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六一章 碎颅锤

时间:2021-05-29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第二天,御驾亲征的大军南下。

    不过因为时间仓促,朱文达只是调集了就近的一万守军,再加上杨丰负责统帅的那些闻香教徒,实际上这支大军总共一万五千。

    这就足够。

    这可是亮明身份的御驾亲征。

    谁敢抵抗就是谋反,无论以什么样的理由,抵抗皇帝御驾亲征的都是反贼。

    暗戳戳下手弄死皇帝可以,但公开以武力阻挡皇帝,那就只能是反贼,而且还是无论怎么洗都洗不白的,这种事情对于那些读圣贤书的官员来说,属于天然就得避免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刚到凤阳县界,定远知县就已经在迎候,甚至还无师自通的挂着铁链,就跟山东那些官员一样,不过皇帝陛下是宽仁大度的,所以亲自给他拿下铁链,于是大家就齐声高喊圣主明君了。但万历不知道的是,就在自己给定远知县亲手拿下铁链的时候,这个家伙发出的加急奏折,也经过接力传递之后,送到了南京的内阁首辅杨成手中。

    然后当万历在定远知县的迎接下,前往定远县城接受臣民朝拜时候,目前南京朝廷一帮重臣们也齐聚武英殿……

    “陛下何在?”

    首辅杨成看着赵南星。

    后者目前身份是弘光的司礼监掌印……

    当然,赵南星没有自切,因为南都之前的太监老大是邢隆,被群殴打死,剩下几个大太监都民愤极大,多数被抄家抓起来,剩下些小太监肯定不行,但这个朝廷的制度不能变,司礼监和内阁的这个体制必须维持,所以就由文官们暂时代替太监。

    反正弘光又没几个妃嫔。

    而且皇宫里面宫殿这么多,人也没几个,随便找个地方当司礼监值房就行,也用不着太避讳。

    实际上他们就是把弘光当傀儡,后者根本没有权力批阅奏折。

    有什么奏折先交以赵南星为首的司礼监,后者把奏折给阁老,然后他带着一起南逃的孙慎行,叶向高几个在司礼监做最后定夺。

    至于都察院是高攀龙。

    原本南京都察院就缺右都御史,实际上是杨成掌都察院事,高攀龙被任命为右副都御史,实际上主持都察院事务。

    而顾宪成以吏部左侍郎盯着大学士兼吏部尚书蔡国珍。

    他弟弟顾允成以兵科都给事中在六科,作为六科的核心进一步监督朝廷。

    一起南下的保定巡抚李盛春被派往老家湖广,总督湖广江西军务,实际上控制上游的防御,

    总之大家还尊重原本的老家伙们,但这些少壮派瓜分各处要职,实际上真正控制了政务,至于皇帝陛下……

    “陛下头疼,就不用让陛下费心了。”

    赵南星说道。

    杨成默默的点了点头。

    反正来不来都一样,来了大家还尴尬。

    他们就这样把弘光皇帝排除在了关乎他生死的会议之外。

    “事到如今,那些废话也都别说了,你们也别再说什么神庙已经驾崩之类的话了。”

    蔡国珍说道。

    好吧,在这不到一年里,他们都已经给万历把庙号商议出来了,所以大明神宗皇帝连牌位都摆在了太庙,也不知道万历过来,在太庙看到自己的牌位是个什么样心情。

    赵南星等人沉默不语。

    万历的突然袭击,的确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万历是按照正常情况,在杨丰的那三万骑兵保护下御驾亲征到达,那他们可以说万历是假的,是替身,毕竟大家不用直接和他照面,就算是直接照面也可以继续说他是假的。甚至就算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也可以说他是被杨丰挟持的,至于之前说他死了的问题,这个把孙慎行两人献祭就行。

    可现在完全无法还击。

    说他假的?

    万历都已经在凤阳露面,凤阳的朱文达,守备太监,中都留守这些官员,全都已经认了他是真的。

    总不能说这些人全是被胁迫的吧?

    杨丰就一个人啊!

    又不是带着三万骑兵当帮凶。

    同样也无法说万历是被胁迫的,现在杨丰根本不可能胁迫他。

    这种鬼话也没人信,说到底南方绝大多数跟着他们的官员,尤其是那些带兵的将领,都是相信万历被杨丰弑了,所以才跟着弘光,像邓子龙这些老将本来就是万历提拔起来的,他们还是忠于万历的,所以朱文达毫无反抗立刻反正。现在朱文达带着五万大军在凤阳,杨丰自己带着几十个人护着万历过去,还说他是被杨丰胁迫的。

    你们是侮辱群众智商吗?

