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九九章 铁蹄踏青虫

时间:2021-06-17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几分钟后。

    “玛的,反应真快!”

    京营骑兵第一镇所属营长冯杰,在他的马背上骂道。

    他们前方的码头依然在一片混乱中,但一支登陆的步兵已经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列阵。

    而且还利用一片沼泽护住了码头。

    不过没有大炮。

    很显然他们的突袭依旧足够突然,登陆的敌军还没来得及把大炮搬下来。

    “停止前进,列阵!”

    他吼道。

    紧接着他收起了手中的长矛。

    原本他是想利用突袭优势,直接端着长矛冲击,出击的整个骑兵协,就他这个营冲的最快。

    但现在因为这支步兵的反应速度太快,却没法这样做了,因为对方已经支起长矛,而且竖起了盾墙,甚至盾墙前方鸟铳手都已经在列阵等待,这样就必须换一种战术了。伴随他的命令,他身后狂奔而来的骑兵立刻减速停下,收起长矛并重新结阵,然后纷纷拔出了他们的短铳,在他们军官的喊声中拿出钥匙开始给他们的短铳上弦……

    好吧,这是转轮打火的短枪。

    这东西又不是什么高科技,就是个简单的簧轮系统而已,能做自鸣钟就能做这个。

    京营骑兵可是杨大帅在北方专门训练的新式骑兵。

    而且他要的是一支纪律化的骑兵,而且还是一支可以快速补充的骑兵。

    也就是说只要会骑马,基本上训练几个月就能上战场,而且不怕消耗,可以迅速补充,然后在战斗中去和那些精锐的家丁们兑子,说白了就是杨丰没能力也没时间像李如松这些将门一样,用半辈子去打造一支精锐。所以他们本身的武艺不是最重要,事实上他再怎么训练自己的骑兵也不可能和那些将门手下的家丁比武艺,人家是用半辈子时间训练,无数战斗磨练出来的。

    跟家丁们骑兵格斗?

    那才傻呢!

    京营这些都是原本京城及附近军户,他们就是一群骑马的弓箭手而已,让他们跟家丁格斗不是送菜吗?

    所以就走科技化吧!

    所有骑兵人手两支转轮打火的短枪。

    至于剩下的武器包括了长矛,一把直刺的双刃骑兵剑……

    就是剑。

    但比古代的剑更细,更厚,甚至都可以算带着双刃的锥子了。

    至于大明骑兵标志性的铁鞭,那个还是扔到一旁吧,没有从小训练的武艺和足够的力量,那东西真不是普通骑兵能玩的,至于普通的军刀,那个在这种依然大量装备铠甲的时代,用处真的不是很大。

    真管用的话,大明的家丁们也不会喜欢铁鞭了。

    其他锏锤狼牙棒连枷什么的,也就别扯了,那都是需要武艺的,混战中抡个小八棱紫金锤需要真正的技术。

    但直刺的骑兵剑就可以了,带着战马狂奔速度的骑兵剑,可以轻易地刺穿任何骑兵能承受的的铠甲,而骑兵需要做的就是学会保持直冲的姿势。

    就是容易断手腕。

    但这个对于一支兑子战术的骑兵来说并不重要。

    杨丰可以几个月拉出一支骑兵,战场上就算一对一的兑换,那些家丁们也一样撑不住啊!

    两兑一都撑不住。

    李如松家半辈子培养出的精锐,战场上敢这样兑换吗?

    当然,今天不需要兑换,他们前方只是一群还算凑合的步兵而已,所以那就用这种骑兵对付步兵的标准战术吧。

    “进攻!”

    冯杰手中锥子一样的剑向前一指。

    在他身后一匹横担着两面战鼓的马背上,鼓手一手一根鼓槌,迅速敲击着进攻的节奏。

    而就在同时重新列阵的骑兵立刻向前。

    总共三个骑兵哨分别保持六排横队,以并不快的速度向前,然后形成一个大的带着间隔的横阵,此刻的他们就像是在进行一场表演,而他们身上那些光灿灿的全铁胸甲,也的确让他们看起来很好看,他们就这样右手缰绳左手短铳,以比小跑强不了多少的速度向前,并且在向前中逐渐加速。

    对面鸟铳手立刻开火。

    子弹在他们中间呼啸而过,其中一名骑兵明显晃了一下,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

    “没打进去!”

    他得意的喊道。

    周围骑兵们一片欢乐的笑声。

    这种全铁甲有一定的防弹能力,厚度最厚处都到五毫米了,不过就是只有胸前正面这一块而已,连后背都是块皮甲,不过大明的鸟铳的确威力比较悲剧,如果换成斑鸠铳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靠拢!”

