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八零章 妖魔,一个妖魔在大明游荡

时间:2021-06-08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鸡笼山的战斗结束的毫无悬念。

    皇帝陛下的圣旨早就下了,那些士兵投降就行,走投无路之下当然能投降就投降了。

    他们的确害怕家乡那些士绅会报复他们的家人,可那只是存在这种可能,但此刻不投降可只有死路一条,根本连逃都没地方逃,这是在南京城里,又不是在外面可以钻山林,周围一圈高耸的城墙圈着呢!

    至于那些官员的确投降也是死路一条,只能拼死抵抗,可他们又没什么战斗力,就算再拼死又有什么用?

    倒是里面那些雇佣来的倭人,在这时候展现了他们的价值,为保卫他们的雇主战斗到底,结果也就在新军围攻中求仁得仁了,不愧是这时候东方最好的奴才人选,还有几十个葡萄牙佣兵选择了向新军投降……

    真没职业道德。

    而那些逆党核心官员们,被击毙的,被踩死的,投井跳城墙的,总之最后还剩下二十多个被俘,其中包括了高攀龙和顾宪成兄弟俩,不过他们三人不是新军在战场抓到的,而是躲进鸡鸣寺,然后被深明大义的大师们绑送出来的。不得不说大师们的确深明大义,实际上像他们这样的还有好几个,鸡笼山周围全是各种寺庙,甚至包括官方祭祀体系下的十庙,这些在南边山脚下整整一片。

    整个这座小山头过去就是皇家禁地。

    因为最顶上是司天台。

    实际上这时候官方的名字不叫鸡笼山,而是叫做钦天山,就是因为这座司天台在上面,而鸡笼山属于民间的称呼。

    而这些寺庙也都绑送了逃到他们那里的逆党成员。

    “桀纣,桀纣之君!”

    高攀龙看着行刑的场面,用颤抖的声音嚎叫着。

    “天祸大明,生此桀纣之君,太祖高皇帝,您睁开眼看看吧!”

    另一个扑倒在地上嚎叫着。

    其他人也一片哭嚎。

    “叫什么叫,他们完了才轮到你们,还敢喊太祖高皇帝,太祖高皇帝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再加上你们九族,你们知足吧,你们是没摊上太祖高皇帝!”

    杨丰喝道。

    这些人不需要再审判定罪。

    皇帝陛下早就已经下旨,对他们不接受投降,战场上格杀勿论就行。

    原本就应该在鸡笼山上就地枪决,而现在之所以还俘虏,也只不过是要他们过来一起而已,实际上杨丰对他们也没什么兴趣……

    哪怕这里面都是大佬。

    高攀龙,顾宪成这些可是大明未来的风云人物。

    但现在他们连东林书院都没重开,只是一群被江南士绅推出来冲锋陷阵的失意政客而已。

    他们被选中不是因为他们有本事,而是他们有闯劲。

    顾宪成可是以一个吏部郎中,就试图在幕后操纵整个朝廷的官员命运,这都是足够有活力的。

    有活力。

    这就是后来东林党崛起的原因。

    明朝官场一直就是被南直隶,尤其是苏松常这三府控制,科举时代哪里出进士多哪里就能控制官场,苏松常加起来出的进士最多,自然就容易结成利益上的共同体,再加上手中掌握的财富也最多,这一手权力一手银子,那想不说了算都难啊!

    但东林党的崛起,却是工商业发展催生出来的。

    因为工商业在隆庆开关后野蛮生长,源源不断到手的海外白银,让江南士绅越来越不安分。

    他们想要更大的权力。

    所以他们对朝廷那些老朽们越来越不满,这些人就像王锡爵等等越来越没有闯劲,不能再满足他们的要求,不能代替他们和皇帝恶斗,简单说他们需要更有活力的新一代官员代替这些老朽们。高攀龙和顾宪成这两个失意政客就成了他们的最佳人选,说白了这就是两杆枪而已,真正使枪的人都在江南的私家园林里面舒舒服服的享受人生呢!

    没必要在乎这几个人。

    他们也不是巨富。

    高攀龙家放高利贷的,但高氏不是无锡顶级世家。

    顾宪成家也算不上,顾家虽然是个古老的世家,但这时候分支太多,单纯无锡而言算不上顶级,而且顾宪成家是外地迁过去的,还没有族谱,自己说元末丢失了。

    总之他们两家油水不大。

    有华家,邹家这些,他们在杨大帅的抄家名单里只是小角色。

    而此刻杨丰真正在乎的是被押过来的那些俘虏。

    也就是那些义勇队员们。

    “看看,都看看,这才是好奴才,我从北走到南,头回知道还有这么听话的奴才!”

