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四三章 我不是狗,我是人!

时间:2021-05-16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第二天。

    东厂。

    “还不招?”

    杨丰有些意外地看着孙暹。

    “回开原伯,这贼骨头还颇硬,小的们各种手段都用上了,他就是咬着牙不肯招,只是口口声声说是什么上西天,小的都想真让他上西天了。”

    孙暹说道。

    他身后紧接着传出惨叫声,很显然依旧在拷打那个叫张忠的刺客。

    “别再打了,万一打死就不好了,疼痛这种事情久了就麻木了,能撑住你们第一轮拷打的,多数也就能撑住下一轮,以后得好好培训一下你们,用刑也得将技术,不过话说这种有信仰的就是麻烦。”

    杨丰说道。

    说完他向后一招手。

    紧接着后面红巾军把一个人拖过来……

    “赶紧吧,王教主,进去告诉这个你的信徒,让他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别给张忠用刑了,让王教主亲自劝他,要是他还不招那就给王教主用刑,让他看看他信的这个神仙是什么德性,王教主,拿出你哄信徒的手段来,要是他不招可就换你受刑了。”

    杨丰笑着说道。

    后面王教主欲哭无泪的看着他,然后战战兢兢走上前。

    “开原伯,您饶了小的吧!”

    王教主突然转头哀嚎着。

    “赶紧进去吧!”

    杨丰一脚把他踹了进去。

    里面几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立刻拎起王教主,然后直接就是毫无道理的狠狠一鞭子,可怜的王教主惨叫一声……

    “开原伯,小的觉得他未必就是真信了王森,王森这厮是什么东西,小的也有所耳闻,他就是个骗钱的神棍,民间做这个的多了,就是跟着他那些也多数不是真信,就是凑起来哄更多愚夫愚妇而已,再就是给那些富贵人家放贷,做些脏活,打探消息,永年伯跟他结交就是冲他孝敬的多而已。

    这样的人信不出什么死士。

    他应该是故意用这个来哄咱们,让咱们以为他就是真信,不会往别的处怀疑。”

    孙暹说道。

    “这就难说了,这年头傻子太多,骗子经常不够用啊!”

    杨丰说道。

    孙督公很显然不知道,这个骗子在后来造成多么大的破坏,更不知道他的那套鬼东西影响多久,有时候真的就是傻子太多,骗子都不够用啊!

    “开原伯,王森有事禀报。”

    一个锦衣卫突然出来说道。

    紧接着一脸血的王教主又被拖了出来……

    “开原伯,他信的不是小的那些,他信的是小的那逆子的。”

    王教主哆哆嗦嗦地说道。

    “你儿子和你有何区别?”

    孙暹愕然道。

    “小的就是哄些钱财而已,小的二儿子一直跟着小的,这些年有钱了,也开始不知天高地厚了,他把小的那些胡编乱造了一通,改成哄着信徒建立什么地上极乐世界。还说他是弥勒转世,是应劫的,就是要带着信徒们建立地上极乐世界的,把死了说成上西天,故此都不怎么怕死。

    开原伯,小的真就是想骗些钱过好日子,他才是真想造反的。”

    王教主趴在地方说道。

    “你那二儿子叫什么,在何处?”

    杨丰喝道。

    “王好贤,之前在山东传教,小的还有个弟子叫徐鸿儒在山东巨野。”

    “你还有哪些弟子与他一伙。”

    “景州还有一个于弘志,是个练武的,他们三个都是一般心思,小的也管不了,他们也知道小的就是骗人的,只不过逼着小的继续骗下去,他们用小的这套聚揽手下做大事,这个张忠就是他们弄进宫探听消息的。”

    “那为何变成刺杀陛下?”

    “小的也不知啊!”

    “进去问,问不出就让你尝尝这个!”

    杨丰拎着烧红的烙铁说道。

    王教主一哆嗦,赶紧爬着回去了。

    “徐鸿儒,小的似乎在哪里看过这个名字。”

    孙暹说道。

    杨丰疑惑地看着他。

    “督公,山东靖难军一个总兵叫徐鸿儒,上次万岁爷要山东靖难军消息时候您让小的派人探查,之后您汇总上奏万岁爷的,那些总兵里面有这个人,是兖西的靖难军总兵。”

    旁边一个锦衣卫军官小心翼翼地说道。

    “呃?”

