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二二章 跪下,我要撕了你!

时间:2021-05-15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快撤,快撤!”

    混乱的战场上,一个明显身份最高的蒙古贵族惊恐地尖叫着。

    实际上用不着他下令。

    这时候原本向前的蒙古骑兵们已经彻底崩溃了,所有人都在发疯般掉头向后逃跑,甚至在混乱中互相撞击乃至于跌落马下被践踏。

    而在他们后面是那个恶魔般的身影。

    这个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的怪物,手中抡着那同样已经变成血红色的武器,踏着脚下堆积的死尸,在他们惊恐的目光中腾空而起,仿佛带着血色的妖雾般落下,紧接着伴随阳光下闪耀的弧光,一道道血箭冲天而起……

    “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罢手!”

    他还在嚎叫着。

    在他身后是同样恍如猛兽般的京营骑兵。

    在撞击向前的战马上,士兵手中长矛不断刺穿蒙古骑兵的身体,来不及拔出长矛的他们,紧接着抡起铁鞭和钢刀,在面对面的肉搏中,舍生忘死的砍杀着。

    无数红巾在战场上飘扬。

    就像两百多年前的一幕重现。

    红巾军。

    蒙古骑兵们最恐怖的梦魇。

    两百多年前,就是这些红巾在北方完成了对他们的最致命一击。

    朱元璋的确是捡了便宜的。

    虽然最后的胜利属于他,但在他之前无数浴沙沙场的红巾军,已经事实上摧毁了胡元的统治。

    破头潘,关先生这些湮灭于历史的名字,才是摧毁胡元的真正英雄。

    他们率领的北伐军团从山东启程,一路横扫河南进入山西然后折返河北,甚至一度打到了保定,之后再折回山西北上宣大,攻破胡元上都一把火烧光了整个城市,然后接着杀入辽东。

    他们甚至攻入朝鲜,关先生就战死在开京。

    虽然最终他们这支军团全军覆没在了辽东和朝鲜,但他们这场堪比长征的万里凿穿,却彻底摧毁了胡元在整个北方乃至朝鲜的统治,经过了他们的这场凿穿之后,胡元帝国事实上已经名存实亡。

    十万造反的汉人农民。

    在当时世界上最强大帝国最核心统治区,面对着无数蒙古骑兵,孤军万里凿穿还能攻破上都,攻破辽阳,攻破平壤,攻破开京……

    他们没有任何援军。

    距离他们最近的战友也在近两千里外,就是因为南路毛贵没有完成与他们的会和,他们才变成一支孤军,但他们没有选择后退,而是继续向前,不停地在完全陌生的塞外一直向前进攻。

    他们也没有可以依靠的同胞。

    他们的主战场就是已经完全变成蒙古人牧场的宣大,上都,辽东,那里几乎已经没有汉人了。

    他们这场恍如神迹般的凿穿,最终让胡元的覆灭成为定局,原本还能维持北方一统的胡元,在北方也彻底分崩离析,在之后就是那些在围追堵截他们过程中形成的军阀们,在胡元内部自相残杀,胡元皇帝的权威荡然无存……

    连上都都被攻破了,所有宫殿一把火烧光了。

    谁还会在乎他的权威?

    而朱元璋和南方汉人的反攻,只不过是完成了最后必然的胜利。

    这就是红巾军。

    他们湮灭于历史,他们的真正名字无人知晓。

    关先生和破头潘只是留下两个不确定的名字,很大程度上是假的,至于他们是哪里人,什么出身全都已经无人知晓,他们部下也只是可能的十万大军,留下真正名字的根本就没几个。

    可他们却用他们的血肉之躯书写了真正的史诗。

    而此刻,这些蒙古骑兵们也正在感受着来自他们祖先的恐惧。

    “杀杀杀!”

    杨丰在尸山血海中咆哮着。

    “杀杀杀!”

    他身后跟随的士兵也在咆哮着。

    红巾飘扬的军团,像狂化的兽人军团,踏着遍地死尸横扫向前,在身后留下一片血色荒原。

    而就在同时,伴随着西边传来的战鼓声,从昌平增援的张世爵部也向着溃败的蒙古骑兵发起了横击,他的加入事实堵死了这些蒙古骑兵北逃的退路,原本还算能够维持有序撤退的蒙古骑兵,也随即彻底崩溃。

    整个潮白河两岸,他们惊恐地四处逃窜,然后迅速被明军骑兵追上围歼。

    而杨丰却盯上了那个贵族。

    他单手拖着沉重的大刀,踏着遍地死尸径直走向前。

    这时候已经没有蒙古骑兵敢来向他攻击了,随着他的向前,那些惊恐的蒙古骑兵全都以最快速度闪开,甚至还有吓得干脆放弃抵抗,直接下马跪倒在地,而且这样的也越来越多,很快所有他经过之处,那些蒙古骑兵全都选择了下马跪倒磕头。

    那贵族已经在逃跑。

    但此刻战场上到处都是厮杀中的骑兵,他也根本没法跑快,他就这样几乎是哭着喝骂那些挡路的手下,在他们中间拼命挥动马鞭。

    然后还不时回头看看,看着那恶魔般的身影。

    但很快他前方就变成了明军,他停在那里颤抖着,看着在自己手下跪拜中走来的杨丰……

    “跪下,我要撕了你!”

    杨丰说道。

    “大,大人饶命!”

    那贵族毫不犹豫地下马,跪倒磕头在地。

    很显然他没有完全理解杨丰的意思。

    “饶命?晚了!”

    杨丰说着很干脆的一脚把他踹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紧接着一脚踩住他的一条腿,然后一把抓起他的另一条腿,在他的惊恐尖叫中扛起,直接就向上掀起……

    “啊……”

    那贵族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叫什么叫,一会就不疼了!”

    杨丰喝道。

    然后他继续用力……

    “大,大人,小的愿意赎身!”

    那人尖叫着。

    “赎身,你用什么赎?”

    “牛羊马匹!”

    “呃,我倒是忘了你们还有这个规矩的。”

    杨丰笑着放下了他的腿。

    他们的确有这个规矩,被抓了可以拼凑牛羊马匹来赎身,有点像中世纪的欧洲贵族,毕竟这时候蒙古各部那些乱七八糟首领们,其实绝大多数都是达延汗的后代,就算互相抢掠厮杀,但死的是手下属民,他们之间还是尽量要维持着不至于不死不休的。

    赎身就可以了。

    甚至这种情况下一个家族的其他酋长还会帮忙。

    野猪皮抓了宰赛,最后还是内喀尔喀各部拼凑三万牛羊赎回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