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七九章 夫子庙前做刑场

时间:2021-06-08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然而杨丰在衮衮诸公们惨叫声中进攻的计划失败。

    因为……

    敌军崩溃了。

    在六门红夷大炮四轮射击后,鸡笼山上已经坚守一夜的义勇队,就毫不犹豫地崩溃了。

    实际上他们能坚守到现在,已经对得起士绅们给的军饷了,说到底这种士绅团练性质的武装,本身就是渣渣而已,只不过依靠宗族关系,能提供点比官军略强的战斗意志。但也仅仅是略强而已,在这种比烂的时代里没有沦为垫底,但也比垫底的强点有限,和真正的军队相比依然不是一个级别,比如李二鬼子的淮军比八旗强,但遇上倭军就变成被吊打了。

    之前能坚守也仅仅是因为他们对面的新军一样渣渣。

    后者终究不是戚家军。

    而戚家军实际上是封建时代的一个奇迹。

    这支军队是戚继光用尽所有办法才达到的一个极限。

    几乎全义乌籍的宗族乡土捆绑,持续多年的忠义捆绑,严格的纪律捆绑,从不拖欠军饷的利益捆绑,所有这些加起来,才在一个古老帝国腐朽的后期,打造出一支丝毫不输于历史上那些开国之初顶级军团的军团。

    这不是岳家军那些。

    岳家军强悍的前提是流民光复故土的希望,玄甲军强是因为府兵分田,一个府兵分百亩地谁不拼命,明初卫所兵的强悍是民族的绝地反击和分田……

    后者更重要。

    戚继光在没有任何加成的前提下,能打造出戚家军本身就是个奇迹。

    既然是奇迹,那就不是谁都能复制的,戚金同样也没这种能力,浑河之战的那支浙军已经是他能力的极限,但这支军队也达不到正牌戚家军的标准,至少纪律性远远不及,他们战前甚至和白杆兵械斗过。

    不过后来两家还是捐弃前嫌了。

    而杨丰同样也没能力复制,而且他也没有必要复制,他又不是和戚继光一样被朝廷捆着,所以他直接抛开戚继光那套,然后上外挂。

    分田。

    这个就简单高效多了。

    红夷大炮的出场,压垮了义勇队最后的一点意志。

    杨丰无语地看着前方这座馒头状,或者说竹编的鸡笼子状小山包上,那些纷纷从胸墙后面逃离,放羊般跑向山后的义勇队,以他的眼力,甚至能看到其中有几个红袍的身影在拼命阻止。

    但毫无意义。

    还有一个红袍的被冲倒,然后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估计被踩到草丛里了。

    “赶紧上!”

    他对一旁的李义说道。

    他这时候才想起,自己该弄出望远镜来了,大明最早的望远镜应该就是利玛窦从欧洲带来的,然后紧接着大明就开始自己制造并改进,和同样是由他带来的自鸣钟差不多,大明的自鸣钟一度比欧洲还好,甚至大明还有人把望远镜装到大炮上以便观察落点。

    就跟瞄准镜一样。

    这个时代的大明极其善于学习,对西洋事物只要喜欢就毫不犹豫地拿来。

    世界地图,自鸣钟,望远镜乃至红衣大炮,斑鸠铳,甚至战列舰,明末水师就已经能开出带几十门大炮,专门用于侧舷对轰的战舰了。

    然后咱大清吓得连天工开物都列为禁书了。

    新军立刻冲向鸡笼山,剩下的战斗就是追击清剿而已,义勇队就算逃跑也没地方可逃,他们身后是南京城墙最高的一段。

    二十米级别的。

    就算想用绳子下去都有极大可能摔死。

    “开原伯,小的们还剐不剐了?”

    那屠夫陪着笑脸说道。

    “先等等吧。”

    杨丰说道。

    在这里行刑就是为了吓唬鸡笼山上这些,现在他们已经崩溃了,那在这里就没什么意义了,更何况接下来还有更多新人加入。

    这得换个地方。

    比如?

    他忽然想起一个好地方。

    “把这些架子都拆了吧,咱们得换个地方行刑!”

    他带着一脸邪恶的笑容说道。

    两个时辰后。

    夫子庙。

    “这个地方就比较合适了!”

    杨丰站在天下文枢坊下,欣赏着对面的夫子庙,满意的说道。

    夫子庙前剐衮衮诸公……

    这想想就很有成就感啊!

    不过紧接着转过身的他就发现了一个不合适的东西。

    “把这个推了!”

    他指着泮池对面的大照壁说道。

    “开原伯,为何推倒照壁,此乃文庙所属,如此怕是不妥。”

    戚金小心翼翼地说道。

    “孔夫子是谁?教化万民者,看看这文庙搞得俨然宫殿般,老百姓看了都畏惧,更别说还搞个照壁挡住,这岂不是有违孔夫子有教无类之本意?所以说必须得推了,而且不但这照壁要推倒,周围的高墙也要推倒,既然是教书育人之地却弄一圈高墙围着,这岂是广纳天下学子之意?

