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二二五章 命运的抉择

时间:2021-07-06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白鹤溪畔。

    常胜军士兵顾四抱着斑鸠铳,战战兢兢地站在阵型前方。

    他是刚刚回到常胜军的。

    之前他被京营俘虏,但作为一个来自昆山,世代受儒风熏陶,而且还和探花公同族的,他意志坚定,并没有被妖魔蛊惑,所以吃饱领了一两银子路费离开丹阳后,并没有和那些懦夫一样选择溜走,而是重新找到常胜军,再一次为了家乡的荣耀站在了这里……

    他可是识字的。

    他在顾家的义塾念过一年书的,不过最终还是因为家里太穷,需要让他回家帮忙织布,所以没有继续读下去。

    如果不是这样,说不定这时候他已经考中秀才了。

    那时候就连教他的先生,都说他聪慧,继续读书大有前途。

    想到这里,顾四忍不住转头看着后面,后面阵型的保护中,是一个身穿红袍外面罩着板甲的身影……

    探花公啊!

    “顶住,都顶住!”

    探花公端坐肩舆之上,挥舞他的宝剑高喊着。

    好吧,探花公连马都不会骑。

    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人家身为状元的孙子,自己又是探花,这样的身份不会骑马有什么奇怪,人家全部精力都投入钻研儒学,哪有空去学骑马,万一掉下来摔死,岂不是让一颗璀璨的新星就此陨落……

    总之常胜军统领顾天埈,就是坐在肩舆上指挥战斗的。

    这在明朝后期文官里面其实并不稀罕,不但不会被视为耻辱,反而可以当做佳话流传的。

    儒将。

    这才是儒将。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要的就是这种风度,骑着马苦哈哈冲锋,回头满身血污甚至断个胳膊腿什么的,那还有个屁的风度。

    不过此刻肩舆里的顾探花却并没有儒将风范,看起来倒是颇为惊慌。

    顾探花在金坛收拾一帮常胜军的残兵败将,趁着杨丰进攻常州的机会,出击佯攻吕城,宣传的口号是截断其后路,但实际上就是在外面佯攻,真正意义上的佯攻,或者说佯而不攻,原本和吕城一带民兵对峙着挺满足的,然而没想到杨丰带着骑兵突然从常州杀回来了。

    这个妖魔。

    他为什么要回来呢?

    放过彼此不好吗?

    当然,顾四并不知道探花公此刻的心情。

    但此刻的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他不是因为家里太穷,不能继续读书,而是和探花公这样的有钱人一样,能够继续读下去,那么此刻会不会也中进士乃至探花?

    看着探花公高高在上的身影,原本只有尊敬的他,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有些刺眼了。

    同样一个词也浮出。

    平等。

    生而为人,为何不平等?

    他也很聪慧,他自信读书也能成才,可就是因为家里穷,他只能辍学去做苦工。

    而探花公不一样,人家有钱,可以请最好的先生,读那些他连看都看不到的私人藏书,人家的科举之路唾手可得。

    而他,无论怎么努力,出身决定了他永远不会过上这样的日子。

    而现在,改变命运的机会已经摆在眼前,他却像个傻子一样,在为这些有钱人卖命,维护那个不能给他希望的旧时代。

    他真的很傻。

    “敌军来了!”

    他周围的惊叫声响起。

    远处的地平线上,大批骑兵的身影出现。

    “稳住!”

    最前面的西夷教官用生硬的汉语喊道。

    这些西夷教官还是很负责的,因为上次的溃败,现在已经站在最前面了。

    这些跑到东方当雇佣兵的,全都是真正亡命徒,在士绅们高薪和传教士们鼓舞下都很英勇。

    但顾四周围却是一片混乱,那些原本还能维持阵型的士兵们,全都哆哆嗦嗦地检查武器,甚至还有人都在低声哭,

    因为从丹阳回来的并不多,所以现在他们能列出的只有两个西班牙方阵,而且因为大炮在全都丢了,所以没有炮兵支援,倒是还有吴淞镇总兵彭绍贤的一千五百骑兵。后者的步兵在上次溃败时候就已经跑散了,短短一天时间是不可能重新收集起来的,总之此刻战场上就是两个西班牙大方阵,加上一千五百骑兵,好在他们的敌人也只有不到两千骑兵。

    不过这是在不算民兵的情况下。

    算上民兵的话……

    顾四突然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就在骑兵的后面,无数旗帜突然浮现,而且不只是他们正面,甚至他们左右全都是。

