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四二章 真爱啊!

时间:2021-05-16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邹义很快被找来。

    就是那个让杨丰救皇后的大太监,他是坤宁宫管事太监,他吓得趴在地上哆哆嗦嗦地介绍了这个小太监的来历……

    还真是走国丈的门路拜在他门下的。

    蓟州人,自己在外面净了身的,去年走国丈门路入宫,因此颇得他提拔,这样的情况在太监里面很普遍,实际上明朝太监绝大多数都是自己解决,然后还得走门路进宫。甚至还有走不到门路,以至于滞留宫外常年不能入宫的,所以明朝的太监真就是一份热门职业,最夸张的就是弘治年间数百这样的后备太监聚集起来敲登闻鼓要求进宫伺候皇帝。

    南苑的净军就是收容他们的,那些自己解决了进不了宫的,都扔到南苑去给皇宫种菜。

    原因其实很简单。

    就是明朝的净身只不过是蛋蛋而已,甚至不一定是割,还有绳系法以及小时候捏坏法。

    全割也有。

    但那是过去开疆拓土时候抓了战俘这么蛮干,所以经常割死一大堆。

    现在早就没有了,都是当热门职业的,死亡率很低,是京畿很多穷人的热门选择。

    真要是生割,就那死亡率谁会那么傻,就是跑去当土匪也比挨那一刀强,但这种方法就无所谓了,尤其是九千岁这样的,反正女儿都有了,欠债走投无路之下进宫躲债而已。真正全割是咱大清,原因其实主要是因为太监和宫女延续明朝时候的对食习惯,而咱大清宫女可都是旗人,一开始技术条件不到,所以是定期检查能不能用,后来技术条件达到一律全割。

    除了咱大清,古代都和明朝差不多,所以才有童太师这种做太监做到长胡子这么嚣张的。

    他应该就是小时候没完全捏坏,长大了也没人敢检查他的。

    所以明朝太监强抢民女,逛教坊司都是常事,甚至还有军官献妻伺候太监的,最夸张记录还有玩小厮卡在里面的。

    这个小太监就是今晚坤宁宫当值的,这样也可以确定是他放火,至于他知道皇帝在养心殿,是当值时候听皇后和皇长女说的,但他也没法进养心殿去放火,宫里这些小太监都有腰牌,在哪里做事就是在哪里,也不是能随便乱窜的。

    尤其是夜晚。

    尤其是皇帝住在养心殿时候。

    守门的是不可能让他一个坤宁宫当值的溜进去。

    所以他在坤宁宫点火,趁着起火混乱人心惶惶,甚至那些宫女太监都已经开始偷东西逃跑,连守门的都快跑光了的时候,谎称是田义派来的,把皇帝哄着到偏僻地方下手。他本身有些武艺,也就是说他入宫时候就是有目的的,虽然不是为了弑君,但绝对不是单纯为了谋生,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外面的各方势力送几个死士级别的进宫充当间谍也是惯例。

    甚至还有官宦人家,送自己家子弟进宫的,比如刘若愚这种家里还是指挥使的。

    皇宫本来就是充满各路密探。

    这只是其中一个而已,不同之处只是他背后的人决定让他做把大的。

    不过他的刀很显然不是自己带进来,这些小火者并不是随便就能出宫的,就算出宫回来也得搜身,他想把刀带进皇宫的可能性很小,而且也很冒险。

    所以外面还得有人给他送刀,这个可不是容易做到的。

    这是宫城里面,和皇城里面不是一个概念,尤其还是后宫,就更是困难了。

    所以这把刀的水更深。

    “快去查!”

    孙暹欲哭无泪的说道。

    宫里出了这样的事,他这个提督东厂可是第一责任人啊!

    “传我的命令,明日京城各门封闭,任何人不得出城。”

    杨丰对魏忠贤说道。

    幕后指使的人肯定要在最短时间离开京城。

    “开原伯,小的觉得最好还是开着。”

    魏忠贤小心翼翼地说道。

    “开着?对,的确是应该开着,你倒是挺狡猾的。”

    杨丰笑着说道。

    的确,开着反而是对的。

    但开着城门的同时,却要盯住那些嫌疑人,主谋肯定不会是那些出城的贩夫走卒们,最大嫌疑无非就是那些官员,勋贵,只要明天有人出城,安排红巾军跟着就行,如果是行踪不正常的,比如京官逃跑的,那直接抓起来就行,整个顺天府都在红巾军控制下,无论往哪里跑都是最短也得一天路程,这段时间足够盯出结果了。

    再说就算冤枉又如何?