    他们旁边跟随的哨长吼道。

    所有骑兵继续保持着加速,并在加速中尽量靠拢。

    对面鸟铳手继续开火。

    他们是倭国铁炮队那样的轮射,实际上东方的轮射就是这样。

    前排射击,后排装弹,至于欧洲式的轮射需要队形训练,而且需要真正纪律化的队形训练,哪怕仅仅是交换一下位置,但这在战场上对士兵就是一个很高的要求了,如果不是训练有素,这个交换位置就会造成混乱。就大明后期的炮灰临时工们,如果能做到在战场上交换位置轮射,那就已经脱离临时工,可以用真正的军队称呼了。

    真的。

    大明的临时工们为什么要交换位置到前面送死?

    趁机掉头逃跑不行吗?

    本来就是临时工。

    本来就是打一枪然后逃跑的。

    在前方火光和硝烟喷射中,一名士兵的战马中弹,一下子栽倒,后面骑兵赶紧绕开他。

    不过前后有足够的间隔,只是横队之间靠拢而已,所以影响不了队形。

    但他们依然没有开火。

    相反他们在哨长的吼声中却还在继续靠拢,到最后简直都快贴在一起,而且还在拼尽全力催动他们的战马,这时候他们甚至不需要缰绳,因为所有战马都在拥挤着向同一个方向,根本不需要管它们。所以骑兵们迅速拔出他们的剑,他们就这样左手短枪,右手锥子一样的剑,在马背上继续狂奔向前,很快加速到了可以说极限。

    他们就这样仿佛自杀般撞向前方弥漫的硝烟和硝烟中一根根长矛,所有骑兵没有畏惧,相反他们都带着一种狂热,这些可是杨丰真正嫡系,他们在北方的亲人已经在享受杨大帅新政下的美好生活了。

    战死?

    为杨大帅战死那是荣耀。

    他们的亲人可以得到巨额抚恤金,他们的子女可以免费上学,他们的父母可以得到杨大帅的赡养。

    当然,前提是大明皇帝一直听大帅的。

    而这就需要他们的战斗了。

    “为了大帅!”

    马背上的骑兵吼叫着。

    而他们前面的鸟铳手却毫不犹豫地掉头逃跑。

    就在这些鸟铳手挤进盾牌的时候,不可避免的造成了一定的混乱。

    而就在此时,那些骑兵们也已经到了跟前,在无数马蹄践踏声中,在骑兵疯狂的吼叫声中,面对撞击而来的战马和马背上一个个指向自己的枪口,长矛和盾牌手们再看着身边逃跑的鸟铳手……

    “砰!”

    骑兵手中短铳骤然喷出一道道几乎糊脸的火焰。

    下一刻本来就已经开始有人也跟着逃跑的盾牌和长矛手们,就这样在几乎可以说糊脸的火焰中彻底崩溃。

    惨叫着倒下的。

    丢弃武器逃跑的。

    惊恐的转身准备加入逃跑的。

    原本还能维持的防线,就这样在瞬间崩溃了。

    几乎同时狂奔的战马撞了进去,马背上的骑兵们手中长剑直刺,带着狂奔的速度撞击践踏而过。

    甚至还有人直接将手中短枪砸向步兵。

    然后是第二排。

    密集的枪声中还在试图抵抗的残余步兵也开始加入逃跑。

    而冲进阵型的骑兵们,举着他们的剑继续撞击向前,混乱逃跑的步兵不断被他们撞翻,践踏,或者被他们的剑划开咽喉,甚至还有骑兵拔出他们备用的那支短枪开火。而他们前方就是混乱中的码头,那里大批步兵看着防线的崩溃也在惊恐地逃跑,已经没有了阻挡的骑兵们,就像看到了美食般直冲过去,然后在混乱的步兵中肆无忌惮的冲杀着。

    就在同时另外两个哨也撞开了防线,迅速加入到对码头步兵的收割。

    倒霉的步兵们惊恐的四散奔逃,甚至慌不择路的逃到江水中,而最倒霉的是那些之前还指点江山的士子。

    这时候谁管他们死活啊。

    连董总督都在亲兵们保护下,以最快速度逃到了船上。

    数十名青虫在那些溃逃的步兵中惊恐尖叫着,不断被他们撞击推搡,就像是置身角马群中的一群小绵羊,甚至有人被直接撞倒,还有倒霉的被无数大脚在身上踩过。

    但很快就不是大脚了。

    换成马蹄了。

    好在江边那些战舰上都有火器,在最初的混乱之后,很快就有战舰开始向着骑兵射击。

    “撤退!”

    冯杰看着前方喷射火焰的战舰喊道。

    然后他看了看脚下,脚下一个青虫正在哀嚎中蠕动着,真的就仿佛一只青色的大豆虫。

    他决定还是帮他一下。

    然后营长阁下控制着他的战马,一下子立起来,紧接着前蹄重重落下。

    正好踏在那青虫背上。

    后者就像只被践踏的蛤蟆般,四肢瞬间伸展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