苏小意为了避免尴尬事情发生。

    不能和比比东睡一起,万一有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该怎么办啊,苏小意要考虑一下后果。

    “呜呜呜,求求你了!比比东想和你睡一起,不然比比东不活了!比比东现在就跳下去。”

    比比东发现自己不苏小意拒绝,故作要寻死觅活的,打开窗子打算跳下去,逼迫苏小意答应。

    苏小意是知道比比东的想法,但比比东肯定会做出了的,只能深呼吸一口气,叹气道:

    “算了,你和我一起吧!不过给我穿上衣服裤子,不然就滚蛋。”

    话音未落,比比东根本不听讲,钻进被子里,侧过脸呼呼大睡,宛如刚刚没有发生什么一样。

    “这变化也太大了,算了!只是一个小屁孩,非礼勿视啊非礼勿视。”苏小意见状,无奈的唉声叹气。

    苏小意觉得自己就应该不多管闲事的,因为自己想改变比比东的命运轨迹,导致发生现在的事情。

    苏小意自己的床上躺着一个不穿衣服的小萝莉,这对于苏小意这种唠萝莉控来说非常的煎熬啊。

    强忍住自己的兽性,心无杂念加上大脑保持空白,然后稳重的倒下,打算一觉到天明。

    刚刚躺下,就发现比比东居然靠拢,紧紧的拉着苏小意的手,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比比东居然用自己胸部上的肉嘟嘟挤压苏小意。

    让苏小意爽上天,反而是有了一种别致的想法,这种想法和那些地球上偷腥有的一拼。

    “比比东,你别闹!好好跟我说睡觉!喂喂!”苏小意不能继续放纵下去,怒喝了一声。

    “苏小意你可不可以抱着我的后背入睡,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孤单一个人,父母死的早,一直被人欺负!”突然间,比比东的声音非常细微,言语之中有了一些让人心痛的话。

    “嗯??”闻言,苏小意有些不懂,斗罗大陆里面可没有记录比比东小时候的故事,如今情况之下,非常的适合说说每一个人的心里话。

    “苏小意,我父母死的早,以前一直照顾我,我的记忆中还是三岁的时候,然后村里人都讨厌我!”

    “这都还不算什么,每一个人都说我是一个煞星,天生可以害死朋友和家人的,把我赶出了村子。”

    “然后也就是你看见我为什么偷东西,我以前一直都是干苦力的,但是最近不知怎么的,每一个人都不喜欢,就连工作也没有了。”

    “只能靠偷东西,维持自己的生存,我只是我错了,但是我没有办法。苏小意你能照顾我吗?”

    比比东这些话来自于肺腑之言,很多事情堆积了,如今有了一个新朋友当然要全部说出来,不然迟早因情绪低落而持续老化,最终死亡。

    “原来如此啊!看来我们曾经也差不多,我也给你说说我的吧。”苏小意恍然大悟,比比东和自己大致差不多,不过比比东比自己更惨。

    苏小意是衣食无忧,来自于情感的伤害,比比东而是一无所有,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怪不得性格扭曲。

    原来从小到大,斗罗大陆就没有对比比东公平锅,苏小意终于明白比比东为什么报复世界了。

    如果是自己,从小到大一直被欺负,被无数人翻白眼,被殴打一口饭不给,那么未来自己变强大了,一定会严本带利的回敬这些人。

    随即,苏小意把自己和韩沫雪的事情说的一字不漏,两人一大一小都是知音,共鸣人。

    “比比东”苏小意拿出了一根烟,猛吸一口,吐出个眼圈。

    “嗯?怎么了。”不知不觉,比比东和苏小意关系更进一步了。

    “我发誓,以后我苏小意一定会照顾你,让你不会重蹈覆侧。”苏小意阳光的笑容露出,潺潺的看着比比东。

    “嗯嗯!比比东知道,比比东愿意相信你。”比比东流泪了,得到了多年没有出现过的温暖。

    也许,她现在不知道苏小意为什么凶她,但是十年以后,她会明白苏小意到底为什么。

    “哈哈哈!不过你要听话啊,不然我还是会揍你的哦!”苏小意话锋一转,哈哈大笑的说道。

    “哼哼!比比东肯定会听话的,不过你不能欺负比比东,不然比比东就不理你。”闻言,比比东鼓着腮帮子,撅高樱桃小嘴,气嘟嘟的说道。

    这一晚上,苏小意搂着比比东,让比比东靠近自己的怀中,一直没有多余的想法,宁静的入睡。

    苏小意知道,自己喝比比东肯定是过客,顶多是朋友而已,因为自己只是斗罗大陆的过客。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阳光冉冉升起,当日悬挂在空中,已经是起床的时候了,不能赖床这是习惯。

    苏小意睁开了双眼,让自己脑袋清醒了一下,想起昨天说了那么多话,不得喊醒比比东。

    “比比东起床了,今天我们要出去猎杀魂兽,不然你就不能变成魂师了啊。”苏小意喊道。

    “嗯哼,不要了比比东还想睡觉,好舒服啊!”比比东脑袋还是不清醒,傻里傻气的回应道。

    比比东从来没有睡过那么软绵绵的大床,更没有一个给她温暖,照顾她的大哥哥。

    所以,作为一个小姑娘,赖床是天生的,毕竟现在太早了,如果是早晨都还好,可惜现在是清晨。

    清晨一般是指四点-七点,这个时间段,早晨是八点—十一点作为早晨,第十二点到第十三点是中午。

    下午是十三点到十七点,晚午傍晚则是十七点到十九点,其他的就是晚上了,这是通用时间段。

    唰唰唰————!

    苏小意拉开了被子,对着比比东圆润的俏臀上轻轻的打了几下,让比比东瞬间清醒了。

    “啊?好吧,讨厌鬼,人家起床,别打了。”比比东吃痛,恶狠狠的瞪了苏小意一眼,缓缓的起床。

    “现在我要照顾你,你必须听话,不然揍死你。”苏小意道。

    “天天揍死我,只会欺负我。”比比东反驳了苏小意一句话。

    “嘿嘿,如果你听话,给你棒棒糖吃,不听话给你棒子吃。”苏小意嘿嘿一笑,威胁了比比东。

    比比东听见棒棒糖,想起昨天那可口甜蜜的棒棒糖,宛如弹簧床一样瞬间弹飞,麻利的让苏小意给她穿好衣服裤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