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六九章 不好啦,皇帝造反啦!

时间:2021-06-01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盐仓大街。

    浩浩荡荡的队伍如洪流般向前。

    队伍最前面是一排轻车,如同移动的城墙般前推,轻车后面是一手盾牌一手长刀的杨大帅……

    百斤大刀没带,凑合着用吧!

    实际上江南战场不适合百斤大刀猪突,毕竟这里冷兵器搏杀不是主流,相反提前登场的斑鸠铳威胁巨大,北方战场上骑兵伤不了他,就那些弓箭也罢长矛也罢都打不动他那套重甲,但在这里就算七毫米锻钢盾,一样也无法真正确保他万无一失。

    近距离依然撑不住!

    这东西的最高击杀记录,是在四百码距离上打死一匹马,也就是说实际威力堪比现代全威力弹。

    可七毫米渗碳锻钢的防弹能力终究比不上现代装甲钢。

    这盾牌还得改造,以后直接上复合盾,用生丝层叠中间再加上锻钢板。

    这样在正常的交战距离上,对付斑鸠铳和小弗朗机就足够,毕竟就算能击穿盾牌也还要再打穿他的软甲,而真要是对上大弗朗机就白搭了,如果是红夷大炮那就什么都别扯了。

    他扛一厘米厚锻钢都没用。

    根本不用击穿,直接一炮连人一起打没,那动能足够让他被自己的盾牌拍死。

    说到底超级猛将的时代已经落幕,在越来越强大的火器面前,霸王再世也终究顶不住一个举着火枪的农夫。

    这是历史的必然。

    所以他周围全是举着火枪的保镖。

    盾车后面无数鸟铳手分列两旁,再向外是首尾相连的偏厢车,偏厢车外面是那些水手,他们拿着冷兵器就像外面巡弋的猎犬,而所有这些保护中的,是两辆并行向前的偏厢车,其中一辆偏厢车上站着一个身穿赭黄袍的男人……

    “大明天子驾幸南都,南都臣民接驾!”

    杨丰吼道。

    在他身后跟随的军号手,立刻吹响了高亢的号声。

    两旁那些吓得躲起来的居民们,纷纷从沿街的楼上,半开的门缝,甚至屋顶上偷窥着……

    没人认识皇帝。

    这座曾经的都城已经太久没看到过皇帝了。

    上回还是正德过来趟。

    不得不说大明的皇帝们,在这一点上就是不如麻哥,这南京好歹也是自己的祖籍,没事多巡幸一下,给老祖宗上上坟,顺便逼着那些豪门贵族贡献些,操作好了走一趟就能捞不少。然后再扮演一下圣明天子,拍几只无关痛痒的苍蝇,让老百姓也感激涕零一下,觉得这天空都晴朗了。

    青天大老爷啊!

    作秀嘛!

    当然,就是容易落水。

    “大明天子驾幸南都,南都臣民接驾!”

    杨丰继续吼道。

    然后两旁还是一片窥视的目光。

    很显然百姓们还在疑虑中,毕竟那边宫里已经有一个了,而京城那个据说已经驾崩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就很让人茫然了,更何况还是这样出现,丝毫不像个皇帝的样子。

    “尔等皆军户,奉成祖皇帝旨留守南都,世代为大明镇守江南,如今大明天子驾幸南都,尔等何故隐匿?孝陵在侧,太祖高皇帝在侧,尔等难道不畏太祖高皇帝之神灵?”

    他继续喝道。

    “万岁爷,是万岁爷!”

    然后一个哭嚎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从旁边的一处草堆里跑出来趴在路上。

    “万岁爷,奴婢苏州织造孙隆叩见万岁爷,万岁爷,您终于来了,奴婢被这些狗东西抓捕,在这里都躲了大半年了!”

    他继续哭嚎着。

    “你这老奴还没死?”

    皇贵妃愕然地看着他。

    “皇贵妃娘娘,奴婢九死一生啊!”

    苏州织造孙隆哭着喊道。

    看得出他的确受了很多苦,身上穿的破破烂烂,头发如乱草,看起来分明就是一个乞丐……

    好吧,他就是个乞丐。

    他的织造衙门被抄了,他本人向北方告密的事情被手下亲信告发,好在他反应快逃跑了,但在逃跑途中遭遇抢劫,身上钱财被搜刮一空,还好他这种人都会拍马屁,最终那些强盗很满意饶了他一命。因为没钱吃饭只好要饭,原本想着到南京找之前一个亲信,结果那个亲信又把他卖了,他虽然反应快再次逃过,但却出不了城门,只好在南京城里就跟老鼠般东躲西藏要饭为生。

    还好这座城市足够大,再者他也不是什么要紧人物,搜捕也不是很认真,总之他就这样在南京挣扎求生。

    可怜孙公公那也是锦衣玉食的……

    他可是守着太监里面最肥的肥差,修个西湖就能随随便便甩出几十万的。

    现在最可怜时候都跟狗抢食了。

    “起来吧,你倒是还算忠心!”