    这是弑君案。

    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漏过一个的,冤枉了是他们倒霉,冤枉了也算是他们为皇帝尽忠了。

    他们几个继续向前,至于后面的慈宁宫,那个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皇帝依旧惊魂未定,明显需要很长时间来抚平心灵创伤,所以李太后主持大局,而皇后正在哭,虽然大家都知道她是无辜的,但她爹是肯定跑不了,主使刺杀皇帝是不可能,可交结妖人是跑不了的。而皇贵妃正在装可怜,总共后背就才戳了个不到一厘米深的伤口,却搞得仿佛性命垂危,那演技之浮夸简直令人作呕……

    不过有用就行!

    反正一直看她不顺眼的李太后看她明显改观。

    无论她伤怎样,她为救皇帝甘愿挡刀,这个事实是确定的,不过这一点让杨丰也很惊讶。

    这对昏君妖妃看得出是真爱。

    “皇长女为何一直跟着咱们?”

    孙暹忽然回头说道。

    皇长女的确跟着他们,就像个跟屁虫一样。

    她是王皇后唯一的女儿,后者就生了她这一个,原本历史上她倒是长寿,一直活到明朝灭亡,不过那时候她都六十多了,顺治四年才死,万历生了一堆女儿却只有两个活到成年,一个是她,一个是郑贵妃的女儿寿宁公主。

    “恭喜开原伯,皇长女这是对开原伯一见倾心了。”

    魏忠贤笑着说道。

    “滚,不要气我!”

    杨丰看着后面十四岁少女,忍不住愤然说道。

    从小进宫的孙暹,对此毫无感觉,只是随意的看了看皇长女。

    他们就这样走到了混乱的乾清门,聚集在这里的阁老和群臣,全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们,很显然杨丰和这些死太监勾结越来越深,让正义的忠臣们无不愤然。这时候大火还没烧完,实际上短时间也烧不完,坤宁宫和乾清宫两处是肯定毁了,不过好在紧急进宫的红巾军救火及时,火势没有继续蔓延,甚至就连乾清门也保住了,临近的宫殿也没被波及。

    红巾军依然在里面救火。

    不过这时候哪怕皇宫,救火手段其实也很有限,所以他们的救火只是确保不会蔓延,剩下就只有等这些宫殿烧完了。

    至于诸位阁老和群臣,是在红巾军进宫救火时候一同进宫的。

    “开原伯,陛下何在?”

    赵志皋说道。

    这场大火让他们也提心吊胆,真要是皇帝被烧死就麻烦了,他们都是老狐狸,甚至都能隐约猜到了真相。

    “在慈宁宫,四位阁老,英,成二公去见驾,其他人在此等候。”

    杨丰说道。

    赵志皋六人赶紧走向慈宁宫。

    杨丰的目光在剩下的大臣们脸上一一扫过,后者畏惧的看着他,不过没看到有表现异常的。

    “诸位,今夜宫中逆党纵火,欲行刺陛下,如今已经被抓,而且身份也已经查明,明日所有在京官员,但有品级者一律不得擅离,所有人都必须在各处衙门等待勘问,有擅自离京者以畏罪潜逃论处。”

    他阴森森的喝道。

    “开原伯,下官冤枉啊!”

    “开原伯,下官与逆党无关啊!”

    ……

    然后瞬间跪下了一大片,那些官员们一个个趴在地上哭嚎着。

    “诸位,谁是逆党幕后主使,杨某了如指掌,咱们厂卫办事,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诸位只需回去老老实实等待,若真问心无愧自然也不用怕什么,但若真是逆党主使,那这抄家灭门就少不了了,总之都老老实实等着就行!”

    杨丰说道。

    然后大臣们哭得更狠了。

    这不是主使不主使啊,就这个恶魔不趁机拷掠那才见鬼呢!

    这种好机会想想就知道他得先榨一波再说,可大家真的没有什么可榨了,都很穷了。

    当然,是在京城很穷了。

    大家在家乡都是良田万亩家财万贯的,但在京城就都是很穷的,最近这些日子甚至都有官员穿补丁的衣服了,还有典当度日的,虽然他们的日子其实远没这么艰难,但至少得让人以为艰难。

    可这一次……

    万一他再使夹棍怎么办?

    杨丰在一片哭嚎声中,就那么得意的走了。

    后面大臣们依旧在哭着,皇长女提着裙子在他们旁边走过,就像走过一群污水中爬出来的鸭子。

    哭着的人群中一个人悄然转头看着杨丰的背影,在杨丰的背影消失后,立刻起身向旁边后右门走去,在不断挑着水桶走过的红巾军中走向午门。他刚走出不远,就遇上了正在赶来的刘一燝,后者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他摇了摇头,紧接着两人一同继续走向午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