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一四章 临时约法

时间:2021-05-06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我们既然是在御前会议,那么必须得开诚布公。

    首先,陛下认为经历了之前一系列事件之后,京城,通州,张家湾三地的人民已经很难确保不会遭到报复。

    相信诸公也很明白这一点。”

    杨丰站在文武两排桌子中间说道。

    阁老们淡然一笑。

    “所以,这三地不会再交给朝廷治理,而是由陛下直辖,不过陛下日理万机,也不可能亲自管理,故此这三地人民根据户籍,每百户分别推选一个委员,也就是陛下委派他们,比如农民委员,商民委员之类,他们共同组成公社来对本地进行管理。

    不过京城因为太大,故此各坊分别自治。

    而陛下任命一个总理,这个总理已经由鄙人兼任了,总理对各个公社事务有最终决定权。”

    杨丰说道。

    “谁出银子养他们?”

    赵阁老直指最核心问题。

    朝廷肯定没法再管这些地方了,实际上以后也没有文官敢管他们了。

    “这个诸位请放心,不会要朝廷出钱,既然是自治,当然是自己出银子,同样这些地方的赋税也不会再给朝廷。”

    杨丰说道。

    阁老们略微颔首,表示可以接受。

    不用朝廷出钱就行,再说这种模式也没什么大不了,实际上这时候南方已经有这么干的,皇权不下县,但一些因为工商业繁荣起来的大的市镇,因为在行政上并没有朝廷的官衙,所以地方士绅凑起来商议本地事务。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广州的佛山,因为冶铁业发达,本地之繁荣远超一般县城,但行政上却仅仅是个隶属五斗口巡检司的小乡。

    最终一切事务全是地方士绅开会解决。

    官府不会管的。

    毕竟他们只要交税不犯法就行了。

    明朝后期南方工商业繁荣,不少地方都出现这样的市镇,越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越普遍。

    但天子脚下还是很夸张的。

    不过既然管不了,也就只能接受这个了。

    “第二,鉴于之前发现勋贵之家隐田颇多,另外陛下已经下旨,裁撤京畿所有皇庄,故此将由鄙人负责,对顺天府境内的所有田产,人口进行一次彻底的清查,并重新编制鱼鳞册,包括各处卫所的田产和人口。

    第三,针对目前普遍的,士绅之家以义男义女为名收取实际上的奴婢问题,同样由本人负责进行彻查,不会改变他们的身份,但既然是义男义女就必须析分家产,只要成年,必须分家,也必须分得田产,而且必须一律交税,否则就按照逾制处置。”

    杨丰说道。

    阁老们全都皱眉了。

    这就属于捅马蜂窝了,但重要的不是捅马蜂窝,而是一旦顺天府完成这样的清查,那接下来肯定要向外的。

    这就坏事了。

    顺天府这种问题不是最狠的,最狠的是江南那些童仆数千的大地主。

    按照这种方式,他们所有人都必须把这些以义男名义收的农奴,作为他们的真正儿子拆分家产,也就是把田产分给这些人。

    那会疯的。

    真会疯的。

    地主老爷们和农奴们都会疯的。

    “那老朽就只能祝大帅一帆风顺了。”

    叶梦熊笑着说道。

    先让顺天府的这些士绅们疯给杨丰看看……

    他还不知道杨丰就是故意要等着顺天府的士绅疯起来,这就是一份对顺天府士绅们的宣战书,要不然还不这么公开呢!

    “第四,恢复太祖旧制,取消原本功名及品级的免税,太祖旧制,只是免除士子和官员们的徭役,这一点是合理的,毕竟那时候徭役是实役,这些人也的确没法服役。但是,正德年间的免田赋,嘉靖年间的免丁银,这些是有违祖制,虽然当时可能是权宜之计,但既然是祖制就还是得按照祖制来,故此这些统统恢复征收,士绅一体纳粮。”

    杨丰说道。

    “这个,老朽不敢苟同。”

    张位说道。

    “阁老是担心自己家田产要交税?”

    杨丰说道。

    张阁老微微一笑,不再说话了。

    他们的反抗如此敷衍,倒是让杨丰有些意外,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奇怪的,大家本来就是临时虚与委蛇一下,这就是个临时的约法而已,说不定明年就继续打了,至于他的这些改革根本不需要在乎,事后必然会推翻的在乎个毛啊,张阁老无非就是表明一下态度,证明衮衮诸公没有与他同流合污而已。

    “第五,恢复太祖开中旧制,户部不再发引,所有盐引需以粮食到九边各总兵府换取,不过设置一个过渡期,五年内依然是盐商输边,在边镇总兵手中以银子换取盐引,但允许同时以粮食换取,换盐引的粮食及银子折算军饷”

    杨丰说道。

    总兵们瞬间精神起来。

    这意味着什么?

    送银子的上门了,而且没有中间商。

    朝廷给他们固定数量的盐引,这些可以折算成军饷,盐商拿着银子去他们那里换盐引,他们不用伺候京城的老爷们,军饷不用出京少一半了,而且他们还可以刁难盐商收额外的好处费了。

    不给我额外的好处费,我就给你压一年再给盐引。

    老祖宗们就是这么干的。

    现在终于可以像老祖宗一样折磨盐商了。

    “陛下真是圣明!”

    尤继先起身对着御座上的万历行礼说道。

    他最开心。

    他是蓟镇总兵,他那里是长芦盐,而长芦盐区在杨丰手中,也就是说这个会贯彻的最彻底。

    然后杨元,张世爵,杜桐纷纷起身对着万历行礼,他们一样是长芦盐。

    而阁老们依旧笑而不语。

    大明朝百分之七十的是私盐好不好,全天下有能力的全在贩私盐的情况下,任何改革都是毫无意义的,人家根本就不用盐引,何需在乎你去哪里换,估计也就是长芦盐区能恢复,其他地方根本不会有人理的。

    甚至还会减少盐税收入。

    毕竟这样就等于逼着更多人去贩私盐。

    “我就说嘛,咱们这种方式很好,有什么不能坐下来商量的,以后咱们再有什么事情,还应该继续这样,在陛下面前商议着来。”

    杨丰一脸欣慰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