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二三一章 挺着死,大家成仁

时间:2021-07-11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申阁老怀着他对皇帝陛下的忠诚,继续一叶扁舟奔向南京,而他身后的苏松士绅也和浙江士绅一样,悄悄将几艘装满银子的船驶入湖州……

    岁币嘛!

    老传统了。

    当年能给辽金,如今当然也能给杨丰。

    左右能换取一时的平安就行,虽然苏松士绅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军事计划,甚至都已经跑到果阿雇佣夷丁了,但问题是这都需要时间,果阿过来的船至少明年初夏才能到达。

    而现在他们无论如何,也要让杨丰停下。

    所以当杨丰告诉他们,一百万只是苏州的岁币之后,他们又没有丝毫不满的再送一百万算松江府的份额,最终用两百万完成对杨丰的阻击,说到底银弹也还是很有威力的。

    不过这都是秘密进行的,表面上苏州也已经全面备战。

    战略位置最重要的平望甚至开始修要塞,而且为了抵御杨丰的攻城炮,平望要塞的城墙厚度将大幅增加。

    另外为了便于形成交叉火力,在城墙四角发展出炮台……

    好吧,他们其实是在修筑一座初级版棱堡。

    之所以说初级版,是因为这时候他们也接触不到正版星堡,那东西是荷兰人发展起来的。

    他们那里的传教士都是意大利来的。

    虽然棱堡的确是意大利发明,但意大利的棱堡雏形就是圆台,这个甚至把徐光启都带沟里,后来他在万历四十七年上书在京城修筑万年台,也就是在京城的城墙上修筑附属炮台时候,也是要修筑圆台。而苏松士绅在平望修筑的这座,很明显也是那些传教士在帮忙,而他们能拿出的也是圆台,总之面对已经到了门口的杨丰,苏松士绅真的全力以赴了。

    同样浙江士绅也在全力以赴……

    他们当然明白,岁币这东西只能买暂时的平安,交岁币的前提是,得有交岁币的资格啊。

    没有岳飞差点怼进河北,完颜构想称臣人家也不答应啊!

    所以他们也修要塞。

    为了避免那些城市的士绅再次投降,所以他们在德清以北,嘉兴以西分别修筑两座要塞。

    这样士绅们就可以在炮弹落在自己头顶前,有足够时间决定是否投降。

    总之一边是杨丰在湖州亲自主持之前占领的各地土改,一边是苏松和浙江士绅在竭尽全力备战,而后面各地士绅继续吃瓜,并快快乐乐享受着终于有人给自己顶雷的快乐。尽管熊廷弼等有识之士认为,如果继续坐视杨丰拿下苏松或者浙江,那时候就很难再对付他,这种时候应该全力以赴,齐心协力,而不是仅仅因为苟且偷安而坐视。

    但是……

    呸!

    苟且偷安有什么不好的?

    难道你熊廷弼能打过杨丰不成?

    既然不能保证打过杨丰,那就老老实实训练你的省军,再说难道你以为把杨丰吸引过来,然后苏松和浙江士绅就感激不尽,然后跟你齐心协力了?

    呸!

    他们一样会作壁上观。

    都是明白人!

    都是士绅,谁还不知道谁啊,都不会做蠢事的。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

    初冬。

    广德州。

    京营第七镇侦查营士兵沈泰推着煤车走进瓮城。

    “刘二爷,我四叔公家要的炭。”

    他对门前检查的军官喊道。

    好吧,他是本地人。

    广德已经是最前沿了。

    实际上四安镇都是民兵区,基本上可以说出城门就是红巾军,在城墙上都能看到远处的红旗。

    而这里同样也是重兵云集。

    毕竟宁国等地士绅也不傻,杨丰占领湖州后可以南下浙江,可以北上苏州,但同样也可以西进啊。

    只不过西进的油水没有去那两边多而已。

    宁国士绅承认自己比起苏松士绅来的确都是些穷鬼,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不会成为目标。

    而想让杨丰安心向东,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明白向西成本太高。

    所以由宣城籍的前兵部尚书徐元太亲自坐镇,宁国,徽州等地能拼凑的军队全都是在广德,而他本人也被弘光任命为新的总督江南大营,至于原本的总督刘元霖已经神秘失踪了,反正他从常州逃跑后就没再露面,据说在江阴登上一艘去山东的船,然后北上逃回北方……

    当然,只是传言。

    但弘光朝的确已经将他解职。

    而徐元太因为身份尊崇,所以弘光朝也给他加兵部尚书衔,这样就不是总督而是督师了,以兵部尚书衔督师南直隶,浙江,理论上董裕,陈荐这些都是他的下属,理论上浙江巡抚宋应昌,新任应天巡抚孙继皋也是他下属,但实际上他谁也管不了。不过好在为了保卫桑梓,徽州,宁国,广德三地士绅,再加上部分从南京和常镇等地跑来的流亡士绅,关键还是靠着徽州盐商们,总之他手中还是拼凑了一支三万人的大军。

