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二二一章 江南大营

时间:2021-07-06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奔牛镇。

    “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红颜流落非吾恋,逆贼天亡自荒宴。

    文人的笔,骚客的嘴,我信你个鬼啊!

    明明是一个贰臣给一个汉奸洗白,都能变成流传千古的凄美爱情,汪某人自愧不如啊!”

    杨大帅抽风般感慨着。

    好吧,这里是陈圆圆的家乡,不过这时候陈圆圆是肯定没有的,恐怕就连她妈都未必出生了。

    不得不说这话语权的重要。

    明明是咱大明太子左庶子咱大清国子监祭酒,名列十全老狗钦定贰臣传的贰臣,为了洗白他们这个群体,把亡天下的责任全推给李自成所写的洗白诗,就是因为写的好,反而变成了流传千古的爱情传奇。

    啊,呸!

    “大帅,孟河城敌军出击了!”

    冯山匆忙走来打断了大帅的抽风。

    这个小镇属于战略要地,也是常州敌军在后退至城墙前,唯一可以阻击的地方。

    奔牛镇属于运河码头,而向北是孟渎直通长江,孟河城是常镇兵备道彭国光守卫,手下主力反而是淮扬兵,毕竟他那里要堵住红巾军向泰州扩张,所以坐镇京口的淮扬军统领毕懋康分出一千火枪骑兵给他。

    另外原本跟着他的常镇总兵所部还有一万募兵。

    而奔牛向南是扁担河,这条直通滆湖的河流又和白鹤溪交汇,最终可以水路直通丹金溧漕河一直去金坛,这样就等于在奔牛以东,以南,形成一道三角的河流屏障。

    而且这些都是常年疏浚,专门用于内河航运的,河面虽然不宽,但河水却都足够深。

    从丹阳逃出的狼山镇总兵董承祺就在孟渎东边。

    而且总督江南大营刘元霖,也已经亲临前线,他手中还有三万浙江兵,由浙江总兵统辖,另外还有浙江省军常捷军,这个是一万,全部火枪兵,战场上和浙江总兵所部配合作战。而原本溃逃金坛的常胜军,吴淞镇总兵彭绍贤部,也同样从金坛出击,随时准备向杨丰后方进攻。

    当然,只是随时。

    毕竟杨丰后面是浩浩荡荡的二十万民兵。

    这个农闲季节大家都很闲,所以跟着杨大帅武装巡游呗!

    镇江,丹阳,句容,甚至武进本地的,还有部分金坛一带的,不管是已经完成民兵化的,还是纯粹属于自发的,反正系上红巾就是一家人,天下红巾军是一家,无非几十里路,没有兵器的就扛着农具,有船的撑着小船,十里八乡赶庙会般蜂拥而至。

    整个丹阳到奔牛之间人山人海。

    别说男人,那些悍妇们一样快快乐乐的拎着捣衣杵……

    捣衣杵怎么了?

    南京的悍妇们不是也一样用捣衣杵,把捣衣杵头上固定个三棱钉什么的,就是板甲也一样给你干穿。

    悍妇凶猛啊!

    总之目前的情况,就是杨大帅二十万大军兵临孟渎。

    而他的对手是可以说弘光朝江南大营全部,刘元霖手下就是吴淞,狼山,浙江,常镇四总兵,另外加上常胜军和常捷军,本来这个兵力也很强的,加起来十几万大军共同组成江南大营。

    但是……

    谁能想到都败的那么突然呢?

    他其实不想在孟渎阻击,但问题是常州士绅不干,真要是固守常州,那炮弹打进城,损失的可都是他们的财产,更何况就算是城外,他们也有无数财产,常州这种江南核心城市,那居民早就已经大量溢出,城外光那些士绅修的园林就有一堆呢!

    毁了谁赔?

    所以必须得在孟渎阻击。

    至于死伤的士兵,这个关常州士绅屁事,给他们发饷不就是要他们死的吗?

    做人要讲良心,命都已经买下来了。

    该死的时候就得死!

    所以身为北方人,其实也没什么决定权的刘元霖,只好在常州士绅的驱赶下出来在孟渎阻击了。

    “走,去看看!”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登上战车。

    “大帅!”

    “大帅威武!”

