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九六章 悍妇凶猛

时间:2021-06-17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专业工作还是应该交给专业人士啊!”

    杨丰满意的看着前方街道。

    带领着小黄鸭们的李贽,迅速在沿途引发轰动……

    说到底她们宣传的东西太过于疯狂,这和杨丰杀戮官员不一样,他再怎么杀官员终究还是拿着圣旨,而且杀几个官员,哪怕是在夫子庙前杀,甚至推了大照壁都不是针对儒家。

    就算推了大照壁那也是为了尊重孔夫子有教无类的本意。

    杨大帅本人从没攻击过儒家。

    甚至他还口口声声喊着自己跟衍圣公是好友。

    他做的那些事情无关思想,哪怕在儒家体系的官员士子眼中,也只是把他当做一个狂悖的逆臣,但这种野蛮人伤害不到儒家,儒家弟子又不在乎野蛮人,他们跪的野蛮人多了,杨丰杀几个官员难道比得上屠城的异族?儒家弟子还不是照样把异族奉为圣主明君?他们对忽必烈的喜欢可远超对朱元璋,所以这种不涉及思想的都是小事。

    杀些官员士子算什么?

    杀了他们剩下的士子们岂不是更有机会了,大家还在苦苦读书,不就是因为这些老朽窃据庙堂,让后面的年轻人想做官都没机会?

    杀了?

    杀了更好!

    真的。

    他们还等着开科举呢!

    南京城内目前儒生比较多的原因之一,就是原本今年应该应天乡试了,所以一些还抱着幻想的士子都跑来等着。

    而且其中不乏认为皇帝杀了那么多大臣,急需新人填补朝廷,特意跑来等着做官的,至于目前和杨丰的战争,这个并不妨碍他们两头下注,一边在家乡齐心协力组织团练,一边跑来等着做官,世家不都是多头下注,哪有抱着一家的,这样无论哪头赢了都能确保宗族富贵。

    都是老传统。

    可这是什么?

    这是要抛弃他们儒家弟子吗?

    这都直接攻击他们的圣人扒灰公了!

    直接攻击目前儒家作为最高标准的三纲五常。

    甚至还攻击的如此丧心病狂!

    什么贞洁牌坊的真相,什么儒家官员献女媚敌,什么身为男人不能保护自己女人反而哄着女人去献身于敌!

    这是人话吗?

    那是奸臣干的,不能因为少数奸臣的行为,就认为儒家的不对的,儒家没有错误,错误的只是奸臣而已。

    还有裹脚……

    呸,你们懂不懂审美。

    那是为了美,为了艺术,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知道什么是美,裹你们脚是为了艺术,是为了我们看着美。

    什么?

    把你们脚裹成畸形?

    那与我们何干,我们看着美就行,别说把你们脚裹成畸形,就是让你们人变成畸形都得听我们的,懂不懂什么叫纲常?

    ……

    这是想要天地易位啊!

    总之小黄鸭们刚出去没多久,就被一群愤怒的青虫拦住.

    本来这些家伙在南京游荡,始终没有应天乡试的消息,更没有吏部来找他们去做官,实际上目前吏部就是一群胥吏,一个主事都没有,更别说再高级的,而那些刁民们对他们越来越不尊重,甚至城内居然还是一群刁民自己管理地方,尤其是这一点,更加让他们就像一群正在走向暴怒的愤青……

    朝廷没有士人了吗?

    杀了那些官员就杀了,为什么不起用新的士人?

    我们都在等着啊!

    那些在乡的乡宦,那些还没考中的举人,甚至贡生,哪怕是监生,就是实在没人秀才也行啊,大明朝秀才也能做官的,多少人还在翘首企盼,结果一个士人不用,反而让这些刁民做官,这简直就是天地易位纲常沦丧国已不国。可以说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的他们,在小黄鸭的喊声中终于出离愤怒了,他们要用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好好教训一下这些小贱人。

    然而……

    小贱人们前面还有一个老喷子啊!

    “大帅,您还别说,这个老头说的句句在理!”

    杨丰身旁的卫队长,原骑兵第一镇所属营长杨虎,用尊敬的目光看着正在舌战群儒的李贽。

    后者学问可不是这些腐儒能比。

    人家批判理学的前提是,他真正精通理学啊!

