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二二二章 大帅升天了

时间:2021-07-06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骑兵玩火枪,本来就是条邪道啊,逼着一群原本能肉搏的老兵换上火枪去对射就更邪了。”

    杨大帅愉快的欣赏着长矛骑兵波次冲击的壮观场面。

    火枪骑兵冲击本来就是骑兵发展史上的一个误区,尤其是夸张的半回旋射击就更是误区,把到骑兵消亡才一起消亡的冷兵器抛弃,不得不说十六世纪的欧洲人脑洞很大。这种战术其本质不过是面对长矛方阵,骑枪冲击死亡率太高,而能冲阵的是翼骑兵级别,这种骑兵的成本可是极其昂贵……

    消耗不起啊!

    实际上就算翼骑兵,其实也不敢冲长矛方阵,

    所以就用火枪吧!

    而且和步兵火枪手一样,这种骑兵还格外廉价。

    毕竟不需要从小训练的武艺,不需要太好的战马,也不需要太强健的体格,只要会骑马开枪就能上战场。

    本质上就是和步兵火枪手炮灰化一样把骑兵炮灰化。

    但三十年战争证明,这种渣渣遇上真正骑兵还是会被吊打,所以被翼骑兵吊打了的古二爷迅速让他的骑兵拿起了剑,而早就知道结果的杨丰,从一开始就没让他的骑兵抛弃长矛,所以此刻马背上一个个夹着丈八长矛的京营骑兵,快快乐乐的撞向他们的敌人。

    而对面那些明明会这种战术,但却因为老板就喜欢时髦,不得不拿着短枪的淮扬骑兵,却一边咒骂着一边在拼命掉头逃跑。

    但一切都晚了。

    就算他们及时抛弃短枪,重新拿起他们喜欢的刀或者鞭锏,也不可能对抗那些带着战马速度冲击的长矛。

    转眼间淮扬骑兵一片人仰马翻。

    夹着长矛波次冲锋的京营骑兵,踏着他们的死尸碾压而过。

    就像冲散一群鸭子般冲散了这支骑兵。

    而骑兵后面正在进攻的常镇兵立刻停下,以最快速度组建车营,应该说钱世桢还是可以的,转眼间在这片田园上,一个个战车组成的方城建立,盾墙后面那些士兵们战战兢兢的看着周围的京营骑兵。而再次换上了短枪的后者,在三十丈外对着他们胡乱开枪,乒乒乓乓,硝烟弥漫,看起来声势吓人,但却几乎没有对他们造成什么伤亡。

    那是短枪。

    这么远那东西肯定打不穿盾墙。

    按照标准得十丈内开火,但那样骑兵会被弗朗机喷死。

    但问题是常镇兵也不可能解散车城,那样的话这些骑兵立刻就会趁机发起真正的进攻。

    只能这样对峙。

    但是……

    “开炮!”

    杨丰淡然说道。

    伴随他身旁的旗帜挥动,两旁的炮兵阵地上,一门门野战炮喷出火焰,两斤半重的炮弹呼啸飞出,瞬间击碎车营的盾墙。

    然后是臼炮加入射击。

    小型的九斤臼炮对着天空喷射火焰,带着木管引信的开花弹飞向车营,身后的爆炸让车营立刻乱起来。

    “继续吧,他们敢散开就用骑兵冲,他们继续固守就用炮轰,另外告诉他们,他们可以选择投降,包括他们的总兵!”

    杨丰说道。

    旁边的冯山行礼接令。

    而杨丰重新登上战车返回奔牛前线。

    不过他返回奔牛的时候,东岸的刘元霖已经撤退了……

    刘总督又不傻,他其实就是出来装个样子的,他在常州城外又没有这个园那个园需要保护,就冲目前战局,他傻了才和杨丰玩野战,老老实实回常州关上城门固守才是正理。

    他一个北方人不怕造成损失。

    而常州可是后面那片繁华盛世的大门,那后面是整个大明最富庶的土地

    有人替他操心剩下的。

    所以在孟渎东岸看到钱世桢的进攻失败后,刘总督毫不犹豫地下令撤退,然后他就那么带着董承祺和浙江总兵李应诏,还有常捷军三部直接回常州,至于常州士绅们的愤怒……

    他们可以带着民团出城迎战啊!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杨大帅的大军继续向前,就在他抵达常州城下的时候,奔牛的战斗也以钱世桢部的溃败结束,而追击的任务交给民兵就行,当然不是那些助威的,而是正牌的民兵,这些民兵的战斗力足够打落水狗。而且他们也喜欢这个,毕竟民兵的装备差,但打落水狗可以捡装备,杨丰的制度,京营正规军战场缴获交公,然后按照功劳奖励。

    但民兵不同。

    民兵缴获的一切都归自己,所以打落水狗可以为他们带来铠甲武器,甚至抓了俘虏还有奖励。

    这就是动力了。

    常州,青山门。

    “这贼人在作甚?”

