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四八章 投降,也要争第一

时间:2021-05-19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辽东就这样被甩出去了。

    至于如何整合内部,那个是李如松的事,杨丰是没必要操心了……

    也没什么难度,他们李家本来就是这个集团的老大,剩下祖家这些次一级的也都是听他们的,再加上李如松现在有银子,一手尚方宝剑一手银子,想完成内部整合很简单。

    就是辽东的文官们要倒霉了。

    接下来肯定就是辽东利益的重新分配。

    李如松还不至于傻到动那些将门,所以原本掌握大权的文官们,会成为这场重新分配的牺牲品,还有那些已经文人化的将门,这样的将门数量也不少,辽东旧家族大多文人化,比如复州刘家这样的。这也是李家做大的重要原因,辽东旧的世家绝大多数都往科举上挤,反而李家这样纯粹的武将做大,尤其是李成梁还有那么多儿子。

    不要小看这个。

    古代家族就是拼儿子数量的。

    东李西麻,李家就是儿子多,麻家儿子侄子也多。

    而野猪皮又得去给他的老主人跪下磕头了,因为目前来讲辽东最怀璧其罪的就是他,他的人参是目前辽东最重要的商品。

    谁不喜欢呢?

    虽然他的贸易多数都与李家合作,但终究不是真正李家的,过去因为李家就是个地方豪强,可以和他合作,可现在李如松是要做王的男人,那就很难说会不会继续容忍他了。他是什么心思,别人不知道,难道李成梁还不知道?别说是李成梁了,顾养谦都知道,顾总督早就提醒过朝廷,野猪皮是个祸害,只不过那时候李家需要这个祸害。

    但现在李家心态不同了。

    李如松还会容忍这样一个祸害继续在身边吗?

    卧榻之畔啊!

    还有朝鲜国王要哭了,他就不喜欢李如松,他就喜欢秋毫无犯的戚家军,可现在他要想保住自己的国家,就只能去跪着求李如松了,不过李如松现在肯定没兴趣管他,除非他能给李如松足够的动力。但这时候的朝鲜,真拿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他们返回汉城时候,原本十几万人口的汉城,总共还剩下三万八千九百三十一个活人。

    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女人。

    所以他也就能用女人来收买李如松,这样的话可以鼓励一下,能挽救那些可怜的朝鲜女人,也算是功德无量。

    唉,开原伯总是如此仁慈。

    总之……

    养蛊去吧!

    只要整合好了内地,辽东完全不值一提。

    就算倭国灭了朝鲜又能怎样,猴子的下一关是野猪皮,李如松肯定推着野猪皮和猴子打,而且野猪皮同样也会对朝鲜的地盘感兴趣,等到他和倭军真正大规模交战,发现后者实力不过如此后,他肯定会反推回去的。和寒冷的辽东山林相比,朝鲜已经是好地方了,既然倭国能抢,他为什么不能抢,然后他和猴子在朝鲜展开争夺。

    最后无论什么结果,都是被杨丰踩死的货。

    至于朝鲜……

    大明会给他们报仇的。

    春暖花开的季节很快到来,整个顺天府转入春播。

    因为多了两万头牛,再加上很多佃户和军户真正分了田地,春雨滋润的大地上,到处都是满怀希望播撒种子的人们,而且运河解冻后商船也开始到来,尤其是天津沿海解冻,渔业盐业全都恢复,拖网捕捞是必须得上了,排桨蜈蚣船加上大型拖网轻松扫荡海河口的渔场。

    至少天津不用担心缺吃的了,涨潮的海河会将一船船海鱼轻松送到天津。

    这时候倭国就已经使用拖网捕捞,欧洲北海渔场甚至已经开始出现生态破坏性的拖网捕捞。

    剩下只是初级的加工而已。

    但无论如何,渔业都是杨丰未来重要的发展目标,甚至他还在组织那些纤夫疏浚运河,建造大量小型高速排桨船……

    从大沽口往京城运输海鱼。

    这趟水路四百里,只要两天内能运到,那么京城就能吃上鲜鱼。

    无非就是价格高而已。

    一艘排桨船几十个人轮番划桨,运输几千斤迅速处理过的海鱼,真要是拼命划船,四十八小时内绝对能到,遇上顺风二十四小时都行。

    甚至冰鲜都没问题,大沽口有大量海冰,沿海渔民因为没有淡水都习惯在海边储冰,然后喝融化的海冰,虽然也不是真正淡水,但对于大沽口的那些渔民来说,这就是能喝的淡水,这些海冰就能提供冰鲜,冬季里杨丰特意让天津的纤夫们去储备了大量海冰。

    而就在这个春天里,潞王也在济宁登船开始南下,他刚一离开,衍圣公就入朝请罪了……

    “陛下,罪臣罪该万死啊!”

