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无敌懒人系统 第50章 危机

时间:2019-12-07作者:钻石熊

    米贺匆匆自擂台附近走过,虽然距离尚很遥远,但那股可怕威压却仍让他无法呼吸,感觉脚步也沉重许多,就好像行走在泥沼中般。

    他心惊肉跳赶忙加快脚步,发现孙小柔后便大踏步来到她面前,虎目划过少许凝重道:“小柔,这里太危险了,赶紧跟我走吧”。

    米贺人高马大给人以孔武有力之感,的确是很多弱小少女心目中的避风港湾。

    不过孙小柔却好像对这莫名关心并不感冒,神态平淡至极。

    叶欢察觉出米贺眼神中有压迫感浮现,存在一股很强烈的敌意,不住朝他扫着,稍稍有些意外。

    不过连王艮都被他杀了,米贺这点压迫感,当然不会产生任何触动。

    孙小柔本来在和叶欢交流叛军之事,现在已说不下去,便淡淡道:“我要留下来看看事态进展”。

    米贺加重语气道:“有城主巴天风存在肯定没事,我们还是趁早离开为好”。

    “毕竟这种场合可不是我们能掺和的”。

    孙小柔摇摇头:“我已经说过了,要留下来”!

    她有点好奇,这家伙平时一向无条件支持她一切想法,怎么突然有点反常?

    米贺神态略显尴尬,他从来不给孙小柔提意见,本觉得能有几分面子,没想到真的开口却直接被少女拒绝。

    他心性成熟城府颇深,当即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豪然道:“这的确是一次难得的观摩机会”。

    “既然如此那我也留下来,无论有多危险,我都会与你并肩而行”。

    米贺看着孙小柔,眼神浮现几分郑重其事。

    孙小柔没有多少反应,好像这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真情表白,在她眼里只不过是淡而无味。

    ...

    “阿顽,为何还不离开”?

    人群外二家主严东提着跨步行来,神态紧张郑重,他极为恼怒的扫向严顽身边那几个仆从,虎目涌动责备之意。

    他已作出最坏打算,随时准备战斗,那把犹如星辰般闪耀寒气。

    现在不单单只他如此,这里绝大多数武者都将武器拿在手中以备不时之需。

    随意看去便可发现各种武器五光十色灿然生辉,而那从前2级以上基本上都会被隐藏起来的秘密武器,如今却也在突发状况下被纷纷亮出来。

    几个仆从登时双膝跪地,五体投地不敢回应。

    严顽咬牙道:“我得亲眼看到那畜生被打败”。

    他语态凶狠,虽然浑身是伤急需进一步救治,但却咬牙挺着,好像有一股奇妙的力量在支持他做这个选择。

    严东睁大眼睛,疑惑道:“哪怕在这种情况下”?

    严顽点点头:“是的”!

    看侄儿如此坚定严东满意点头,心道他虽然失败但心性却没受影响,否则纵然外伤痊愈但人也注定废了。

    而只要心性没有受影响就有破茧重生的机会,这看似残酷的失败和打击,或许也可被看作是一场蜕变机缘,足以使得他变的更为强大!

    ..

    东郭野偶然看到林玲,虎目一亮,他走过去爽朗道:“玲姐姐,胜败乃常事,没必要往心里去..”

    林玲看了眼他,遥遥头:“我输得不冤,严顽的确很强”。

    东郭野看她在失败后心态还能如此端正,坦然面对比赛结果,原本的那点担心完全释然。

    见林玲没有要走的意思,虎目渐渐明亮几分,便笑着站在她身边。

    “你不走吗”?林玲好奇看来。

    东郭野:“我离开也没事做,还不如在这保护你”。

    林玲神态微尬,这东郭野说话直来直去有时实在有点让人难堪,不过想来这便是他的性格,虽然有点不顾及别人感受,但却是真心实意,远比些滑头之人要可爱的多。

    况且他的确有这个能力,自己比他早修炼一年多可结果却被反超,现如今东郭野已达到2级2星水平,早将她给甩在后面。

    现在说是保护她倒也恰如其分。

    林玲叹了口气,没想到当初一个只能在她屁股后边邯郸学步的小老弟,如今却也成长为一个真男人了!

    人群中萧江遥望远方那叫做扈星雨的少女,虎目深处波动爱慕光芒。

    别看此时情况危急可能随时出现大变故,甚至酿成血腥灾祸,但那女子却沉稳如常,狭长美眸平静无波,实在成熟得令人心动。

    而在诸多萧家成员口中被称作劲敌的严青云,在他看来实为草芥,只有扈星雨这种级别的天才,才能让他内心有几分触动。

    萧江手持,如攥着条银色长蛇,他随时做好准备,如果扈星雨有危险他将会立即冲出解救。

    虽然他现在只是2级3星,但却要在扈星雨面前力争好印象。

    ..

    背负的少年正看向那在擂台上突然出现的中年男子,他有点意外,根本没想到此人会亲自到来。

    突然觉得肩头微重,旋即发现有一只干枯手掌按捺其上。

    出手之人动作诡异至极,靠近时全无声息,这少年一时反应不过来竟然被控制住,只觉得浑身经脉金属麻痹。

    那一股危机四伏之感令他战栗,不难想象这出手之人如轻轻发力,他必然浑身经脉寸断当场毙命。

    少年霎时之间冷汗狂涌而出,使得皮袍都贴在肉上,不过转而便迅速冷静下来,定了定神笑道:“沙老,我两个月前还拜访过您,这是要考验小子眼力啊”?

    少年身后站着个干瘦老者,听闻他这般回答神态浮现异色。

    缓缓收回手掌,没料到这小子心性如此沉稳,遇到这等生死危机还能沉着应对,实在非比寻常。

    少年只觉得那一股压力骤然消退,死亡阴影散去,心下登时松了口气,只不过这力量一去一回令他险些虚脱。

    心下暗暗憎恨,但却露出恭敬谦卑笑意,他看着身后老者,犹如看待一位最值得尊重的长者前辈,旋即拱手:“拜见沙老前辈”。

    沙老猎鹰般的老眼划过满意神态。

    “公冶少爷,你此行是独自而来,还是和族人一道而来”?沙老声音沙哑道。

    这少年摇摇头:“我是自己出来游玩的”。

    “在浩云学院太过憋闷,所以请了两个月假,嘿嘿,这不就转到霞客城来了”。

    沙老点点头:“那这次可有热闹看了”。

    他知道这少年和其家族桀骜不驯,正好趁这次机会给这小子些下马威,通过他的嘴传回家族,也能增加些交易筹码,让其家族在谈判中多作出些让步。

    少年睁大眼睛惊呼:“是有大事要发生嘛”?

    沙老平淡道:“你一会便能知晓”。

    少年频频点头,不过双眼中却有几分不易察觉的狡诈之色一闪而过。

    沉默气氛突然被一道雷霆怒吼声打破,只听得巴天云断喝道:“我霞客城可不是什么鸡鸣狗盗之徒都能肆意妄为的”!

    然而...可也是在这时异变突生。

    这变故令得在场之人无不心惊胆裂!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