    四十年前人家就已经是举人了,这些士子顶多他徒孙级别。

    而他弟子汪可受万历八年就已经是进士,这些腐儒跟他对喷,那真是自取其辱了。

    再加上还有那些牙尖嘴利的小黄鸭。

    聚集起来的小女生们往往有着强悍战斗力,网上初中生可是战斗力惊人,聚集起来就更可怕了,还有不少受她们那些传单吸引的女人也加入,能这么短时间被吸引的,肯定不是什么善茬,一时间大街上正在形成群雌粥粥,小女子大战酸秀才的盛景。

    转眼间让前方大街就已经被堵的可以说水泄不通。

    “他,他和咱们不是一路人。”

    杨丰淡然说道。

    李贽的确和他并不是一路人。

    李贽的思想是为资本主义发展而服务的,他的思想原则是反对理学,因为这种僵化的思想严重妨碍了工商业者。

    他的理想应该是自由资本主义。

    这也是明末心学崛起的原因,就是僵化的理学连部分士绅都受不了,但他们不可能超越儒家,毕竟他们第一重要的还是做官,所以就用一个开放的程序来修改儒学。心学就是个锅,什么都能往里装,王艮都是心学,谁敢说不是,人家可是王阳明嫡传弟子,不管王阳明喜不喜欢这个学生,他是王阳明弟子,这个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说白了就是打着心学的旗号,对儒家典籍进行符合自己利益的解读,而不是继续扒灰公那套条条框框,无论他们的解读本质如何,哪怕其实跟儒家毛关系没有,但顶着心学这个旗号,他们就可以说自己是儒学。

    然后他们就是大儒。

    他们就能凭借名声大肆收徒并发展自己的思想体系。

    说到底就是经济的发展让一部分思考者,已经在踏进新时代的门槛,继续向前就是类似欧洲的思想启蒙运动。

    但可惜……

    被异族的铁蹄踏断了脊梁。

    然后随着明末那些遗老的最终凋零,儒家也就在奴家的道路上彻底趴下,一直趴到最后连人都不算,只能算是一堆粪坑里的虫子,在那里蠕动着,等着新时代的大脚踩下,唯一能做的反抗就是恶心一下别人。

    但这个时代他们不能算虫子。

    不过他们和杨丰也有着本质的不同,毕竟杨丰的思想已经超越太多,他们这些连自由资本主义都没进门的家伙,在他眼中就像一个拳王面前,正在打军体拳的小学生。

    很有趣。

    但也仅此而已了。

    不过用他们来对付理学的腐儒们的确不错。

    毕竟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恨。

    腐儒们与小黄鸭的战斗越来越激烈,甚至已经开始出现恼羞成怒的……

    “惟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一个青虫愤怒的喝道。

    “你不是你娘养的吗?”

    一个小黄鸭说道。

    “对,骂我们女人,岂不是连你娘一起骂,你这么不孝还有脸说自己读圣贤书?”

    另一个小黄鸭补刀。

    “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

    另一个小黄鸭拍手唱着。

    “你们这些小贱人!”

    那青虫愤怒地伸手推她们,那手正好推在一个小黄鸭胸前。

    后者瞬间脸色就变了……

    然后她哇的一声哭了。

    “你这措大光天化日之下敢动手动脚?”

    旁边一个正在听小黄鸭解释传单的大胖娘们怒吼一声。

    紧接着她冲上前,就像座肉山般撞上那青虫,后者被她不下两百斤撞得直接倒飞出去,然后砸在了同伴中间,或许因为体质太弱,也可能因为悍妇太过于凶猛,竟然一下子晕过去。那些青虫们哗然,几个立刻上前,就要抓那悍妇,小黄鸭们立刻反击,还有干脆用她们那些旗帜就像倭国的足轻一样往下拍的。

    那悍妇更是凶猛异常,仗着吨位优势直接撞向前,简直就是所向披靡,恍如一员带着足轻冲锋的猛将。

    而且不只是她。

    很快又有不少悍妇加入了战场,甚至还有脱下鞋子抽的。

    周围一片哄笑。

    “诸位连女人都打不过,不知还有何颜称君子六艺?”

    李贽笑着说道。

    杨丰带着他那些手下同样在后面笑着。

    “大帅,雨花台举烽!”

    杨虎突然惊叫道。

    杨丰立刻转身向雨花台方向望去,那里的烽火直冲天空。

    “走,去望江楼!”

    他说道。

    紧接着他转头催马直奔望江楼。

    而就在同时,街道上的人们也看到了烽火,原本的混战立刻结束,所有人全都慌张的离开,雨花台上烽火是连接戚金所部的,这里燃起的意思只有一个,上游的敌军过采石矶了。之前郧阳巡抚董裕指挥的湖广军一直在湖口,他这支大军号称十万,是目前南京要面对的最强威胁,但在评估了一下南京的战斗力之后,董裕仍然没有直接东下,而是驻军湖口,继续等待从江西北上的援军。

    后者里面甚至包括了不久前宣布向弘光效忠的广西军。

    很显然他终于等到了。

    (昨天去老丈人家,回来有些晚,抱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