    他指着那些被俘的义勇队员喊道。

    后者被新军押着,按照他的命令到泮池南边,然后就站在大照壁的那堆废墟中。

    这些数量还不少。

    实际上至少还得七千左右。

    单纯泮池这边是站不开的,所以在后面街道上还有一大堆,甚至还有在别的地方正在押过来的,连那些看热闹的军民都被他们挤到两边,最前面直接面对杨丰的,大概也就几百人,毕竟大照壁本身也就百米多点长度。

    杨丰紧接着登上了一艘小船……

    这个泮池是秦淮河的一部分,然后往北挖了一块,所以实际距离南岸足有数十米,需要坐船才能拉近他和这些俘虏之间的距离,很快这艘船就到了泮池的中间,两边都是站满了军民的桥,甚至还有几艘船从桥下钻出,也进入泮池里面载着看热闹的。

    “你是哪里人,叫什么?”

    杨丰指着其中一个俘虏说道。

    后者明显懂他的话,吓得赶紧在废墟中跪下……

    “起来,我不需要奴才!”

    杨丰说道。

    那人惶恐的战战兢兢起来。

    “回大老爷的话,小的宁国府泾县人,叫沈弘。”

    他说道。

    “为何当兵?”

    “小的没田地,只能在山里开几块薄田,平日也多是采药砍柴打猎,一家人饥一顿饱一顿,时常几天都吃不上饭,恰好本县招兵,一个月三两银子,有这种好事,小的自然就当兵了,大老爷,小的真不知道别的啊。”

    “你家为何没田地?”

    杨丰问道。

    那人犹豫了一下……

    “小的祖父还在时候,遇上灾荒交不上赋税,只好借了高利贷,之后利滚利就再也还不上,官府抓了去在牢里关着,只好把田拿来抵债。”

    “那放贷给你家的是何人?”

    “是本县刘老爷。”

    “刘老爷乃何人,家业如何?”

    “刘老爷中过举,没考中进士,在外地做官到一任知州,后来告老回乡,听说做官时候得了些银子,因是做官的也不交税,买地之外就是放贷,如今积攒五千亩良田的家业,儿子是贡生,如今就在这南京国子监读书,也是他回乡带着本地大户招兵的。”

    “知道他们为何要招兵抵抗吗?因为我在顺天府行太祖祖制,高利贷最多一本一利,田产超过千亩者统统籍没,然后分给无田者,对于那些贪官污吏行太祖剥皮实草之法,他们都怕我过来,哪怕他们弑君烧死陛下造反,也要阻挡我在陛下支持下继续行太祖祖制。

    你真是好奴才啊!

    我来是把刘老爷这样的贪官污吏剥皮实草,让他不能以高利贷来谋夺你们的田产,把他这样大地主的田产籍没,然后给你们这些没有田地的。

    你却给他们卖命,为他们当兵来抵抗我?

    还说你不是好奴才?

    你不觉的自己很下贱吗?”

    杨丰说道。

    大明的奴才可是骂人的话。

    那人瞬间愣住了……

    其他那些听懂了的俘虏们也全都瞪大了眼睛。

    “别听他骗你们,他是骗你们给他卖命!”

    高攀龙在后面一下子急了,他毫不犹豫地尖叫着。

    杨丰微微一笑。

    “是呀,我是要你们给我卖命,可我会给你们分地啊!”

    他说道。

    紧接着他张开双臂……

    “我,杨丰,在此对你们承诺,我会抄没所有那些大地主的田产,然后把它分给没有土地的贫民,我会让耕者有其田,佃户可以得到他们耕种的田地,不用再向地主交租,所有农民都可以就近开荒,所开荒地依太祖制度永不起科,永远不需要交税。

    所有高利贷全部一本一利,敢超过一本一利者以敲诈论处。

    所有那些士绅以义子为名所收奴婢,一律按照太祖制度,与亲子一同分割家产。

    那么,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咱们一起到你们的家乡去,就这么做?”

    他就像一个蛊惑人心的妖魔般说道。

    “我看你们谁敢,谁敢背叛乡里就杀全家,死了不准入祖坟!”

    那些官员里面一个明显是宁国府的,在那里发疯一样嚎叫着。

    “啊,你们害怕他们!”

    杨丰笑了笑。

    紧接着他转过头……

    “张屠子,先放下你手里那个,先过来伺候这位大老爷,你有本事割他三百六十刀还能不死,我额外赏你一百两!”

    他喊道。

    那个正在伺候李植的屠夫瞬间转身,眉开眼笑地看着那个官员……

    “快,快,把这位大老爷请上来!”

    他喊道。

    杨丰转回头看着那些俘虏。

    “那么现在你们告诉我,你们愿不愿意?”

    他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