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二二九章 江南士绅喜迎王师

时间:2021-07-11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仁王山下。

    杨丰颇有些茫然的看着湖州城。

    两公里的距离而已,别说是枪声了,就是城市上空的硝烟他都能看见。

    很明显这座城市里面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大帅,有人出城了!”

    冯杰喊道。

    他们的骑兵在这里用处其实不大。

    这里是标准的江南水乡,虽然距离只有两公里,但却是无数的水道阻隔,而且还有西苕溪横亘,骑兵是肯定跑不起来的,而且总共也就两千骑兵,就算强攻也不可能打开湖州城,不过好在本来也没准备用他们,要知道这时候杨大帅周围足有十几万大军……

    常州倒戈的官军。

    金坛,溧阳,宜兴等地跟随而来的民兵。

    牛头山煤矿区的矿工。

    他就像李自成的进军般,一路之上滚雪球般壮大,吸纳所有渴望过上好日子的人们。

    男人,女人,矿工,农民,官军士兵,山里的棚户,奴隶,贱民……

    这个贱民和奴隶不一样,浙江存在大量贱民阶层,堕户,丐户,怯邻户,都是一个意思,有点类似倭国的秽多,来源比较复杂,各种说法都有,最远都到春秋战国了,不过总的来说主要是南宋时候开始遗留下来。朱元璋设立户籍制度时候改成丐户并禁止称呼其为堕民,主要从事各种被视为低贱的职业,不入士农工商,理论上连奴籍都不如。

    奴籍可以种主人的田,他们连种田的资格都没有啊!

    一听可以分田还不都跟疯了一样?

    总之现在的杨大帅俨然流寇,不仅仅是步行跟随的,各种各样破破烂烂的小船也都堵塞了西苕溪。

    而一艘不知道怎么从城里出来的小船,就这样在拥堵的西苕溪上,在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中,一点点艰难向前,好在看到这一幕的杨大帅,立刻派出骑兵在岸上驱赶那些小破船们让开,让它终于靠上了河岸。上面一个穿青衫的士子,战战兢兢的走过人群来到杨丰的马车前,然后就像看见亲人般,一下子哭嚎着扑倒,搞得杨大帅一时间很茫然……

    “你是何人,为何如此?”

    杨丰喝道。

    “开原伯,快救救湖州百姓吧!”

    后者号哭着。

    “呃,发生了什么事情?”

    “学生湖州生员茅国缙,家父前河南按察司副使讳坤,因欲率湖州百姓迎接王师,被伪浙江巡抚宋应昌所害,如今宋应昌正在城内大肆搜捕,欲将城内忠义一网打尽,学生九死一生方才逃出。

    求开原伯为学生及湖州百姓做主啊!”

    “吔,你爹不是常捷军统帅吗?”

    “回开原伯,家父只是幕僚,常捷军由刘元霖统帅,之前家父不知道内情,被这些逆党哄骗,但与王师交战后,已经幡然醒悟,开原伯才是忠臣,陛下必然是真的,那些逆党跟着弘光诬陷开原伯,实在罪该万死。故此回来后立刻向湖州百姓解释,湖州百姓皆幡然醒悟,都准备迎接王师,只是伪浙江巡抚宋应昌突然带兵赶到。

    家父还想劝说他,结果被他所害。”

    茅元仪他爹哭着说道。

    “简直丧心病狂,兄弟们,立刻攻城!”

    杨丰勃然大怒,毫不犹豫地喝道。

    “进攻!”

    “进攻!”

    ……

    混乱的喊声就这样响起。

    然后那遮蔽了西苕溪的破破烂烂船只开始如同垃圾带般移动,转眼间一条事实上的浮桥组成,这边同样仿佛垃圾带一样的刁民蜂拥而过,抬着各种各样临时制作的梯子,迅速开始向城墙上攀爬。

    城墙上其实已经布防……

    寥寥无几的布防。

    实际上这时候城内都完全乱套了,宋应昌带来的省军,常捷军,士绅的民团和自发组织起来的青壮,全都在城内混乱的菜鸡互啄,几个清醒的杭州士子带着常捷军登城防守,里面湖州士子带着民团抢夺城门。大家都是战斗力悲剧,只能是菜鸡互啄,一方火力强大还有支勉强的正规军,一方熟悉地形,而且有兵力上的绝对优势。

    乱战呗!