    万历感慨地说道。

    孙公公哭着站起来,手里还习惯性的拿着他的打狗棒。

    然后两辆轻车略微一分,他赶紧走到里面,因为他的亮明身份,附近一些窥视的,也大着胆子露头,甚至还有几个走出门的,这一带全是军户,南京城内和京城一样也是分坊的,而且和京城的坊不同,南京的坊是根据户籍职能分,而城北这些全是军户,就是为了战时能够最快速度集结。

    毕竟南京遭遇的进攻最主要来自北面。

    “朕乃大明天子,尔等岂非朕之臣民,为何还不行礼?

    朕久居深宫,不知道民间疾苦,为奸臣蒙蔽,使得天下军户不免饥寒,此乃朕之罪也,幸得太祖高皇帝以杨卿示警,朕才得以醒悟,此番南下正为重整朝纲,恢复太祖设立军户之本意。

    此前京城及顺天府已整理完成。

    次及南京应天府。

    朕在此明示尔等,其一,南都各卫军户依京城例,每兵赏银二十两,待朕入宫之后即发放。

    其二,南都及应天府境内田土人口,交开原伯杨丰重新清丈登记并重新编制鱼鳞册,所有耕种军田者皆以所种赐之,就近之荒地则任其开垦,新开荒地永不起科。所有佃种诸勋贵及卫所将领之私田者,地租皆降低至三成,有多收者依照太祖旧制,任由军户绑送其进京治罪,沿途拦截者同罪。

    其三,军户有借高利贷者,皆以借据归朕,由朕依照太祖旧制,一本一利代其偿还,再有私下讨要者,以勒索绑送官府,敢强行讨要者,格杀无罪。

    其三……”

    皇帝陛下站在偏厢车上,对着周围那些军户喊道。

    前面的杨丰都惊呆了……

    皇帝陛下这是抢他的生意啊!

    很显然万历也开窍了,反正他是要分田的,与其让他来出面做好事,获得那些军户的拥戴,还不如自己直接就做了,这样军户们会认为是皇帝好,让他来分田的。甚至皇帝还要做的比他更好,连那些军户的高利贷,都代替偿还,反正就是太祖旧制一本一利,应天府十几万军户,又不是全都借高利贷,就算借了的加起来能有百十万两就算多了。

    高利贷这东西本金从来都不可怕。

    可怕的是利滚利滚利滚利……

    一本一利而已。

    皇帝掏的起!

    而这些的效果就真可以说立竿见影了。

    “圣天子临朝,咱们军户有救了!”

    旁边骤然响起一声哭嚎。

    紧接着一个男子从旁边的破门里冲出,一头扑倒在路上……

    “小的留守左卫军户刘安叩见陛下!”

    他喊道。

    然后两旁无数人蜂拥而出,甚至还有女人和小孩,一个个跪伏在地,真心向着他们的皇帝叩拜,这些叩拜的人群瞬间就堵死了前方街道……

    “平身,如今逆党尚未讨平,莫要阻挡大军。”

    万历说道。

    那个刘安第一个站起来,然后他转身看着后面的。

    “兄弟们都起来,赶紧让开道路,青壮们赶紧回去拿兵器,咱们给陛下前驱,扫清那些逆党,女人和小孩也别闲着,赶紧去其他各卫告诉他们,陛下来给咱们好日子了,都赶紧拿起兵器跟着陛下讨逆。”

    他喊道。

    然后那些人混乱的让开道路。

    尤其是那些青壮,紧接着跑回去然后拿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出来,什么锈迹斑斑的破刀,几辈子没用过的铁鞭,还有人套上也不知道多少年没穿过的军服,甚至其中一个居然还拿出面破旗子。不过绝大多数其实就是拎着棍子,还有干脆就是扛着砍柴的斧头,这些军户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操练过了,连戚金募兵都不稀得要他们,但在士气的加成下,倒是都颇有几分气势。

    其实分田地对他们刺激不大,毕竟城内军户多半不是种田的,垦荒更没什么意思,南京周围有个毛的荒地,连长江里面的沙洲上都种田了。

    可是替他们还高利贷这就很刺激了。

    当然,最刺激的是二十两。

    直接发银子啊!

    直接发银子的皇帝不是圣主明君是什么?至于他究竟是不是真皇帝,这个其实真的没人在乎,他就算不是真皇帝,只要今天能发二十两,那今天兄弟们就当他是真皇帝。

    “众将士听令,向皇城进军,将那些逆贼统统砍了!!”

    万历站在偏厢车上,俨然老祖宗附体般,手中拿着根长矛向前一指喝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