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第123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野猪吗

时间:2020-09-26作者:妞妞蜜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秋哥,早。”

    于世卿接过伊言递过来的电话,温和地打招呼。

    “早...不是,等会,你谁?”亚秋傻不拉几地问,听到伊言在边上毫不掩饰地嘲笑,他马上明白了。

    “陈伊言你要点脸!我在训你呢,你把电话给于世卿干嘛?还有,于世卿,你这么晚了为什么跟我妹妹在一起?你俩做什么了?你要敢有婚前x行为,老子带人抓你进来!”

    亚秋看了下时间,好家伙,凌晨三点半!!!!

    一想到一男一女这个时间待在一起,就觉得头皮都要炸开了。

    “我受伤了,伊言在给我治疗,秋哥要不要过来,跟我们吃个早餐?”于世卿真诚邀请。

    “谢谢——不是,你别转移话题!我说的话你听到没?不准占我妹妹便宜,别以为老子工作忙没空查你,你就可以对我妹妹为所欲为——也不对...”

    亚秋停下想了想,把逻辑理顺了。

    “她对你为所欲为也不行!!!”

    怎么想也觉得是他家妹子把于世卿推倒的概率大。

    所有人都接到家族no.1倩总的指示,不准过来打扰伊言和于世卿。

    但于世卿的照片,以及履历,几乎是家族人手一份。

    家族的女性们都是挺满意的,男性除了大龙叔,其他都持观望态度,就因为这个,大龙已经被家族众男丁划分到“妇女之友”的范畴里了。

    相当鄙夷。

    看过于世卿照片和简介的亚秋觉得,于世卿是个精明冷酷的商人,但身体似乎不太好的样子,肯定是打不过他妹妹的。

    “哎,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把他推倒了,他才受伤的。”伊言站在于世卿边上,得(四声)嗖嗖地气亚秋。

    “陈伊言!立刻停下你强.占民男的无耻行为,你是个大姑娘啊,你矜持一点,还有于世卿你给我记住了!她对你动手,你就不能有点爷们骨气,反抗一下?”

    亚秋有些恨铁不成钢,资料里显示,于世卿明明是个有骨气的人,遇到这种强抢民男的,难道不该奋起反抗吗?

    “我...”于世卿沉默了一下,悠悠然的吐出了让亚秋毕生难忘的经典名句,“打不过她。”

    死一样的沉默。

    接着是伊言那毫不掩饰嚣张的笑声:“行了,你别欺负他了,没事我挂了。”

    “等会儿!”

    亚秋终于在最后一秒想到,此番致电的重要目的。

    “你故意把人放走,到底是为什么?这个人非常的危险,如果你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伤害的话——”

    “那我这些年就白活了。”伊言打断秋哥,“不用担心我,我自有打算。”

    家里这么多哥哥,秋哥的脾气最为火爆,但心也是最细腻的,这是担心自己,才会这么说。

    “我才懒得担心你!”被伊言拆穿的亚秋恼羞成怒了,“我只是怕你玩脱了,再让那家伙伤害你的宝贝于世卿!”

    最后一句,酸味儿都要溢出话筒了。

    家族中的男丁都是这个态度,大家辛辛苦苦的被伊言从小揍到大,看她出落得亭亭玉立,就这么的有男朋友不要哥哥们了,不甘心!

    “没事儿,我会照顾好他的。”伊言用手挑了他下巴一下,别怕!言哥给你满满的安全感!

    亚秋忍住挂电话的冲动。

    这狗粮,不吃!

    “关于这个烟客,你有什么看法?”

    “跟薛红案没多大关系,她应该是受雇给世卿添堵,刚好看到薛红案,顺势搅和了一圈。”

    亚秋对伊言的结论感到惊讶。

    “你的意思是,这是两起案件,很可能是因某种机缘巧合,才凑在一起,但并不是一个主谋?”

    “自信点,把很可能去掉。”

    伊言给出了肯定回答。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嗯...可能是,我比你聪明?哎?挂我电话?”

    伊言对于世卿摊手:“这就是我家战斗力最低的。”

    空有一个爱炸毛的暴脾气,很容易就被转移话题。

    “你判定两件案是独立的依据是什么?”于世卿问,问完了又补充道,“不方便的话就别说了。”

    “跟你没什么不方便的,判定两件案是分开的依据就是,钱不够。”伊言痛快道。

    “这个烟客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她的出场费,大概是这个数。”伊言比了一根手指,“薛红没钱请她,薛红的债务,也不过才二百五十万...还是软妹币。请烟客的,是米刀。”

    薛红如果不是因为沾染了赌的恶习,也不会因为这点钱就跟别人在一起。

    讽刺的是,耿炽给她买钻戒的钱,远远超过她在外欠债的。

    这女人大概很有自信,觉得自己在外怎么玩都不会传到耿炽这边。

    现在被人烟吃烟收拾了,说咎由自取有点残酷,但薛红有此下场,她自己也要负一大部分责任。

    欠债完全可以跟耿炽商量,那点钱耿炽不至于拿不出手。

    她非要自作聪明,找地下钱庄。

    后续又一错再错,跟钱庄的大哥搅和到一起。

    到了这一步,她也不是没有退路。

    如果她愿意跟耿炽坦白,耿炽就算不能当接盘侠,也会帮她做好善后,也可以直接跟老大在一起,跟耿炽了断。

    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都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又想占便宜,还想霸着老实人,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除了金钱方面的原因,还有个重要理由,这个烟客是个有原则的,这种烟吃烟的事儿,她通常懒得管。”伊言没打算瞒着于世卿。

    这件事本来就跟他息息相关,瞒着他没必要。

    于世卿却听出了别的深意。

    “你对这个烟客,很了解?”

    “还记得我跟你们说过,我十几岁时,在原始森林遇到野猪的事儿吗?”

    于世卿听她说起这件事,表情变得极不自然。

    “嗯。”

    “我怀疑,这次来的烟客,就是当年救过我的小伙伴,总归是要还人家一个人情嘛——哎?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伊言看于世卿脸色变得煞白,以为他身体不舒服,想要检查,却被他推开。

    从他醒来到现在,一直对她彬彬有礼,十分绅士。

    伊言还是头回看到他生气的样子。

    问题是...为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