    杨丰愕然看着孙暹。

    “开,开原伯,您别误会,万岁爷就是想看看山东逆党情形,小的才让他们出去探查的,这个徐鸿儒的确是山东逆党的一个总兵,山东逆党任命了十几个总兵,都是地方上团练,这个徐鸿儒的确是兖西逆党总兵。”

    孙暹赶紧说道。

    当然,万历只是想知道自己有多少忠臣义士而已,然后在皇宫里面幻想一下靖难大军救他于危难之中而已。

    山东靖难军其实就是各地团练拼凑的。

    山东之前无非就是卫所兵,那里不是九边,没有募兵,登莱倒是有一个备倭的副总兵,但部下都是水师,给辽东海运的,实际上隶属辽东,山东其他地方隶属山东都指挥使司。但打仗肯定不能指望那些卫所军户,所以实际就是各地兵备道招募类似九边的募兵,兖西兵备道就是曹州一带包括巨野,而这种情况下,王好贤和徐鸿儒的闻香教集团,无疑是兖西最具活力的团体。

    他爹又是被杨丰迫害的,无疑很容易获得兖西兵备道信任。

    他们控制了兖西靖难军。

    “看来给张忠下令的人是找到了,但给张忠送刀的人还没找到啊!”

    杨丰冷笑道。

    给张忠送刀的人……

    给张忠送刀的人正在逃跑。

    朝阳门。

    翰林院庶吉士刘一璟一身道袍,头顶道冠,正挤在出城的人群中,而在他身旁依然跟着他的那个家奴,只不过后者已经是道童打扮,而在他周围是十几个壮汉,脖子上也系着红巾,挑着一个个担子,警惕的看着前方守门士兵。

    “度牒!”

    守门红巾军伸出手说道。

    刘翰林赶紧拿出度牒……

    道士也有度牒,这个同样必须有朝廷发证的。

    “这么新?”

    后者疑惑地看着实际上昨晚才拿到的度牒。

    这东西是礼部发的。

    礼部尚书就是江西丰城人范谦,刘翰林也是江西世代簪缨之家,和范尚书也是世交,想开出这个东西可以说轻而易举。

    “贫道进京就是为求度牒。”

    刘翰林赶紧说道。

    那红巾军和旁边一个同伴看着这份度牒……

    “呦,这不是好狗吗?怎么换上道童衣服了,不做好狗改做道童了?”

    一个调笑的声音突然响起。

    他身旁家奴涨红了脸,抬起头看着上次踢他的红巾军……

    “我不是狗,我是人!”

    家奴愤怒的吼道。

    “还不承认,你主人呢?再跪着给兄弟们看看!”

    那人说道。

    刘翰林的脸一下子白了。

    他赶紧低下头……

    “我不是狗,我是人,少爷,少爷,你给他们说,小的不是狗。”

    家奴拉着刘翰林说道。

    刘翰林欲哭无泪地抬起头。

    “拿下!”

    他对面的红巾军瞬间醒悟,毫不犹豫地喝道。

    就在同时刘翰林猛然后退……

    “于义士救我!”

    他抓着一个挑担子的尖叫着。

    后者的脸色瞬间就绿了,紧接着一脸恨意的抬脚踹开他,同时将担子猛然砸向红巾军。

    “兄弟们,杀出去!”

    他吼道。

    对面的红巾军猝不及防,一下子被他的扁担打倒,旁边红巾军立刻拔刀,但这人扁担使的极好,一下子戳在他胸口,那红巾军倒下,而就在同时,跟着的那些挑夫们也纷纷甩出担子,抡着扁担向城门处狂砸逃跑,刘翰林在地上来不及爬起来,直接尖叫着抱住那人的腿,要那人带着他。

    “你放手!”

    后者气急败坏的吼着。

    这人身手极好。

    哪怕这样也依然抡开扁担,接连打翻试图冲向自己的红巾军,后面同伴迅速上前,但周围进出城门的多数都是红巾军,虽然不是守门的,但也依然迅速冲上来阻挡。

    混战中刘翰林依然死活不放手,就在地上死死抱着那人的腿。

    就在这时候,头顶城墙上大批守城的红巾军出现,紧接着利箭落下,正在挥舞扁担向外冲的挑夫纷纷倒下,那人气的要抓刘翰林当盾牌,不过刘翰林这时候倒是松开手了,抱头滚向一旁。那人身上立刻中箭,好在这个季节还穿棉衣,多少也阻挡了一下箭,他悍勇的吼叫着,依然挥舞扁担冲向城门,但就在他即将踏进城门的瞬间,之前那个笑话家奴的红巾军猛然撞在他身上。

    两人立刻倒下。

    这人在地上一拳打翻那红巾军。

    但正好城门内几个系着红巾的青壮走进来,其中一个毫不犹豫地一拳。

    他抬手挡开。

    但紧接着对面十几个红巾军一拥而上,狭窄的城门内他无处可跑,哪怕挥舞双拳勇猛向前,也依旧被对方淹没,十几个红巾军迅速把他按倒在地上,他挣扎吼叫着,但这种情况下一身好武艺也没用了,紧接着里面红巾军过来,一把刀压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不是景州那个棒槌会的土豪于弘志吗?”

    一个进城的红巾军掀起他的脸他说道。

    闻香教三大巨头之一的于弘志,尽管号称武林高手,现在也只能愤怒的朝他徒劳的咆哮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