    不得不说湖州士绅为了能投降,也算是拼尽全力了。

    呃,这样说有些诡异。

    湖州士绅为了迎接杨大帅前来分田地,与帮助他们保卫田地的省军血战到底。

    也难怪杨大帅很茫然。

    但湖州士绅也没办法,投降杨丰只是失去田地,但和省军一起死守,那失去的就是田地,家产,甚至还有性命了,要是这场仗在别的地方打,他们绝对和浙江士绅一起并肩作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但现在要在湖州打,那么他们是绝对不会奉陪的。

    还是投降最好了。

    紧接着那些蜂拥而上的刁民们,在城墙上寥寥无几的反抗中,就像指环王里淹没大象的亡灵军团般,转眼间淹没了湖州城墙,然后很快城门打开,外面还在等待的也蜂拥而入。杨大帅甚至没有亲自动手,只是在后面由骑兵护卫,在茅国缙引导下昂然进入湖州,然后骑兵迅速分开,在扫荡残敌的同时,确保城内的秩序……

    这里没有正牌女民兵。

    那些维持秩序的女民兵都是镇江公社的。

    但这里没有镇江公社的民兵,所谓民兵都是在杨丰进军过程中,自发跟着的沿途青壮们。

    接下来的战斗其实也不能称为战斗。

    他进城的时候,城内的省军和常捷军就已经向东溃败,所以杨丰到达府衙时候已经可以看到箪食壶浆的欢迎了……

    “忠义啊!”

    杨丰看着面前的茅坤。

    不过茅太公这时候已经真死了。

    他之前的确是讹诈,就给湖州士绅一个动手的借口,以此来调动起地方百姓的斗志。

    毕竟他都快九十了。

    宋应昌这狗官居然害死他这种老人,地方百姓很容易同仇敌忾。

    但问题是混乱中也没人注意,不知道谁踩了他几脚,一个快九十的老头,这段时间又累得筋疲力尽,再被踩几脚不死也得死了,不过宋应昌也没逃出,他同样在混乱中被踩伤,现在也被抓到了杨丰面前。

    “把茅太公好好安葬,我会给陛下上奏封赠。”

    杨丰说道。

    茅国缙和茅维赶紧抬走他们的爹。

    那些士绅们眼巴巴看着杨丰……

    “行了,既然是光荣反正,那就既往不咎了,一切依照宜兴例。”

    杨丰挥手说道。

    那些士绅们立刻激动地拜谢,然后同样快快乐乐地抬着死尸走了。

    他们也有不少在混乱中死伤的。

    杨丰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鼻青脸肿的宋应昌,后者很失落地坐在地上,茫然的看着周围一切……

    “宋巡抚,感觉如何?”

    杨丰笑着说道。

    “事已至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宋应昌黯然说道。

    “我不会杀你的,好歹你也是那些戚家军尊敬的,哪怕为了照顾他们的面子我也不会杀你,甚至我还会放了你。”

    杨丰说道。

    他不可能杀宋应昌。

    就是这个人把戚家军带到朝鲜的,而且他在朝鲜时候,戚家军的军饷也是得到保证的,就是他因为和石星在朝鲜战和问题上闹翻,被迫辞职回乡,戚家军才开始沦为弃子,王保敢屠杀戚家军就是因为他走了,戚家军在朝廷失去了可以说最主要的依靠。

    哪怕为了照顾自己部下这些核心军官们的感情也不能杀他。

    宋应昌意外的看着他。

    “不过我想问阁下一个问题,你们觉得自己有能力抵抗吗?

    看看这湖州,信不信我再向前,所有城市都会这样?清醒点吧,你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连自己内部都不可能团结,就这还想跟我对抗?我在向你们进攻时候,上游的董裕在作壁上观,江北的陈荐在作壁上观,他们都想我毁了你们这些城市,然后他们接过纺织业。

    福建士绅早就向陛下输诚,甚至他们还得到陛下青睐。

    因为和我的分田相比,你们抢他们海上贸易的份额,这才是他们最害怕的。

    山东,广东,一南一北,至今向陛下效忠,他们想的只是你们拼死拖住我,而他们在后面继续高枕无忧。

    甚至你们浙江内部都各怀鬼胎。

    你们凭什么跟我斗?”

    杨丰笑着说道。

    宋应昌坐在那里悲愤的长叹一声……

    “不过其实我根本就没想打湖州。”

    杨丰突然笑着说道。

    “呃?”

    宋应昌愕然看着他。

    不过宋应昌终究也是带兵入朝打仗过,军事上的头脑还是足够。

    “你又在声东击西?”

    他说道。

    “对呀,我就是声东击西,我的目标是广德,宁国,太平这些地方,根本就没准备进浙江,来湖州只是为了堵死这个口子,防止你们从背后打扰我,可如今你们居然自己把湖州送到我手中,这我就只能说声却之不恭了,而且既然浙江的大门已经打开,如果不往前的话似乎也不对。”

    杨丰笑着说道。

    “不,不,不,开原伯,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你只要继续向西,只要您不出湖州,那要什么我们浙江都奉上。”

    宋应昌猛然翻身爬起来,一边躬身行礼一边迫不及待的说道。

    (昨天村里有个长辈老人去世,去帮忙了,三十一度,我都中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