    旗帜下面是淹没了旷野的人头,就仿佛一道弧形城墙,在逐渐向着他们碾压而来,很快那些身影也都清晰起来,在这些呐喊着向前的民兵肩头,扛着各种各样的武器甚至农具。所有人的吼声让他仿佛置身海啸的堤岸,在面对着仿佛浩劫的力量,这力量让他忍不住颤抖,让他感觉要窒息,他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可就在同时他又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激动……

    这些全是和他一样的穷人。

    做过俘虏的他,当然很清楚民兵们都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说这些民兵里面每一个都是他。

    无数和他一样的人,团结起来就形成了这种仿佛浩劫的力量,这是属于穷人的力量。

    而他……

    他又看了看后面的探花公。

    “顶住,都顶住!”

    探花公明显惊恐的尖叫着。

    但他自己却在后退,很快就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

    很显然探花公已经退到最后,说不定已经在上船准备跑路了。

    他们是背靠白鹤溪列阵,这样可以从金坛获得水上补给,同样对于这些尊贵的士绅将领来说,也能以最便捷方式撤退,这条白鹤溪不只是通金坛,在向东进扁担河后还能进滆湖,然后走太滆运河进太湖一直撤到苏州,选择在这里迎战其实就是为了跑路方便。

    “玛的,让咱们顶住他却逃跑,咱们在前面为这点银子拼命,护着他们在后面锦衣玉食,真不公平!”

    旁边火枪兵愤然说道。

    顾四沉默无言。

    “他们真不难为俘虏,还好吃好喝发路费回家?”

    火枪兵低声问道。

    顾四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还好,不用担心被俘!”

    火枪兵说道。

    “可咱们是在最前面,一交战是要开火的,子弹可不长眼,到时候谁知道那颗子弹打在咱们身上。”

    另一个火枪兵低声说道。

    “都闭嘴,准备迎战!”

    后面的军官喝道。

    说话间还一鞭子抽在这个火枪兵身上,后者虽然有铁甲保护,但鞭梢还是在脸上扫出一道血痕,最初那个火枪兵脸色一变,拿着火枪就要转身,顾四立刻向他使了个眼色,那火枪兵忍着怒火停下,而挨了鞭子的火枪兵则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面的刁民们突然停下了。

    紧接着一辆战车从后面驶出,战车上一个银甲的身影,举着一面红色的大旗在天空猎猎。

    “我,杨丰,只为救穷人而来,尔等难道不是穷人,为何与我为敌?看看你们身后,看看顾天埈,看看那些跟着他的士子,你们难道和他们一样?你们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穿长衫的,你们是泥腿子,你们和我身后这些人一样,我带着他们为解放穷人而战,为分田地而来,你们身为穷人为何抵抗?”

    杨大帅在疾驰的战车上吼道。

    “开火,打死这妖魔!”

    军官在顾四身后吼道。

    顾四和左右那些火枪手支起斑鸠铳,然而两旁的人却在看着他……

    他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这时候零星的枪声响起,不过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就算斑鸠铳也打不穿杨丰身上的重型板甲。

    而他后面的大炮立刻还击。

    炮弹呼啸着落在常胜军中,距离顾四不远处一队士兵被击中,炮弹的巨大威力瞬间打倒七八个,紧接着那里的火枪兵就惊恐地掉头,那些军官立刻抡着鞭子咒骂,然后几个士兵和军官推搡着。对面大炮还在继续开火,然后更多常胜军士兵开始掉头试图逃跑,那些西夷教官和军官们喝骂着,试图恢复秩序,包括顾四身后那个……

    “动手!”

    顾四突然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猛然转身,手中斑鸠铳向那军官一推,旁边之前那个被鞭打的士兵同时转身,手中枪托狠狠抽在军官脸上。

    “兄弟们,别给那些有钱的老爷们卖命了,咱们也要分田地!”

    另一个火枪兵吼道。

    说话间他瞄准前面一个西夷教官扣动扳机,枪声响起后者愕然倒下。

    “杀了这些官老爷!”

    “杀了这些夷人!”

    ……

    周围混乱的吼声响起。

    说到底又不是只有顾四一个是回来的,这里面至少四分之一的士兵,不久前还跟京营一起看戏呢,之前不愿意加入是一回事,但战场上交战,尤其还是在算是被包围时候就是另一回事了。

    而那些之前没有被俘的士兵,也在这些熟悉的同伴带领下,纷纷对着那些军官和教官开火。

    后面的长矛手紧跟着也乱了起来。

    混乱的蔓延中,常胜军的阵型也在迅速崩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