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七三章 太祖召唤术

时间:2021-06-01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你这个暴君,暴君……”

    铡刀下的王尚书继续嚎叫着,直到杨丰手中的铡刀落下,他的人头在鲜血喷射中滚落。

    皇帝陛下脸色铁青的看着他曾经的南京礼部尚书……

    骂人不揭短啊!

    王尚书这番怒斥可以说属于疯狂打脸,毫无保留的揭示了他的本质,他就是个对杨丰无能,只能拿大臣撒气的废物,被杨丰折腾成那样,还得屈从于杨丰的淫威,给杨丰当傀儡,甚至还是主动给他当傀儡。身为皇帝既不能保护自己的大臣也不能维持天下的秩序,任由一个祸乱天下的董卓,在他面前继续肆无忌惮的祸乱着他的天下。

    他还得继续主动出来给杨丰当枪使。

    他现在就是在给杨丰当枪使。

    杨丰想做的他出头,杨丰要杀的人他来下旨,杨丰要抄的家也由他主动来下旨……

    可是。

    “朕乃大明天子,今年乃万历二十五年,朕已经给你们做了二十五年的天子?

    自古为天子能到二十五年者有几个?

    我大明至今十三帝,能到二十五年者无非太祖,世庙,朕给你们做了二十五年皇帝,为何欲求尔等一份忠心尚不可得?

    逆党要谋逆,尔等附逆,逆党要对朕刀兵相向,尔等坐视,朕都已经进了这南京城了,尔等还是在观望,眼看着他们围攻朕于阅江楼,尔等就这么盼着朕早点死?朕养你们二十五年,就是一只狗养二十五年,也知道谁敢对朕动手就扑上去咬,就连孙隆一个阉人,都知道尽忠职守。

    尔等自诩饱读圣贤书,可这节操竟然不及一个阉人?

    京城的确出了些事,可京城种种与尔等何干?朕之前可曾下旨,要对尔等如何?纵然分田,也不过顺天,永平两府而已,至今未曾过顺天府,尔等在这江南就受不了?

    更何况京城种种朕有何错?

    朕的确逼着那些勋贵拿出一些银子,诸勋贵一切难道不是朕及列祖列宗所赐?朕有难处让他们拿出一些共渡难关有何不可?与国同休,难道只是朕赏赐尔等而尔等一毛不拔?这大明若亡,尔等难道自以为可继续富贵?更何况朕拿的多吗?朕之所取不过少数,除武清伯之外有何人为之破家?

    依然富贵!

    朕也的确冲动之下杀了些文武官员。

    可朕乃天子,尔等口口声声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口口声声忠臣要以死事君!

    难道就只是说说而已?

    顺天府的确抄了些士绅,分了些田地。

    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难道不是你们自己说的?那为何朕要重新分一些王土你们就受不了?引寇入关者有之,勾结边镇袭击京城者有之,还有干脆弑君谋逆者,这就是你们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嘴上说的一个个冠冕堂皇,真动了自己的一块田,就立刻说朕是暴君了?

    还敢提太祖高皇帝?

    孝陵就在你我头顶!

    今日朕就对着孝陵,学一学太祖高皇帝!

    南京所有伪官,除了各家公侯伯之外,其他一律斩首,抄家籍没田产,家眷押往凤阳编入军籍垦荒。

    不是向太祖高皇帝喊冤吗?

    朕遂了你们心愿,太祖当年如何对待你们,朕如今就如何对待你们,朕这还比太祖仁慈,若太祖当年连你们三族一并抄了。

    大明列位先皇,对你们太好,让你们都忘了太祖当年是如何对付你们,今日朕就真的恢复祖制,士绅免税没了,贪官剥皮实草,当官犯罪籍没田产,让你们也好好尝尝我大明祖制。”

    皇帝陛下明显情绪很不稳定的吼道。

    那些官员全傻眼了,一个个趴在地上哭嚎着,然后那些新军毫不客气的走到他们中间,按倒在地捆绑起来,直接从里面拖出,准备挨个砍头,至于抄家籍没这是大工程,需要一点时间甚至需要武力,毕竟这些家伙没几个本地的。甚至不少人的家还没投降,这样一搞就更不可能投降了,他们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抵抗到底的,反正不抵抗也是弃家荡产。

    总之这是一件大工程,好在杨大帅就喜欢干这个。

    “至于你们!”

    万历转向那些已经在哭了的勋贵。

    皇贵妃赶紧递给他一个小本本,皇帝陛下打开看了看,很显然皇帝陛下也在记着他的小黑账。

    “怀远侯无罪,起来吧!”

