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二三七章 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

时间:2021-07-17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芜湖。

    战舰塞江。

    其中最大的一艘炮舰甲板上,弘光朝总督上游军务董裕,眼神复杂地看着岸边的古城和即将驶过的弋江口。

    那里无数人正在默默看着他们。

    甚至还有哭声隐约传来……

    “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

    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蓦然传来。

    “扩庵公,不知王师此去,又要让遗民西望多少载,还是从此一去不回,使遗民泪尽胡尘里?”

    那声音说道。

    董裕默默转过头看着汤显祖。

    汤剧作家也是一身戎装,顶级剧作家如今居然成了将军,也不禁让人叹息世事无常。

    不过在这种山河破碎的特殊时候,也只能暂时放下笔了。

    天下虽大,已经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了。

    “海若兄何出此言,海若兄有兵有将,不想撤退那就去迎敌,在此阴阳怪气难道就能灭了杨妖?只是江西父老耗尽财力,才养那一万五千常安军,若有折损乃至覆灭,不知海若兄何以对江西父老?”

    董裕身旁一个幕僚不满地说道。

    “养兵乃杀敌,惧怕折损何为?如今敌在咫尺,二十万大军却不战而逃,诸君就不羞愧?更何况熊飞白尚且与敌军激战,我等弃他而逃岂非不义?”

    汤显祖怒道。

    好吧,他们真的就是在逃跑。

    董裕又不傻,他坐拥十五万号称二十万大军,全靠后面长江补给,每天需要耗费无数物资,只要长江一断不出半月就得全军崩溃,无论杨丰是不是孤军深入他都不敢赌。杨丰的确看似不足一万人孤军深入,但这个妖人就跟驾着妖氛般所过之处刁民若狂,绵羊变豺狼,一万人只是红巾军正军,谁知道他后面跟着多少民兵,更何况就是一万红巾军正军也没输过啊!

    他从丹阳一路横扫太湖西岸,还不就是带着一万红巾军正军?

    刘元霖十万大军还不是转眼摧枯拉朽?

    虽然董裕自认自己的部下不是那些渣渣,但也不能说万无一失,更何况他对面的才是杨丰部下主力啊。

    戚金,茅国器,陈烎,邓子龙四个镇六万大军在南京跟他对峙。

    江北还有朱文达。

    南京城内还有骑兵第一镇。

    他能在短时间内全歼杨丰还好说,但凡稍微迟缓一下,就该后面这些合围他了。

    不跑路是傻子了!

    不但要跑。

    而且还要当机立断以最快速度跑路。

    万一熊廷弼兵败,杨丰可就直捣芜湖,就芜湖士绅保证赶紧给他开门,然后在芜湖锁断长江。

    剩下不用打,等半个月这边就崩溃了。

    十五万大军又如何?

    那是十五万张嘴,没有饭吃不崩溃才怪呢!

    “既然如此,海若就带一协前去接应飞白,会和之后西去即可,老朽到池州等待。”

    董裕缓缓说道。

    抛弃熊廷弼的确有些太丢人。

    关键在于熊廷弼部下是湖广省军,他作为江西系的,就这样抛弃人家,很容易被误会为故意的,毕竟这段时间鄂党和赣党斗争也很激烈,如果让汤显祖带着几千人去救援,然后救出是江西省军救了湖广省军,救不出一起覆灭,那是江西省军为救湖广省军同生共死……

    怎么算都是光辉的。

    而且汤显祖是邹元标的亲信,他本来就和邹元标不和。

    赣党内部也是分派系的,邹元标是清流首领,名气大再加上和弘光的司礼监掌印赵南星的至交,所以才当上首辅,而董裕这些辈分比他高,原本官职也比他高的,却只能在外面吃苦受罪。

    本来就很不满。

    之前因为朝廷草创,乱糟糟也没人在意。

    但现在随着弘光朝局面暂时稳定,这内部的矛盾就开始激烈,毕竟局面稳定意味着权力更有价值,也就更值得去争夺,总之对于董总督来说,给汤显祖几千人,让他去救援熊廷弼绝对是一招妙棋,结果怎样不重要,从汤显祖带兵去救援开始,董总督就已经赢了……

    汤显祖默默地看了他一眼。

    “扩庵公,属下尊令!”