    ……

    周围的民兵们一片沸腾的欢呼声。

    然后杨大帅的马车,就在他们的欢呼声中迅速向北,很快到达了奔牛镇外面收割过的稻田中,这里的小麦已经播种,这种稻田区的冬小麦就是直接撒在田里然后挖沟铲土随便一盖就行,别说人践踏了,就是骑兵践踏都没事,实际上怕的不是践踏,反而是没被盖在土里。

    整个田野一片黑色。

    全是从田里挖出的肥沃湿泥土颜色,甚至还有些水光。

    这一带可是正版水乡,往下挖一铲子基本上就出水了。

    而此刻在这片黑色的平原上,一支军团已经列阵完成,一辆辆轻车组成绵延的城墙,弗朗机的炮口向外伸出,而在城墙后面是跟随的骑兵。

    这是官军。

    常镇总兵是新设立,原本的金山参将钱世桢,嘉定人,武进士出身,他部下一万募兵,使用戚家军战术,以车营为主,但原本的鸟铳被更换为斑鸠铳,再加上大量的小型弗朗机,实际上火力极其凶猛。作为辅助的重炮也有,只不过在优先度上,官军肯定不如那些省军,所以他只有八门千斤红夷大炮,但千斤弗朗机有四十多门。

    对于支撑弘光朝军备的士绅们来说,铸造大炮从来不是麻烦,麻烦的只是铜越来紧缺,所以铜炮越来越宝贵。

    但是……

    铁炮不一样啊!

    现在这东西的价格不但没上涨,反而越来越便宜了。

    主要是各地士绅没了管制,所有那些有条件的都在冶铁,湖广,江西钢铁产能短短半年翻了一翻,连铁矿缺乏的浙江都在冶铁铸炮,而北方士绅也不会错过这个捞钱的好机会,所以山东,河南的铁也在南运,更别说都已经快赚疯了的广东士绅了。

    佛山人口都暴涨。

    就是人手不足,不得不从外面大量雇佣工人。

    说到底大明这种大国,真正开动起来根本不是欧洲那些屁大小国能比,朱元璋时候钢铁产量就接近两千万斤,嘉靖年间光是广东自己就超过两千万,所以铁制武器在大明真的不值一提。

    最终互相竞争之下价格一路走低,和铜炮完全就是两个情况,后者是真没办法解决,现在大明的铜钱对白银已经破千。

    一两银子换不了一千文铜钱。

    当然,云南的士绅们也都乐疯了。

    云南甚至已经出现为争夺铜矿而发生的大规模械斗,而以黔国公为首的云南将门和土司之间也多次冲突,不过在利益的刺激下,杀红眼的军户们,倒是逐渐开始恢复当年老祖宗风采,牢牢压制着那些土司。说到底不是他们不能打,而是没有足够的利益驱动,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恢复老祖宗当年风采也就是分分钟而已。

    “这个钱世桢倒是颇有治军之才!”

    杨丰看着正在逐渐逼近的那道城墙。

    车营对古斯塔夫线列,东西方战术的真正碰撞啊!

    “大帅,出动骑兵吧。

    轻车虽然挡不住斑鸠铳,但也能保护士兵到达三十丈内,这个距离弗朗机霰弹就足以打伤咱们的士兵,而且弗朗机射速快,再加上他们的斑鸠铳,对射咱们会吃亏的。就算咱们顶着霰弹逼近,也一样会死伤很多,这东西数量太多,而且射速太快,咱们装填一次的工夫,他们能喷四五轮霰弹,他们有盾墙和身上铠甲保护本身占优。

    但车营行动迟缓,变阵缓慢,无法攻击前进,遇到骑兵必须停下准备防御,咱们就用骑兵逼停他们。

    然后大炮轰击!”

    冯山说道。

    玩戚家军战术?

    他们才是正版,这些都是他们的徒弟啊!

    “骑兵协,出击!”

    杨丰说道。

    早就在待命的骑兵第一协立刻出击。

    看到这边骑兵出动,对面的淮扬骑兵也立刻冲出,而他们的车阵继续向前,不过虽然是在平原,但这些轻车的移动速度依然很慢,毕竟他们脚下是泥泞的稻田,而且还有无数沟渠,想要推着沉重的战车走快是不可能的,哪怕这些战车只是减重后的轻车。

    两支骑兵迅速拉近距离,马背上所有骑兵都是相同的动作,密集靠拢然后举着短枪,组成一个个小阵型然后形成大的波次。

    但淮扬骑兵阵型混乱。

    这实际上就是正版和山寨的区别。

    毕懋康的确是个军工专家,他能给骑兵配备同样的转轮打火短枪,但却不能指望他的骑兵在三个月里,就真的变成一支京营骑兵那样的火枪骑兵,后者是杨丰在北方训练了一年多才能上战场的。而淮扬这些骑兵本身的确都是老兵,可他们擅长的是弓箭骑射,是冷兵器格斗,让他们玩这种火枪战术……

    这就叫纸上谈兵。

    “玛的,怎么看着想笑啊!”

    马背上的冯杰一手短枪一手骑兵剑,看着对面乱糟糟的阵型笑道。

    “营长,他们学咱们学的就像群鸭子!”

    密集冲锋的骑兵中一个喊道。

    “那就打鸭子吧,换!”

    冯杰喊道。

    下一刻所有骑兵全都收起他们的火枪和剑,然后从身后摘下了携带的长矛……

    对面骑兵一片混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