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七一章 嘴上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时间:2021-06-01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鼓楼。

    “快开炮,就是这个逆贼,就是他在京城杀戮群臣!”

    上一科榜眼,原本历史上的宣党首领汤宾尹,几乎是浑身颤抖着发出嚎叫。

    此刻的他仿佛又回到那个大雪天,他跪在承天门外冻得浑身僵硬,然后用绝望的目光看着那些开枪的士兵。

    哪怕已经到了南京,他也经常会在噩梦中被这一幕惊醒。

    承天门前遍地的死尸,流淌的鲜血,那鲜红的血和洁白的雪,还有那些垂死中抽搐的身影。

    那都是饱读诗书的进士啊!

    他们受人尊崇,指点江山,教化万民……

    可他们却都在那些暴兵的子弹下,变成堆积的死尸,犹如冬日冻毙街头的卑贱乞丐般,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眼前这个人,他甚至依然记得这个恶魔举着喇叭的那副嘴脸,还有转个身就换个身份的那种无耻。但现在,复仇的时刻到了,这里不是京城,现在他也有枪炮,在这座鼓楼上,无数斑鸠铳和弗朗机指向这个恶魔。

    这是他的士兵。

    “榜眼老爷,大明门失陷了!”

    他头顶的城楼上,宁国义勇队的一名哨长喊道。

    宣州籍的汤宾尹愕然转头,看着远处的大明门方向,那里隐约可以看到原本对外射击的弗朗机已经转向里。

    很显然新军攻破了大明门,正在利用大明门上的弗朗机向承天门进攻。

    但是……

    “别管那边,只要打死这个逆贼,大明的天就晴了,打死杨丰者赏银十万!”

    汤宾尹继续加价。

    反正只要杨丰死了,兑现不兑现是另一回事。

    那些正在开火的义勇队们瞬间眼睛都红了,所有斑鸠铳几乎同时转向正指挥新军进攻的杨丰。

    然后密集的子弹全都射向他。

    躲在沙袋后面的杨丰,以最快速度缩下去,同时用手中盾牌遮挡头顶,然后子弹在盾牌上打出火星飞溅。

    好在距离足够远,这些子弹并不能击穿。

    而在杨丰身后,那些同样缩在这种沙袋后面的新军们,则支起一个个飞礞炮向着鼓楼抛射飞雷,虽然这东西炸不死敌人,但却可以干扰射击,火绳枪射速本来就悲剧,一干扰就更悲剧了。而他们前方更多新军推着轻车向前,为了抵挡斑鸠铳的大威力子弹,这些轻车上甚至挂上了湿棉,还有干脆在盾墙后面,再堆一层小型口袋制作的沙袋。

    这个更有效。

    哪怕只是一道十厘米厚的沙墙,就足以让穿透盾墙的子弹无效。

    而进攻的新军全都缩在一辆辆这样的轻车后面,就像原本历史上的建奴攻城般向着鼓楼靠近,他们中间是一架架长梯。

    但伤亡依旧是必然……

    鼓楼居高临下,本身就有巨大的优势,而且另一边是钟楼,两楼正好可以形成交叉射击,这两座堡垒一个锁断一条大路,两条大路在杨丰脚下会和成他们南下的鼓楼前大街。而且在钟鼓楼的外围,还有包括应天义勇队在内多支义勇队正在阻击,为首的同样也是从京城逃回的,上一科的状元,应天本地人朱之蕃,而且还是南京锦衣卫籍。

    万历上一科录取的三甲,全都是目前抵抗他的核心。

    说到底都经历了承天门事件的他们,都很清楚别无选择,面对一个都能干出河阴之变的逆贼,他们已经没有后路可退。

    这不是多尔衮进南京。

    睿亲王可是礼贤下士的,虽然他屠了扬州,但他对士绅们是尊重的,要不是他非要剃发易服,江南士绅根本就没准备抵抗,都准备好了和北方士绅一样高喊八荒咸歌盛世的。

    但杨丰是什么鬼?

    他在顺天府干了什么,这些南逃的大臣可都很清楚。

    真要是他控制了应天府,那应天府的士绅就全完了,同样宁国这几个临近的府也全完了,超过千亩的直接抄家分田地,这样的暴行谁能忍,江南大地主们家产几千几万亩都是很平常的,而且都喜欢玩农奴制,也就是他们的僮仆,当年无锡邹望僮仆五千。

    那可是连官都不算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地主而已。

    杨丰是怎么对付这个?

    他可是让农奴们直接分走家产!

