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六二章 炮打皇帝

时间:2021-05-29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高攀龙锤毙杨成……

    其实不只杨成。

    紧接着蔡国珍也跳出来怒斥他们的丧心病狂。

    然后高攀龙也毫不犹豫地满足了他的要求……

    的确是满足他的要求。

    他这是做好事。

    这两个老东西明显就是故意的。

    这种都是老奸巨猾的,这是一看情况不好,立刻就想脱身之计。

    不过不是他们自己脱身,而是他们身后的家族脱身,就算不被碎颅,他们一样也会自杀的,这俩一个七十多一个马上七十的,才不会在乎一死,反正无论怎样他们都是难逃一死。但他们这一死,等于以后无论谁赢了,他们的家族都能保住了,万历赢了,他们这是不肯附逆被杀,弘光赢了,他们好歹也是当初劝进之首,难道高攀龙这些后辈们还能对他们家族下手?

    都是一个体系的,做事总得有个底线。

    但他们自杀不利于士气。

    毕竟皇帝还没来,这边首辅和大学士就吓得自杀,会让外面的文臣武将们沮丧的。

    还是碎颅吧!

    碎颅什么的最好了!

    他们的碎颅立刻震慑了其他大臣,然后大家又齐心协力了,对外封锁万历南下的消息,对内重新整顿,准备决一死战。

    至于两位大学士……

    被皇帝陛下留在宫里了,这种非常时期,阁老们在宫里辅佐陛下,什么被人碎颅了,你就那么想全家被人碎颅吗?

    清流关。

    “都是人才啊,我大明真是人才济济啊!”

    杨丰感慨道。

    他手中拿着一份密报,这是南京户部尚书周世选送来的,周尚书被高攀龙等人的丧心病狂举动,吓得立刻幡然醒悟,虽然力有不逮,无法为国锄奸,但也要以自己的方式与逆党划清界限。

    所以他赶紧派出亲信迎着皇帝来告密了。

    旁边万历一脸阴郁。

    以他的头脑当然也迅速明白了这两位老臣的心思……

    同样也明白周世选的心思。

    周尚书家是北直隶的啊,他要想保住家族也应该被碎颅,可是他才六十出头还不是很想死,好在不死也有别的办法,所以就用充当内应来显示忠心吧!都是老奸巨猾,都没有一个是真忠心,无论是取死的,告密的,还是抗拒的,统统其实都是一路货色而已。

    玛的,和这样一群虫豸在一起怎么能治理好国家?

    此刻皇帝陛下心中充满愤怒。

    “陛下,吴惟忠前来待罪!”

    朱文达走过来行礼说道。

    他后面一个老将穿着囚犯,胸前也挂着铁链,跪在那里等待着。

    万历立刻换上一脸微笑,然后走过去给他摘下铁链,然后双手扶起……

    “卿是忠臣,被那些逆贼蒙骗而已,是朕以前不能识卿之忠。”

    他说道。

    “臣罪该万死!”

    吴惟忠感动的眼泪汪汪说道。

    当然,他是不是知道实情已经不重要了,万历还不至于蠢到把一个手握三万精锐的大将推到一边,现在皇帝陛下已经清醒的意识到,拉拢住这些大将才是他未来最重要工作。毕竟南京的敌人已经不可怕,他现在还没过清流关,南京主要的五个总兵就已经有两个反正了。

    剩下也不会有悬念。

    戚金一直和吴惟忠一伙,他作为戚家军的年轻一辈,自然要听这个戚家军老将的。

    汪弘器和邓子龙也是万历提拔起来的。

    虽然万历也没见过他们,但这两人真正做大官的确就是在万历朝,邓子龙还因为犯罪,被万历坚持赦免过,他们俩应该不会有意外了,可以说弘光朝已经到了树倒猢狲散的地步,根本没什么可怕了。

    但真正可怕的是身后那个笑眯眯的家伙啊!

    万历很清楚,自己要用漫长的后半生,和这个家伙继续纠缠,是做汉献帝还是做那一堆被用完就弄死的傀儡,就看自己能不能拉拢住武将了。

    这是保命的。

    “吴将军!”

    杨丰笑眯眯的说道。

    “开原伯!”

    吴惟忠很保持距离的行礼,同时看着他身后的王贵等人。

    然后他也没再多说什么。

    王贵等人也没上前给他们的老将军行礼。

    “陛下,清流关守将乃臣部下陈烎,他还不知陛下到来,臣请入关晓谕,想来无需进攻,他自会开门迎候。”

    他说道。

    他之前驻扎合肥,得到朱文达的报信后,立刻抛下军队带着少数亲兵前来,就是为了将功折罪的。

    “准!”