    总督江南大营兼应天巡抚刘元霖,在城墙上疑惑地看着外面。

    此刻城外一河之隔的对岸,原本繁华的青山镇商业街,还有周围密布的士绅园林,已经变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数以十万计的民兵密密麻麻聚集,一面面旗帜上还带着他们的番号,毕竟民兵也是军事编制。

    而在他们中间,一个银甲的身影正在马车上缓缓向前。

    他身后披着红色披风,手中拄着青龙偃月刀,身后跟着不断敲击的战鼓,全副武装的骑兵跟随,周围刁民们在不断欢呼,他们的欢呼声恍如海啸,甚至在这里都能听见。而刘元霖身旁那些耆老乡贤们一个个咬牙切齿,不过年轻的士子反而不多,年轻的这时候早就跑了,而且不是杨丰开始进攻才跑的,之前的几个月里常州的年轻士子就在家族安排下逐渐离开。

    他们都很机灵。

    都得给家族留好退路,包括钱财都得转移出部分,这叫有备无患。

    “这妖魔明明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总共不过一两万兵马,都堂也太小心了。”

    嘉靖进士,前翰林,目前已经居家多年的本地乡宦之首吴可行不满的说道。

    这些刁民正在祸害他们吴家的园子啊!

    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

    杨大帅直到目前,也仅仅带着第五镇,实际上只是第五镇的两个步兵协和重炮营,然后加上一个骑兵协,还有从南京带过来的攻城重炮协,他自己的护卫营,全都加起来也就是才两万人而已。

    至于其他各部……

    都留守。

    杨大帅也很无奈。

    他的敌人实在太多了,江北的,上游的,从徽州北上的,本质上他是被四面包围中,刘元霖这边江南大营十万多点,上游董裕可是号称二十万,哪怕从徽州北上的也得五万,江北陈荐部现在也是号称二十万,这些就算都有水分,加起来也不少于三十万大军。

    都在南京外围盯着呢!

    他能用于这个方向进攻的就是第五镇,而且第五镇还得守镇江,对面就是江北大营呢!

    然而就这两步一骑三个协,就已经把十几万大军的江南大营,打的只能龟缩最后要塞,这对于吴可行和他身后的士绅们来说,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他们可是掏了银子的,这几个月江南士绅齐心协力,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结果就换来这样的惨败?

    做人要讲良心。

    好歹你们能把他们阻挡在常州外围啊!

    感情外面那些园子不是你们的,看看这些刁民们,多么好的风景就被他们给毁了。

    看看那个……

    居然在砍花树生火?

    噢,多少美好的事物就这样被毁掉了。

    一想到这些刁民们在毁掉那些奇花异草,那些假山楼阁,那些原本用来吟咏风月,和美婢们一起游戏的花园,吴翰林此刻的心都快碎了,简直都有一种发愤欲狂的感觉,恨不能杀光这些刁民们。

    “后庵公稍安勿躁!”

    刘元霖陪着笑脸说道。

    他可不敢得罪这个老家伙,人家爹进士,弟弟进士,而且儿子侄子全都是弘光的亲信,尤其是他儿子吴宗达,还是常胜军的核心之一,剩下姻亲一圈也都是进士,至于举人贡生什么的都不值一提,也就是这时候天下大乱,要是过去这个家伙一句话,整个常州府的士绅都得听着。

    “哼,如此下去,贼何由得平?”

    吴可行冷哼一声。

    “都堂快看!”

    一声惊叫突然响起。

    刘元霖等人赶紧将注意力转向城外,然后就看见那些刁民中间,一个红色的东西正在逐渐变大,就仿佛是鼓起的皮囊般,在人群中伴着惊叫转眼间就已经竖立起来,可以看出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红色皮囊,不过肯定不是皮的,看起来倒像是绸子的,它鼓起后紧接着上升,很快就已经飘在了人群上空,而在下面还有绳索连接……

    “好大一个孔明灯!”

    旁边一个老乡贤惊叹道。

    的确,这就是好大一个孔明灯,甚至可以看到下面的火光。

    “这妖魔要干什么?”

    刘元霖继续茫然着。

    然后那个妖魔走进了这个巨大的孔明灯下面,紧接着它开始冉冉升起。

    带着那妖魔一起。

    城墙上和城内城外数十万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就那么越来越高……

    “咳,下面的人能听到吗?”

    然后一个声音在天空传来。

    “听到了!”

    “大帅升天了!”

    ……

    外面混乱的喊声迅速传到城头。

    “混账,什么升天了!”

    那个声音很不满的喝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