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次元位面主系统 第493章 回响法杖没有了!又是一个疯女人!
    果然,不知火舞失去了理智,让苏小意感觉无尽的快乐,可是不知火舞是一个处,粗鲁的破了她自己。

    貂蝉在水底不知道干什么,一直没有上来,似乎她也听见了苏小意和不知火舞的啪啪啪声音。

    不知火舞早已睡得昏昏沉沉,宛如她名字一样,不知道什么,也许是累了,也许是疼痛昏迷。

    苏小意流着心酸的眼泪,哭哭啼啼的喃喃自语:“呜呜呜,我居然被了,呜呜呜,王昭君媳妇我不纯洁了,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享受到。”

    嘎嘎嘎!

    大叔上站着一只漆黑一片的乌鸦,乌鸦的眼睛也是黑珠子,但这只乌鸦不同,有三只脚。

    苏小意吹了一口气,乌鸦嘎嘎一叫吵醒了不知火舞,她抬起头,瞪直了眼睛,望着苏小意。

    啪啪啪!

    “啊!色狼,流氓!”不知火舞轻叫了一声,毫不留情的对着苏小意的脸庞一阵噼里啪啦。

    “沃日,你讲理一下好不好?明明是你嗷嗷!”闻言,苏小意差点气出一口老血,打算仔细的解说给她听听,没想到不知火舞属狗的,咬着自己肩膀不放,疼痛传递全身。

    “混蛋,就是你,我要杀了你全家,这样就没有人知道了。”不知火舞轻哼一声,恶狠狠的瞪着苏小意。

    此时此刻,苏小意心中无数过妈卖批,自己现在光膀子,身上一丝不挂,其次还被绑着动弹不得。

    如果不知火舞要杀自己,随时可以要了自己命,但不知火舞没有这样做,说明了一个问题。

    不知火舞可能功力丧失,也许有什么要说的事情。

    大眼瞪小眼,不吃火舞紧紧的盯着苏小意腿上的血迹。

    “我说,轻舞小姐,你可不可以给我松绑一下啊?”苏小意小心翼翼的问道,可怜巴巴的眨着眼睛。

    要多么真诚就有多么真诚,这一技能苏小意是跟着妲己学的,利用装可怜剥别人同情心。

    现在自己被貂蝉绑架,不知道接下来貂蝉会做什么傻事,自己要想办法逃离貂蝉,太特么危险了。

    “哦?不给。”不知火舞神色稍稍一怔,随后撅高了小嘴,一脸软硬不吃,水火不容的表情。

    “”苏小意无言以对,心里打着如意算盘,总而言之苏小意一定要离开貂蝉,不如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最终,苏小意选择了诱,想了想自己还有一把神器,回响法杖,只能割爱给她换取自由。

    “那个,轻舞小姐,你帮我松绑,我把回响法杖送给你,怎么样?”苏小意抹泪伪装坚强的说道。

    “真的?”闻言,不知火舞半信半疑,质疑的问道。

    “嗯嗯!”苏小意点了点头,只要放开自己,自己撒腿就跑,越快越好,这都什么人。

    霸道的貂蝉,把自己从雪影城好端端的撸来,现在不知火舞了自己,自己还要给东西才能逃离苦海,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

    “那好吧!!”不知火舞维诺是从,麻利的给苏小意松绑。

    “等等,妈卖批,你这是松绑?明明就是系成死结了。”苏小意发现有些不对,一看果然如此。

    “额,不好意思!”闻言,不知火舞这才反应过来,尴尬的摸了摸头傻笑的看着苏小意。

    过了一会儿,苏小意如罪释放,活动活动了胫骨,探查四周,貂蝉还没有上来,看见温泉旁边放着整齐的素衣,苏小意有了一个非常逗比的想法。

    “喂喂!我的回响法杖呢?”不知火舞瞪着苏小意道。

    “等一下!我拿一个东西!”苏小意没有马上拿出回响法杖,选择了与不知火舞周折到底。

    随即,苏小意偷偷摸摸的走向温泉旁边,看着貂蝉脱下香喷喷的素衣汉服,二话没说拿起就跑。

    “喂,你别跑啊!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混蛋啊。”不知火舞见状,卖出步伐紧紧跟着苏小意。

    潜水的貂蝉听见苏小意,浮出水面,第一眼找苏小意在哪,只见松树上的绳子已经裂开,空无一人。

    “苏小意!!!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你等着。”貂蝉顿时知道大事不好,打算追上,只不过衣服不见了。

    她恍然大悟,知道肯定是苏小意拿的,为了拖延时间,她嘴角渐渐上扬,勾勒出似笑非笑的弧线。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得掉吗?小意哥哥,我已经给你种下了该种的东西,魔族的哦!”貂蝉看着草丛小道,自言自语的笑着说道。

    与此同时

    苏小意这边,拎着貂蝉的素衣汉服,头也不回的跑着,他怕了,貂蝉变了样有些吓人。

    砰!

    一把红白交替的扇子干翻了苏小意,让苏小意中了一个狗啃泥。

    “哎哟我擦,什么东西?”苏小意从地面上爬起,一脸懵逼的喝道。

    “哼哼,继续跑啊,我告诉你本小姐可以揍你!”不知火舞走了出来,早已换上了她类似于旗袍的汉服。

    两条大长腿露出,身材丰腴,俏臀则是更上一层楼,胸前白花花的大白兔,一颤一颤的。

    “额,轻舞小姐,你这是做什么,我和你无冤无仇,为啥打我?”苏小意故作不懂,眨着眼睛单纯的看着。

    “你就使劲的装吧,之前说过的话全是放屁?回响法杖给我,不然我抓着你重新给你绑上。”不知火舞继续道。

    “嘤嘤嘤你这个坏人,人家的回响法杖是给我老婆的,你就欺负人家,人家拿小拳拳打死你!”苏小意哇的一下哭了出来,哭的满脸尽是泪水。

    如果不是刚刚苏小意偷衣服,可能不知火舞真信了,现在,不知火舞有些恶心,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成何体统,除非苏小意是一个太监。

    啪!

    不吃火舞过去就是给苏小意一耳光,把苏小意给打了回来。

    “给不给?”不知火舞凶神恶煞的盯着苏小意,手中的扇子打算恐吓苏小意一次,得到神器好交差。

    “额,可不可以换一换??”苏小意止住了泪水,狠狠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谨慎的问道。

    他现在怂了,自己能力似乎没有恢复如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只能求饶的口气。

    “哦,可以啊,除非你不要命了!”不吃火舞先生笑容满面的回话,第二句急忙补上了态度。

    尼嘛,又是这些疯女人,动不动就杀人,自己已经是你老公了,还想着杀人,一点都不守妇道。

    等着,老子恢复实力,老子当场就蹂躏你,猛烈的对你进行冲撞,让你妈卖批的得意。

    当然,这些是苏小意心想的罢了,现实中还不是老老实实给出回响法杖,欲哭无泪的离开。

    “等一下,我没有钱了,你必须照顾我一日三餐,不然嘿嘿嘿。”不吃火舞嘿嘿一笑,用手弄出一个剪刀的模样,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小意。

    苏小意见状,下一瞬间,大鸟绷紧,警惕的盯着不知火舞,两人选择了离开这个神秘的地方。</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