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从十八流门派卧底开始 第七章 车副坛主

时间:2019-12-08作者:百尺青松

    “这灵阳珠到底是什么东西?”

    青河府天下商会,一处幽静小院内,为江城带路的侍者此时正站在一旁,满是疑惑。

    在他身前,高冠博带的年轻儒生轻摇羽扇,眯眼笑道:“哈,此物当然是少见的宝物了。”

    见侍者一脸郁闷表情,儒生羽扇一挥,接着道:“也罢,趁着今日无事,便来考考你在总部学得如何?”

    侍者面色不由慎重,屏息静待。

    “我且问你,这灵阳珠如何生成?又有什么功效啊?”儒生笑问。

    侍者不假思索,自信答道:“灵阳珠,生于灵气充沛的灵脉中,又因内里阳气旺盛,一般在灵脉朝日一方才有机会生出。

    此物灵气内敛,暗藏阳刚之气,能炼宝物、制灵药,对于修炼火阳一脉道法的修为有破障之效。”

    顿了顿,又接着说道:

    “根据《金丹九品》记载,此物乃是成就下三品金丹中“赤火宝丹”及“烈阳丹”两种成丹法门中必不可少的外药之一。”

    “不错,看来你在总部是认真学了的。”儒生点头赞许一句,又问道:“那你再说说,此物在灵脉中生成的几率如何?”

    侍者思索片刻,答道:“小灵脉内百不足一,中灵脉内勉强一成之数,大灵脉或可才稳定在三成左右。”

    “也就是说,天下难有的大灵脉,十条中或许才能生出这么三四个,那么我商会总部之中那成百上千的灵阳珠又是如何得来的呢?”儒生摇扇一笑。

    “莫非此物另有隐秘不成?”侍者恍然道。

    “不错。”儒生点头一笑,温润面孔竟带着几分傲然:“根据本掌柜的发现,此物可并非只有这灵脉生出这一条途径,在另一种特殊地域中也能生出。”

    “是何地域?”侍者忙问。

    “龙穴。”儒生也不隐瞒。

    “龙穴?”侍者念叨一句。

    “不错,此物于地脉龙穴中生出,内中或许藏有龙气,所以才会被那群出生于皇室的废柴热捧,至于那几家宗门,门内也是各有炼化龙气的法门。”儒生提起“皇室”,口气不屑,眼中更有激愤之意。

    “既然是掌柜的发现,那其他人又是如何知晓此物作用?”侍者更加不解。

    “哼,若非是......”儒生冷哼一声,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完。

    “此事你不用多问,我且问你,你当真看清,这是那印有青阳宗印记玉简中所记载的灵物吗?”儒生话音一转,沉声问道。

    “不错,是小的亲手施展法诀,将玉简重聚勉强看出的,绝对不会有差。”侍者自信道。

    “如此急切地寻找此物,这青阳宗莫非出现了什么变故?不对啊,那位现今执掌宗门的青阳真人结成中三品金丹未久,正值鼎盛,怎会需要此物?

    莫不是......”

    儒生脑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面色变了变。

    “你速速借助商会渠道,查探青阳宗青阳真人近三个月内的动向,查出后立刻向我通报。”

    正在侍者应声称是、准备离开之际,身前空间裂开,一道金剑毫无征兆地疾啸而出,落于儒生身前。

    儒生羽扇一挥,金剑化作光团钻入眉心。

    许久之后。

    “果然是出大事儿了......”儒生用扇子敲了敲头。

    ......

    与此同时,玉华坛内。

    “此番寻你前来,乃是因为门内有事遣你去做,不知你可愿意?”

    江城看着眼前的这位白发老者,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车老”,玉华坛三位副坛主之一,同时也是坛主大人最信任的人。

    “弟子万死不辞。”江城二话不说,立表忠心,跟着旗走。

    车老抚须一笑,摆了摆手:“万死不辞倒是用不上,不过是一件要紧一些的事情罢了。若是做得好了,门中自然也是不吝赏赐。”

    “但凭车老吩咐。”江城拱手应下。

    “嗯。”车老点了点头,在堂内走了几步,才缓缓说道:“早在三十年前,本门曾发生过一场叛乱,一名唤“马修恩”的精英弟子袭杀了他的师父,也就是当时的副坛主之一陈东印,盗取了本门一件至宝逃走,一直未被追回。

    如今三十年虽过,但对此忘恩负义、弑杀恩师的贼人,本门却是一直没有放弃追究,直到前一段时间,门内探子才发现了有关此贼的踪迹。

    原来此贼早已在十年前就暴疾身亡,仅有一后人留下,想来也是天道至公,不愿看此等作恶之人留于世间吧!”

    说到此处,车老不免有些感叹。

    “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件事?”江城心中笑呵呵。

    身为青阳宗的探子,在进入玉华坛之前,他就已经能把玉华坛从创立至今发生的大事倒背如流了。

    眼下这姓车的这短篇小故事,分明就是为了“杀人夺宝”而刚刚出炉不久的。

    “此贼背信弃义,天理难容,江城恨不能亲手手刃此贼,为含恨而终的陈副坛主报仇。”面对这一篇明显是刚刚瞎编出来的鬼话,江城神色不变,立刻接了下去,目眦欲裂,似是要将那马修恩撕碎。

    演戏谁不会?

    车老面带赞许,点头言道:“既然此贼已经身死,那么这等前仇门内也愿暂时放下,不再牵连其后人。

    只是可惜,前两日门内谴人上门向其后人要回那件至宝,其后人竟以“宝物为先祖传下”为由拒绝,并将派去的两名普通弟子打成重伤。

    如此一来,本门又岂能再无动于衷?”

    说到此处,车老面色已然大怒。

    “这马家后人如此不识大义,弟子愿亲自出马,为本门清理门户,夺回那遗失至宝。”江城俯身拜下。

    车老面上怒意不见,拍了拍江城的肩膀,欣慰地笑着说:“好孩子,门内果真没有看错你。”

    一番假惺惺之后。

    “既然如此,此次你就与那陈乾一同行事吧。记住,陈乾功行高深,你一路上可多多向他请教,对你日后行走也有帮助。”

    车老扔下了这么一句话,就让江城滚蛋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江城摸了摸下巴。

    “草,说了这么多,原来是给人打辅的,害得劳资白白热血沸腾了那么几秒钟。”江城差点破开大骂。

    “陈乾,陈乾,这个名字怎么就这么耳熟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