    他说道。

    怀远侯常胤绪赶紧谢恩,然后起身战战兢兢的走到一边,他和孙隆一样,也是在最早就报告南京情况,之后拒绝出任弘光的官职,不同的是他身份和孙隆这种死太监不是一个级别,所以高攀龙那些人也没抓他。常遇春的这个后代还是两仪玄览图的制作者之一,这份大明的世界地图是坤舆万国图的高阶版,现代保留下了两份,一份深藏鞑清在沈阳的皇宫,作为最高级机密生怕被汉人看到。

    一份在一个朝鲜大臣家中深藏三百多年,因为是最高级别的传家宝,所以后代居然没人敢看是什么,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才被其n代后人打开。

    一看居然是明朝的世界地图。

    “魏国公!”

    万历喝道。

    魏国公徐弘基哆哆嗦嗦地爬上前。

    “你还是前年嗣爵,朕给你的赏赐也不少,不求你为朕手刃逆党,给朕送几封信总是可以吧?何至于片纸不见?念在你是中山武宁王之后,爵位保留,房产保留,另外献银百万两以赎罪,田产清丈,保留五千亩以祀中山武宁王,其他全部籍没!”

    皇帝喝道。

    “陛下,陛下,臣有铁券……”

    徐弘基哭嚎着。

    “若无铁券朕诛你三族!”

    皇帝怒喝道。

    “呃!”

    魏国公赶紧闭嘴了。

    然后他伤心的趴在那里继续哭着。

    紧接着其他侯伯也依照此例,爵位保留,田产保留,献银赎罪,田产清丈后按照爵位保留不同数量,其他统统籍没,甚至包括南京各卫的指挥使们,虽然皇帝陛下现在拉拢武将,但这些废物们明显不在拉拢范围,与其拉拢他们,还不如榨出他们的银子田产拉拢底层军户。

    没把他们一起砍了,主要还是为了保留最后一丝颜面,而且这些家伙毕竟也没真的抵抗他。

    皇帝陛下现在已经很清醒了。

    这些废物才是真正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甚至都不如那些士绅,后者还有造反的能力,这些废物连造反的能力都没有。

    话说皇帝陛下现在都有点羞耻,自己过去得是多么蠢,才养着这么多既没用又没能力反抗的废物啊,早点把他们抄家了,还不至于有今天,不过他也知道这只能想想,这些废物别的本事的确没有,但是让皇宫起火的本事还有,如果没有杨丰这个恶魔镇压,他真敢这么干恐怕活不了多久。

    这个恶魔……

    不得不承认这个恶魔是真有用。

    在官员勋贵们的一片哭嚎声中,皇帝陛下迅速把他们安排的明明白白。

    然后下旨以怀远侯常胤绪统领南京各卫,以戚金总督大小校场,也就是那些新军,以开原伯杨丰总督应天军务兼领应天府。

    实际上这时候皇帝陛下已经可以试试解决杨丰……

    呃,纯属幻想。

    皇帝陛下很清楚那些新军是谁招来的,他都没想到杨丰心机这么深,居然早就已经在布局了,新军里面居然有这么多内应,很明显戚金不是这支新军的真正控制者,杨丰才是,既然这样就不要做傻事了。如今形势一片大好,真要是冒险失败,那可就连性命都不保,而且没了杨丰这个恶魔,恐怕今天晚上魏国公这些人就能让他失火。

    近千万两银子啊!

    足够让一个皇帝死于火灾了。

    “戚卿,鸡笼山残余逆党交由卿解决,从逆之士卒无罪,可准其投降,至于逆党伪官,就不用准其投降了,直接就地处决!”

    皇帝说道。

    “臣遵旨!”

    戚金赶紧说道。

    实际上退到鸡笼山的义勇队还不少。

    之前在城内的总计一万五千各地义勇队,之前战斗死伤逃散的最多也就五千而已,所以那里还有至少一万,而且弹药充足,因为鸡笼山下就是这些义勇队最大的军火库,也就是南京国子监。各地义勇队都是各地士子带领,甚至连他们的军饷都是这些家伙发,所以他们把国子监后面的一片房屋当做军火库,弹药什么的都存在那里。

    这些家伙明显不知道这样做的危险,虽说弹药不多,但炸平半个国子监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总之接下来的战斗并不容易。

    而且这些人也不是说真就没有外援了,因为清流关还有一万义勇队,更重要的是他们背后,还有整个江南的士绅。

    就冲皇帝陛下这杀的人头滚滚的作风,这场战争还只能说开始。

    甚至就是这南京城内,今晚会不会再出大乱子也还难说,魏国公这些人可不是会老老实实掏出这么多银子的,更何况皇帝陛下还要他们的田产,这无论银子还是田地,可都是值得他们拼命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