    平日有人想去学习,是不是还有守门的阻拦?”

    杨丰凛然正气的说道。

    “呃,此地不只是文庙,也是应天府学,后面是通着的,平日的确都有人看着避免闲杂人等惊扰。”

    戚金说道。

    “什么叫闲杂人等?

    什么叫惊扰?

    但凡来这里的,那都是为了沾一沾孔夫子文气的,那都怀揣着一颗真诚的求学之心,就这样的还阻拦,孔夫子在天之灵也不开心啊,以后统统都推了,就跟棂星门一样,弄个样子就行,以后这夫子庙敞开大门以示有教无类!”

    杨丰说道。

    好吧,他这串歪理邪说其实只是因为大照壁挡住了视线。

    既然他这样说了,戚金也就只能照办,紧接着大批士兵涌到对岸,然后开始推倒照壁,不过这道照壁是青砖的,所以推倒也不是那么容易,好在这个问题不难解决。一个南下的戚家军老兵很干脆的抱来火药包,就是杨大帅之前炸京城城门那种,先在照壁根上砸出一排窟窿,然后塞进去一个个火药包。

    反正周围也没几个居民。

    紧接着所有人后撤,一排火药包同时点燃,伴随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原本高耸的照壁,变成了残垣断壁。

    硝烟刚散开,那些士兵就再次冲上去,一顿狂砸之后残垣断壁就变成了碎砖头。

    那视线豁然开朗。

    仿佛空气中都充满了自由的芬芳。

    “这才是夫子广纳天下之本意!”

    杨丰满意的说道。

    然后空气中依然飘荡的硝烟呛的他咳嗽了一声,仿佛孔夫子在冥冥之中表示赞许。

    而在他身后的棂星门前,那些士兵和屠夫们继续忙碌着,迅速立起原本立在保泰街的那些木头架子,之前在保泰街瘫着的衮衮诸公们,就这样一个个被绑在这些木头架子上。因为没有了前面大照壁的遮挡,他们此刻被南岸聚集的百姓们尽览无遗,甚至两旁的秦淮河河面上,也有不少画舫过来,也不知道上面有没有佳丽在为恩客们哭泣。

    这一下子以后生意锐减啊!

    尤其是那些养母们,都是真金白银砸下去的心血,却一下子摊上了这样一个逆贼!

    那心情恐怕就跟股市跳水一样,眼看着佳丽们砸手里了。

    “开原伯,小的们是否可以开始了?”

    那个屠夫凑到杨丰身旁,满脸堆笑地问道。

    他后面一帮屠夫们,全都拿着已经磨好的刀在等待着。

    “开始吧,伺候好大老爷们!”

    杨丰说道。

    “开原伯放心,小的们一定伺候大老爷们满意。”

    屠夫赶紧说道。

    紧接着他向那些同伴们一招手……

    “兄弟们,动手啦,开原伯说了,好好伺候这些大老爷们,不想咱们这些粗人也能如秦淮河上的头牌一般,伺候这些大老爷们,那可是得伺候好了!”

    他喊道。

    然后他拿着刀走向李植。

    李通政惊恐地挣扎尖叫着,仿佛看着一条靠近自己的毒蛇……

    “一百零八人同时凌迟,这场面何其壮观!”

    在一片惨叫声中,杨大帅激动的说道。

    夫子庙棂星门前一百零八个木头架子,就这样仿佛一片森林般立着,而一百零八个之前高高在上,甚至掌握无数人生死大权的官老爷被绑在上面,一百零八个原本杀猪宰羊的屠夫,就这样拿着他们过去杀猪宰羊的刀,伺候着这些过去需要他们仰望的大老爷们。

    而大老爷们也像过去他们手中的猪羊一样,在那里不停的惨叫着。

    一开始还有屠夫放不开,但很快就纷纷进入状态,和过去对付猪羊一样专心的对付起大老爷们。

    而无数士兵和百姓就在周围看着。

    一开始他们同样也很震撼,但很快他们就开始说笑起来。

    很显然这些曾经让他们甚至需要跪伏的大老爷们,和他们其实也没什么不同的,什么文曲星,什么世代簪缨的豪门世家,什么天潢贵胄,还不是一样会像那些猪羊般任由他们宰割?

    官老爷?

    官老爷长着三头六臂吗?

    官老爷们刀子下去不死吗?

    终于开始走上刁民路线的南京军民们,就这样欣赏这一百零八人行刑的大戏。

    “啊,有请我们的新人!”

    杨丰站在牌坊下,看着正沿着大街押过来的长长的俘虏队伍。

    好吧,鸡笼山的围剿战也结束了。

    (还有一章,上午排队打疫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