    总兵是沈有容。

    宣城人。

    准确说是宣州卫籍。

    另外就是三万浙军,由杭严兵备道伍袁萃统帅。

    总之目前这广德州足有六万大军,牢牢堵住杨妖西蹿之路,但实际上双方关系融洽。

    不但坐视杨丰把民兵区改造到了四安,甚至商旅不断,连杨丰需要的粮食都敞开了出售,至于像沈泰这样送炭的很平常,理论上的确是要检查的,防止有携带武器混入城内的,但这种事情就看守门的军官了……

    刘二看了看他,然后很随意的一挥手示意赶紧进去。

    “沈举人的侄孙!”

    他对身旁坐着的文官说道。

    后者端着茶杯淡然的点了点头。

    沈泰推着沉重的炭车,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进了广德城,然后直奔他那个四叔公家,很快到了后者的大宅后门,敲了敲门之后,里面有人打开,他推着车子直接进去,一直走到祠堂前,里面早就有人迎出,紧接着抬下那些装满炭的袋子倒出……

    里面全是油纸包裹的短枪。

    只不过是不是转轮打火,而是普通的火绳短枪。

    这些短枪迅速被装箱,然后送进祠堂里面,打开地面的暗门,把箱子放进去。

    而下面的地窖里,赫然堆满了这样的箱子。

    “五百支短枪,两万发子弹,五百把破甲剑,终于可以动手了!”

    负责这里的第七镇侦查营营长徐文长出一口气说道。

    “上面的命令是今晚。”

    沈泰说道。

    “去,通知各处兄弟,赶紧过来准备领装备,去找你那个四叔公,让他找个理由,如今城内盘查太严,这么多人过来肯定会惹人怀疑。”

    徐文说道。

    沈泰赶紧走向前院,很快进了一处书房。

    他四叔公正在练书法,一看他进门,赶紧放下笔,堆起满脸笑容,看着这个原本平日都不会正眼看的族侄……

    “老六来了,快坐,快坐,我这几天正念叨你呢!”

    沈举人说道。

    “四叔公,你立功的时候到了!”

    沈泰接过茶杯说道。

    “说,只要能给开原伯办事,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沈举人说道。

    好吧,广德士绅也不傻,湖州士绅懂的他们也懂。

    杨丰真要是向西进攻,那宣城士绅就是要在这里和杨丰决战,到时候把广德打烂,打赢他们就保住后面的一切,打不赢就立刻投降,说到底就是牺牲广德士绅,成全他们这些后面的,既然这样广德士绅为什么当傻子,他们才不会做这个牺牲品呢!

    “今晚动手,但五百人在这里集结,得需要个理由。”

    沈泰说道。

    “理由?”

    沈举人沉吟了一下。

    紧接着他手一挥……

    “就说你四婆婆死了,今晚要给她准备丧事,我让管家仆人去带他们,就说是雇了过来干活的,分多路过来,又没人数到底多少。”

    他说道。

    “这样倒是委屈四婆婆了!”

    沈泰说道。

    “都是给开原伯做事,什么委屈不委屈的。”

    沈举人说道。

    再委屈还能比现在更委屈?

    为了把这个分自己田地的恶魔迎来,他都已经竭尽所能了。

    现在一想……

    他都觉得自己下贱啊!

    “四叔公深明大义啊!”

    沈泰感慨着。

    沈举人一脸大义凛然。

    而就在此时,距离他们一里外的州学,目前的浙军统帅武袁萃驻地,一个身穿青衫的士子正走进内堂,迎上前的伍袁萃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而他则掏出一封信递上,伍袁萃打开信看着上面的内容,然后无可奈何的长叹一声……

    “何至于此啊!”

    他颓然的坐在后面的椅子上。

    “宁方公,为了桑梓也只能如此了。”

    那士子说道。

    “如此,某当遗臭万年!”

    伍袁萃哀叹着。

    “宁方公,苏松浙江千万百姓,会铭记您的功绩,今晚他们就会动手,浙军从南门出城,他们会留出道路,你们直接去苦岭关,然后去安吉,再从安吉前往德清,切记万万不可与其交战。一定告诫部下,混乱中难免和他们遭遇,就算他们有人骂,甚至打,也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就是要向咱们开枪,那也要挺着死,大家成仁,断不能开一枪还击。”

    那士子说道。

    那嘴脸颇有张小瘤子的风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