    万历满意的说道。

    然后他亲自给吴惟忠脱下囚服,后者赶紧继续泪汪汪的,随即走向前方的清流关。

    杨丰举着百斤巨盾在他旁边跟着。

    两人很快沿着山路到达高踞尽头的关城,然后在百米外停下。

    这座关城明显还是新修的。

    清流关虽然是南京在江北的主要门户,但南京毕竟都两百年没经历战火,就连作为前沿的广武卫,都分出一大部分去京城了,可想而知两百年的无用状态会把它毁成什么样子。明末有官员记载,他路过清流关的时候,还得在下面等着一大堆人聚集起来,一边敲锣打鼓放鞭炮什么的,吓唬住周围的野兽,才敢穿过这条山路。

    不过现在重修的清流关,就明显可以称得上铜墙铁壁了。

    不大的关城全都是坚固的青砖,上面的垛口可以看到一个个炮口,就连那些警戒的士兵手中,多数都是鸟铳甚至斑鸠铳。

    “吴将军,请吧!”

    杨丰说道。

    “多谢开原伯为末将那些旧部伸冤,王保如此对待他们,末将也很愤慨。”

    吴惟忠说道。

    “那老将军若在,也会如杨某一般否?”

    杨丰说道。

    吴惟忠瞬间沉默了。

    “末将做不到!”

    他叹了口气说道。

    然后他就那么很是颓废的走向前方,一直走到关城下,上面放下吊篮,他紧接着走进去被提上关城。

    杨丰站在那里悠然的欣赏着四周。

    这时候已经开春,至少南方已经有了几分春天的样子,两旁砍伐树木清理出的射界范围内,是一片开始返青的新绿,古老的石板路向下延伸,而在射界之外松林间,皇帝陛下端坐交椅,身穿金甲,头顶还打着黄罗伞盖,两旁大批士兵护卫,同样全身铠甲的朱文达站立。

    这一幕让他有些恍惚感觉不真实,就像在某个古装片拍摄现场……

    “轰!”

    蓦然间一声巨响。

    他本能的往下一缩,下一刻密集的枪声响起,子弹不断撞在盾牌上。

    支起的巨盾在暴击中不断晃动,仿佛怒涛中的小船,但依靠着他的力量和下面支起的撑子,依旧顽强的抵御着攻击,而他在后面通过狭小的观察孔,用惊愕的目光看着前方已经变成火山的关城。在那里无数枪炮喷射火焰,与此同时一种异样的炮弹呼啸声在他头顶掠过,他随着呼啸声转过头,就看见一个东西拖着淡淡的烟迹在万历不远处落下。

    然后在树木间弹起,瞬间化作爆炸的火光……

    “毒火飞炮!”

    朱文达惊恐的大吼一声。

    然后他以最快速度把万历扑倒在地。

    几乎同时更多这个东西坠落,然后在他们周围不断弹起,又不断化作爆炸的火光,爆炸的硝烟中,被炸断的树枝坠落。

    下一刻一身血的吴惟忠出现在关城上……

    “快撤,快撤,安希范在关内,他们有伏兵!”

    他吼叫着。

    紧接着后面更多士兵出现,其中还有一个青袍的身影,后者不断催促那些士兵上前围攻,他们一个个举刀砍向吴惟忠,吴惟忠挥刀格挡攻击,然后迅速退到女墙边,毫不犹豫地翻过女墙直接从九米高的城墙跳下,摔在地上躺在那里生死不明……

    杨丰顾不上管他死活,举着盾牌低头撤退。

    前面城墙上枪炮继续向着他攒射,子弹不时打着盾牌上,但却被坚固的锻钢挡住,甚至就连一枚明显是弗朗机的炮弹都没打穿。

    这钢板足有七毫米厚,而且表面渗碳,是他的最重型护盾。

    而那些落空的炮弹和子弹在他周围打出碎石和泥土飞溅。

    头顶毒火飞炮的呼啸依然不断掠过,然后在万历周围炸开,虽然其实只有部分炸开,而且威力也就是个大号礼花,但却很有视觉冲击力,尤其是那里面明显装毒药的。

    皇帝陛下已经完全被硝烟和毒雾淹没。

    杨丰就那么在枪林弹雨中,举着盾牌一直退到皇帝身旁,然后赶紧把拉起来,连同朱文达一起,三个人缩在盾牌后面继续撤退。

    皇帝陛下满脸是土,还有血,应该是被崩伤了。

    毒火飞炮是大碗口铳发射的开花弹,前面用引信的,但里面就不到一斤装药而已,论威力是很难炸死人,就是吓人而已,虽然里面还装毒药,但这个时代的毒药也没那么狠。万历当时距离关城三百米,还有周围树木和士兵保护,使用直瞄的枪炮的确很难击中,但这种开花弹就不一样了,完全可以用爆炸的威力轰死他,轰不死也用毒雾毒死他……

    “逆贼,这些逆贼,朕要诛他们九族!”

    皇帝陛下在杨丰背后愤怒的咆哮着。

    然后紧接着发出一连串剧烈咳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