    他说道。

    说完他带着愤慨向旁边江面招手。

    他又不傻,当然明白董裕就是让他去送死的,但作为一个还有点良知的,他真不能这样坐视熊廷弼被抛弃。

    一艘略微小些的战舰立刻靠过来,紧接着两艘战舰落帆接舷,汤显祖昂然的上了这艘战舰,然后伴随他的命令,这艘战舰上旗帜挥动,后面数十艘运载士兵的战舰立刻跟随它转向弋江口,然后开始停靠码头。紧接着一个协三千常安军跟随他们的统领登岸,沿着大路直奔五十里外的湾沚,部分同行的炮兵则将大炮装上征用的小船,沿着青弋江跟随。

    董裕默默看着他们的离去。

    然后他乘坐的战舰在北风的推动下驶过弋江口。

    而他后面运载十几万大军的无数战舰跟随着同样驶过弋江口,甲板上无数官兵在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远去的汤显祖。

    很快他们到达鲁港。

    然后转向西。

    “扩庵公,前面就是鹊尾了,今晚是否在三山停留?”

    那幕僚问道。

    这时候他们的速度已经很慢了。

    他们是逆流而上,只能依靠风力和船桨,但这又是冬天,侧向的北风很难让逆流而上的战舰跑快了,之前是向南偏西,但转过鲁港之后就是正西,速度立刻就降了下来。而他们前面就是三山巡检司,这时候的长江南岸就是三山一带,而现代三山北边的大片陆地其实是建国后搞的,这时候都只是些沙州,浅滩,冬季枯水期主要航道就只剩下了南岸靠近三山的一条。

    而这条主航道从三山开始,向西一直到大通差不多八十公里,被单独称为鹊江。

    大通鹊头山为鹊头,三山为鹊尾。

    这八十公里是兵家必争之地。

    从春秋楚吴鹊岸之战,到贾似道逃跑的丁家洲之战,再到湘军与太平军的鹊江拉锯战。

    都是这一段。

    连渡江战役都在这里有一场战斗。

    “不必了,到荻港之前不能停!”

    董裕说道。

    这是跑路。

    不到荻港没有安全可言。

    要知道他这十几万大军,在长江上浩浩荡荡排出数十里,这时候队伍的尾巴连博望山都未必能过,他到荻港的时候,估计队尾也就能过芜湖。

    “快,传令下去,不到荻港不得停下!”

    那幕僚喊道。

    他们头顶的令旗立刻发出加速的命令。

    几乎堵塞了航道的无数战舰,组成帆樯如林的壮观景象,在浩荡大江上缓缓逆流而上,很快董裕的座舰就已经到达三山。

    这里就是一个巡检司,有一个很小的城,小城面对长江,然后一堆小山头左右保护,其中最高的叫三华山,左侧小山头紧邻长江,海拔四五十米,紧贴巡检城,从这里开始进入八十里鹊江,不足一公里宽的江面北边,就是无数沙洲浅滩分隔的错综复杂水道,冬季干枯的芦苇遮挡中恍如一片浩瀚的迷宫。

    “那是什么?”

    董裕看着那个小山头。

    那幕僚瞪大眼睛向那里张望,距离超过一里,他也看不清楚。

    “大概是个山神庙一类的。”

    他不确定的说道。

    “找个熟悉此地的。”

    董裕说道。

    就在他说这话的瞬间,那里火光一闪,紧接着硝烟升起。

    “敌军!”

    那幕僚惊叫一声。

    下一刻刺耳的呼啸骤然掠过,就在同时他们旁边的战舰上碎木飞溅,一个炮弹打出的缺口赫然出现,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紧接着最近的三山巡检城的城墙上一道道火焰喷射,无数炮弹呼啸着落在他们中间,其中一枚正中他们脚下的战舰,虽然威力不大,但也瞬间在甲板上打出一个缺口,碎木就像霰弹般喷射,董裕惊叫着扑倒在地。

    而那个山头上同样硝烟弥漫,更多炮弹呼啸而至。

    紧接着三山巡检城上,升起了一面红色的旗帜,上面那个特殊的符号显示着他们的身份……

    “董公,杨某恭候多时了,话说熊廷弼还在和我的部下浴血奋战,您这位统帅居然带着十几万大军逃跑,您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地道,可怜熊廷弼还等着您去增援,一起把我围歼的在湾沚。现在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自己来找您了,您也是陛下的旧臣,陛下还说颇为想念,让我把您的脑袋带回去,他也好看看您!”

    紧接着一个声音隐约传来。

    “撤退,撤退,撤回芜湖!”

    董裕才没兴趣管他扯淡,总督阁下趴在甲板上惊恐的嚎叫着。

    然而就在转头的瞬间,他却一下子愣住了,因为这时候在东边的天空中,大片很明显的黑烟正在升起。

    “鲁明江,是鲁明江!”

    幕僚惊叫道。

    那里是青弋江的入江水道之一鲁明江,青弋江在湾沚上游分出石硊河,然后再汇入小淮水,然后称鲁明江入长江,也就鲁港的名字由来,但这些浓烟又是什么东西……

    “火船,他们埋伏了火船,他们要以火船截断咱们的船队!”

    幕僚用颤抖的声音解释了董总督的疑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