    这根本没法忍。

    江南士绅真的没有后路可退了。

    不趁着现在本地刁民们还不熟悉杨丰的套路好哄,在这里拼死一搏,等刁民们都知道他会干什么,那时候想搏都没法搏了。

    钟鼓楼的血战继续。

    高薪雇佣的义勇队依靠地形和装备优势,和数量众多的新军,还有后续源源不断赶到的军户们,在这片南京城内军民的分界点展开激烈的攻防战,后面那些南京本地的士绅们,同样也在不断为这里送来增援。因为事发突然,本地军民其实绝大多数不明真相,他们习惯性的服从那些官员和士绅调动,一时间双方竟然在钟鼓楼形成僵持。

    而就在此时。

    皇宫。

    “陛下,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赵南星套着板甲拎着刀,带着大批士兵闯入弘光的寝宫。

    然而……

    “呃,陛下何在?”

    他愤怒的对着几个太监喝道。

    后者全都低着头,站在那里哆哆嗦嗦着。

    他毫不犹豫地挥刀砍翻一个,在后者的惨叫声中,剩下那些宫女太监全都跪下了。

    “赵掌印,小的真不知陛下去哪里了,陛下就说到外面看看,结果就钻进林子里不见了。”

    其中一个哭嚎着。

    “搜!”

    赵南星毫不犹豫地喝道。

    那些跟随他的士兵赶紧开始搜捕弘光。

    “怎么办?”

    紧跟在他后面的大学士,户部尚书周世选低声说道。

    “还能怎么办?找到陛下,去武昌继续,左右咱们不能让南方停下。

    卫阳公,为了除掉这个逆贼,咱们大明终究要有人牺牲,江南诸公坐享两百年富贵,如今这时候他们不牺牲难道让咱们北方人牺牲?咱们北方人为保大明,已经受了两百多年穷,哪次胡虏入关也没少了遭兵灾,换来他们在南方安享太平盛世,如今也该他们了!”

    赵南星冷笑道。

    很显然这才是他这个忠义的真正目的。

    南京已经守不住了,实际上皇城也已经被攻破。

    这个结果是必然的,从新军倒戈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们的失败,但这个失败对北方士绅来说,并不能算是失败,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成功,因为接下来杨丰必然要面对江南各地的抵抗。这抵抗的烈火燃烧起来,没个几年是烧不完的,江南的钱财也是杨丰志在必得的,江南士绅也没有后路可退。

    然后北方士绅就可以在后面继续苟安下去了。

    最好他们一直这样打下去,打个几十年都完全可以,只要杨丰不回去祸害北方士绅,在江南他就是屠城都无所谓。

    “后生可畏啊,老朽真的老了,远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深谋远虑,只是这样就苦了你了!”

    周世选满意地拍着他肩膀说道。

    “晚辈能为桑梓谋福,纵然死亦甘心!”

    赵南星一脸庄严的说道。

    当然,桑梓一样会回报他的,他的家族甚至家人,在北方可是很快乐,光这个义士的名号,就能让他的家族受北方士绅一致尊敬,更别说南方士绅同样也要给这个义士的面子,然后南北贸易上他的家族也会受照顾。

    虽然他已经被他家族开除族籍了。

    这样他家就不用被牵连。

    这些玩法都会。

    嘴上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

    “找到了!”

    外面突然传来喊声,紧接着伴着混乱的脚步声,一身杂草的弘光皇帝被那些士兵架了回来。

    估计之前不知道躲在哪个草丛里。

    “你们放过我吧!”

    弘光皇帝哀求着。

    “陛下何出此言?陛下乃大明天子,我等皆陛下之臣,唯有忠心以报陛下而已,如今南京逆党作乱,新军兵变,形势危急,唯有请陛下移驾西狩,前往武昌再做打算,陛下,请吧!”

    赵南星说道。

    “姓赵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弘光破罐子破摔的嚎叫着。

    “陛下,臣纵然做鬼,也要保护陛下周全!”

    赵南星笑着说道。

    紧接着他一招手,那些他从北方带来的士兵,或者说弘光皇帝的御营士兵们立刻架着皇帝,跟着他走出寝宫,外面大批骑兵已经集结待命,弘光皇帝直接被塞进一辆马车,然后向北直奔玄武门。这时候朝阳门也已经被新军控制,只能向北出玄武门,北安门,再到太平门出城,至于如何去武昌另外再说,反正谁都没空关心他们。

    而周世选没有跟他们一起,北直隶故城籍的周尚书,一直在皇宫里面等着差不多他们出太平门了,这才向西出西安门,然后直奔钟鼓楼。

    他可是卧底。

    他早就已经向万历告密过了。

    所以他用不着跟赵南星西逃,这时候应该去迎接圣驾帮助皇帝安抚民心,而在他出西安门的同时,戚金指挥的新军也攻破承天门,高攀龙指挥的苏州义勇队溃败,同样撤往西安门,赶去与外面的义勇队会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