    衍圣公哭着趴在万历脚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嚎着。

    万历无语的看着他。

    衍圣公和当初被绑去起兵举义一样,也是被绑着来京城的,只不过对外说是衍圣公自缚进京,来看看陛下是不是真被逆贼弑了而已。

    不得不说衍圣公总是如此深明大义。

    要知道万一陛下真被弑了,或者没有被弑了而对他起兵一事震怒,他是要掉脑袋的,但为了能够给山东那些忠臣义士们,确认陛下的生死,他也就义无返顾的不顾自己安危前来,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简直不愧圣人之后,足以让天下人敬仰。

    简直太伟大了。

    后面山东士绅无不赞颂衍圣公。

    至于他见陛下的结果……

    “陛下,罪臣真是鬼迷了心窍,居然听信了那些奸贼,以为陛下真的被那逆贼……”

    衍圣公正说着,突然间本能的一哆嗦。

    然后他转头用谄媚的笑容看着杨丰,后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被开原伯弑杀,故此一时间也没多想,就立刻起兵欲前来救陛下,如今才知道是罪臣糊涂,罪臣错把开原伯这样的忠良当逆贼,如今铸成大错,罪臣唯有俯首阙下,以待陛下赐罪。”

    他继续对着万历哭嚎。

    旁边阁老们一个个捂着胸口,明显有点被他的无耻刺激了。

    “衍圣公似乎在逆党行刺陛下前,就已经起兵靖难了吧?”

    杨丰阴森森的说道。

    衍圣公赶紧转头。

    “回开原伯,那都是山东巡抚张允济主谋,他家是顺天府固安县的,因为和冯盛明等人合谋引寇,被开原伯抓了,他怀恨在心,就与兖西兵备道李日茂合谋唆使德王谋反。老朽是被他们抓去的,老朽抵死不从,路上还想跳崖自杀,您看我这头上,就是那时候留下的伤疤!”

    衍圣公赶紧摘下方巾,露出脑门上的疤痕。

    然后他又哭了。

    “都怪老朽性子软弱,被他们抓到济南后,被他们关起来逼着出面,没有继续以死抗争。”

    他擦着眼泪说道。

    “你说被他们逼的就是了?”

    杨丰怒喝一声。

    紧接着他向万历行礼。

    “陛下,臣觉得衍圣公所言多有不实,最好先交锦衣卫严加审问,断不能让他如此轻易蒙混过去,衍圣公带头起兵靖难,此事早已天下皆知,不能因为他的一面之词就相信的。”

    他说道。

    衍圣公傻眼了,他用哀求的目光看着阁老们。

    “陛下,老臣觉得……”

    赵阁老沉吟一下。

    衍圣公可怜巴巴的期待着。

    “还是审一审吧,毕竟谋逆事大,不过衍圣公身份尊崇,审问时候尽量不要用刑,就算是非得用刑,也尽量不要用太重的。”

    赵阁老说道。

    衍圣公用哀怨的目光看着他。

    “既然如此,就交锦衣卫吧,速速审问清楚。

    另外下旨晓谕山东军民,此前种种皆因误会,再加上部分奸人煽诱,遂使君臣阻隔,如今一切真相大白,再执迷不悟即为谋反。今以总督山东军务邢玠,护送英国公宣慰山东,解兵安民,除张允济,李日茂等一干逆首,其他但解兵者皆赦免,原山东官员戴罪以白身领职以待处置。

    德,鲁,衡三王禁足府中以待处置。

    山东应解京钱粮速速解京!”

    万历说道。

    杨丰有些意外的看着皇帝陛下,很显然皇帝陛下有点自作主张啊!

    皇帝陛下没有看他,只是继续摆着帝王威严,不过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皇帝陛下其实也有点轻微的颤抖。

    “走吧,衍圣公,咱们去诏狱喝茶,那里可好了,我最近又新做了些好东西,您去给鉴赏一下?”

    杨丰走过去拎着衍圣公的脖子说道。

    然后他就那么拎着衍圣公,半拖半走的向外走去,可怜的衍圣公还不时向后伸着手,仿佛在做最后分别一样,不过后面并没人在乎他,皇帝陛下正努力控制着颤抖的双腿,尽量摆着帝王威严,至于阁老们在互相看着,一个个脸上带着深沉。

    山东官员士绅投降的太干脆了。

    哪怕皇帝开始御驾亲征,到了他们再投降也还能说有点节操,可前脚送走潞王后脚就投降,这种操作简直是太……

    太狡猾了!

    这摆明了就是怕杨丰误会,干脆敞开大路告诉他,这运河随便他走,后面就是粮食缺乏也没问题,山东这边税粮也交上。

    这些无耻之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