    说到底弑君谋逆这种事情天然就是不正确的,任何儒家体系的官员,都本能的要避免沾上。

    绝对不能沾这个罪名。

    那是无论什么结果,最后都是要遗臭万年的。

    可以对皇帝暗戳戳下毒,给他放火,哄傻子上,总之这些都可以,但如果和皇帝面对面,哪怕手中拿着一支火枪对着皇帝胸口,也不能扣下这个扳机,那是会遗臭万年的。

    儒生就怕这个。

    别说万历还算不上暴君,就是真的暴君也不行。

    君就是君,臣就是臣,这是儒家道德体系的基础,大家都是文化人,弑君也都有个新的理论基础。

    “诸位,我等此番究竟是为了什么?”

    高攀龙说道。

    “老朽是被你们逼的,老朽如何知道你们为了什么?”

    杨成说道。

    “震厓公,您真是被我们逼的?我们不过是一群乡宦,士子,如何能逼迫您这位手握兵权的重臣?若不是您心中原本就想,只是没有胆量带头,我等就算再逼迫又能有何用?

    被我们逼的?

    您是为了你杨家那几十万亩良田,为了那几千人的纱厂,为了那遍及天下的商号,您就别诬陷我们了,不是为了这些,您当时直接一句话调动兵马镇压,几千士子又如何逼迫您?”

    顾宪成说道。

    杨成冷笑一声,但却没有回答。

    “我等此番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这些?杨丰在顺天府做了什么,诸位也都清楚,超过千亩的统统被抄家,田产分给佃户,金银入了内库,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他可是喊出了,他此番南下目的依然如此,那么诸位算算,自己都有多少田产?

    都不要把罪责推卸给我等。

    诸位都是手握重权,我等几个书生能逼迫你们?

    但既然我等已经做了,那就得做到底,皇帝又如何,君无道,共逐之!

    我等都是大明忠臣,但社稷为重君为轻,既然君已无道,既然皇帝都与那逆贼同流合污,我等为何不能逐之?陛下难道不是先帝之子?当年于少保于社稷危难之际,立代宗皇帝以救社稷,如今杨丰之恶甚于胡虏,胡虏来了都不会分咱们的田。

    那我等为何不能立陛下以救社稷、

    如今那昏君与逆贼联手而来,所目的无非洗劫江南财富,我等难道拱手相授?

    杨丰口口声声要恢复太祖旧制,那太祖旧制是什么,诸位都清楚吧?

    诸位难道以后想被抄家,田产籍没,想世世代代交赋税,想被那些刁民绑送进京,想贪墨点银子就剥皮实草?

    剥皮实草啊!

    这里按照太祖规矩,可有一个不用剥皮实草的?”

    高攀龙说道。

    那些官员们一片沉默。

    的确,那种鬼日子他们是一天都不想过啊!

    当官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谋利,田产不用交税,做生意不用交税,想怎么贪墨就可以怎么贪墨,想收百分之八十火耗就可以收,那才是盛世,太祖高皇帝那种黑暗时代,简直就是想想都不寒而栗。

    太可怕了!

    刁民们居然可以绑送官老爷。

    贪个百十两银子就得剥皮实草。

    身为高人一等的士绅,居然还得和泥腿子一样交税。

    这还有没有天理啦!

    可是……

    “那又如何,老朽终不能以古稀之年,与尔等为贼,老朽世宗嘉靖三十五年进士,如今已历经三帝,皆以忠谨自守受知于帝,如今将死之年,难道还要与尔等一同做弑君贼?陛下既然还活着,既然已经来了,那潞王唯有退位待罪,老朽与南都诸位,皆囚服北上以迎陛下!”

    杨成说道。

    “震厓公,你老糊涂了!”

    高攀龙走到他面前厉声喝道。

    “老朽还没糊涂,你们再闹下去才真是昏了头!”

    杨成喝道。

    说完他就要往外走。

    高攀龙脸色一变,突然间袖子里甩出一个小锤,毫不犹豫地照着杨成脑袋就是一锤,两斤多重的八棱六瓣紫金锤,瞬间就给杨首辅开了瓢。

    后者惨叫一声栽倒。

    他捂着明显都塌陷了的脑袋,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紧接着就咽气了。

    “欲迎那昏君者,与此老贼一般!”

    高攀龙拎着带血的锤头,正义凛然的喝道。

    “诸位,那昏君与逆贼若到南都,我等田地财产无一可保,到时候大狱一起江南腥风血雨,此时唯有横下一条心,就与那昏君逆贼血战到底,如今杨丰大军还在山东,至少一个月内都到不了,我等还有二十万大军,难道就此束手等死?”

    顾宪成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