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从十八流门派卧底开始 第二十三章 跋扈弃徒

时间:2019-12-11作者:百尺青松

    “咦,这人用出的武技倒是有趣!”江城双手抱臂,右手捏着一枚散发着滢滢玉光的无字玉签,看着擂台上相对的两人。

    这两人皆是身材高大,不过其中一人臃肿如球,另一人确是偏瘦。但怪异的是,那圆圆滚滚的家伙行动异常灵活,脚下一滑,就避过了对方的剑锋。

    不过可惜的是,擂台到底不大,纵然此人闪避自如,无奈自身体积太大,时不时地还是被那剑锋划到了身上,略显狼狈。

    几个回合之间,偏瘦那人觑准机会,弓步逼近,剑锋点向对方胸膛,眼看胜负将分。

    接着就见那一直闪避的家伙右手上有淡淡黑光闪烁,一掌抓向剑身,稍一用力,一柄材质上好的宝剑便化作无数碎片。

    眼花缭乱之间,空出的左手已经印在了使剑那家伙的身上。

    “铁砂掌?”

    好几道惊呼声从台下响起。

    而且此人双手如常,毫无异样,分明是已经将这道中品武技练至圆满境界了,虽说受品阶所限,但却也有上品武技之威了。

    是个劲敌。江城记下了这人。

    正在他等待着下一场决斗的时候,忽感手中玉签一动,脱手飞至擂台上空。

    江城目光一抬。

    而在对面,也有一名赤着臂膀的纹身大汉抬头看了过来。

    “该你们两个了。”

    耳边传来了那锦衣大汉的话。

    江城纵身一跃,落在擂台一角,静等对方动作。

    但谁知那纹身大汉话也不说,自背上取下一百炼偃月刀,猛然一挥,刀锋寒光凛冽,竟直朝江城脑门儿上劈来。

    “好胆。”

    被人小觑,江城也不禁起了争胜之心。

    低喝一声,右掌挥出,落在刀身,灼热刚力略一游走,那百炼刀身竟开始融成铁汁,眨眼功夫,就再剩下了一个柄头。

    收掌回身,江城便看到了趁势袭来的纹身大汉。

    依旧是轻飘飘的一掌落下。

    见到兵器被毁的大汉不及闪避,只能同样提起内力,挥出一掌硬接。

    青白光华交错,随后青光大盛,压灭白光,大汉只觉身体一轻,便飞出了擂台,低头吐出一口鲜血,望向台上的身影满是骇然。

    这内力竟霸道如斯!

    淬体九层的高手被一招重创,江城一出手,便吸引了众人目光。

    “此人气息浩瀚绵长,内力阳刚霸道,与那青阳宗的《青阳灵典》倒有几分相似。”

    青阳宗名气在外,《青阳灵典》亦是大名鼎鼎,这些江湖人士常年在玄青州下各府城行走,又岂能不知这两者的威名?

    经人一提醒,众人这才发现,这场区区的演武大会居然引来了疑似青阳宗的弟子。

    端坐椅上的李知府也不由面带异色。

    右手一招,便有一名亲随上前。

    “去问问他的来历。”

    那亲随领命来到擂台,看了一眼江城,沉声道:

    “知府大人问你来历。”

    江城双臂抱拳,对于这亲随看也不看,只是盯着作为裁判的锦衣大汉。

    “知府大人问你来历,难道你没有听到吗?”那亲随心中一恼,沉声再问。

    江城这次斜眼看了这人一眼,冷哼一声。

    那亲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无视,又恼又恨,却忌惮对方武力,不敢有所动作。

    锦衣大汉见到此幕,心中疑惑,走了过来,粗声问道:

    “这人问你话呢,你没听到吗?”

    江城眉头一皱,不屑道:“彼辈区区一奴仆焉配知我姓名?”

    卧槽。

    好狂。

    台下众人纷纷绝倒。

    你这么狂,确定不会被人打死吗?

    锦衣大汉闻言,也不由一愣,转而便是大有深意地问道:

    “那么,我这个知府大人的随从有资格知道你的姓名吗?”

    这可是凝气高手在问话。

    台下众人见此,也不由心中暗笑。

    让你这厮装逼,这下看你怎么收场。

    谁知江城仍旧是一副“各位都是垃圾”的狂妄模样,打量了锦衣大汉几眼,才扬起下巴,点了点头:

    “勉勉强强有这个资格了。”

    卧槽。

    你不要命了?

    你这个逼都装到凝气高手身上去了。

    锦衣大汉怒极反笑,拱了拱手说道:

    “那么,敢问阁下姓名?”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江城头颅再次扬起,用一种俯视的眼光看着周围众人的诧异目光,朗声言道:

    “曾于灵山炼青阳,恨无敌手至今朝。”

    此话一出,周遭瞬间一片寂静。

    “卧槽,这群人该不会都没听过这句话吧!”江城面带不屑,心中却有些发慌。

    玉灵君明明告诉过他,只要念出这句话,在玄青州稍微有些见识的就能知道他的身份。

    这下子完蛋了。

    这群人都是没见识的。

    待会不会被人打死吧!

    江城心中一紧,不知不觉间,背后已全是冷汗。

    许久之后......

    “我知道他是谁了,他是青阳宗的弃徒,炼阳手华腾。”一声怪叫打破了沉寂已久的尴尬。

    江城心中一松。

    看来这青河府城还是有很多有见识的人啊!

    “原来是他,传说中此人曾与凝气高手大战,而后不知所踪,我还以为他死了呢!”

    “面色微黄,是因为练功所致,年纪也不大,确实与那位青阳宗弃徒的模样很是相似。”

    “但是,他不是修炼的掌上功夫么,怎么腰间挂了一口刀,害得我差点儿没认出来。”

    “传闻这华腾曾一言不合,连斩十三位淬体九层强者,被青阳宗逐出师门,今日一见,果真是嚣张跋扈。”

    “真是此人的话,那接下来就有的看了。”

    ......

    议论声四起,锦衣大汉也没料到眼前这下巴几乎扬到天上去的人竟是如此出身。

    青阳宗出身,嘿,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青阳宗的高足。”李知府也站起身来,好好打量了几眼台上的年轻人。

    方才他就感觉一道灼热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气机霸道,如同烈阳,原来此人乃是出身于青阳宗。

    “高足不敢当,华腾不过一弃徒耳。”江城摇了摇头,带着几分矜持。尽可能地模仿着这位华腾的性格神态。

    狂。

    霸道。

    很嚣张。

    当时他对玉灵君给他安排的这个身份还有些不解。结果那老魔一句话,就让他所有的疑惑消失了。

    “像这么狂的人,一般都是没有朋友的,正好适合你隐藏身份。

    就算偶尔出现什么不符合这般性格的举动,旁人也只会道你是因为被青阳宗逐出山门后,性格有所改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