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零三章 终归不过梦一场(第四更,求首订)

时间:2021-05-06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万历站在承天门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下面……

    场面的确很壮观啊。

    在一片积雪的白色中,衮衮诸公都恍如雪中的鸡一般蜷缩着,哆哆嗦嗦跪伏在他脚下。

    尤其是那些头上戴着官帽,身上披着破麻袋的……

    全都是熟悉的面孔啊。

    这都是过去他看着也很头疼的朝廷大员们,有资格裹着麻袋的那也是四品起步的,四品起步穿红袍,七品起步穿青袍,底下穿绿袍,大明朝官服就是这三种颜色。而朝中四品就没一个好惹的,放到都察院就是佥都御史级别,都属于那种就算上奏骂他也得尽量忍着的,此刻却全都裹着破麻袋,以这种滑稽的姿态跪伏他脚下,这让皇帝陛下竟然没来由生出一种想笑的感觉

    甚至还可以看到不少已经冻死的。

    作为一个从小在权臣阴影下长大,甚至成年后都习惯于躲着大臣的皇帝,这一刻他倒是真正感受到了帝王权威。

    可是再一想想这一幕并不是因为自己的皇帝威严,而是因为一个完全可以称得上逆贼的家伙。

    一个活董卓!

    然后皇帝陛下又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他始终渴望的帝王权威得到了,但却因为一个最无视帝王权威的家伙,是他可以说白送给自己的。

    这真是魔幻的一幕啊!

    下面都已经快变成一个个雪人的衮衮诸公们,依然在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他们的皇帝陛下,此刻的他们是真心把皇帝当做他们的救星,哪怕过去上奏骂万历的也在用乞求的目光看着皇帝。

    “平身!”

    皇帝陛下威严地说道。

    衮衮诸公们依然趴在地上没敢起来,有几个小心翼翼地回过头。

    “看什么看,都起来吧,没听见陛下都让你们平身了!”

    杨丰喊道。

    然后衮衮诸公们这才开始爬起,不过真正爬起来的并不多,都跪到现在身体全冻僵了,就算起来也需要一点时间,第一批爬起的都是那些胖子,他们这样的反而没受太大的罪,这时候就看出脂肪储备量足的好处了。这个平身的过程甚至持续了很长时间,然后能站起来的才终于全都站起来,至于不能站起来的也就不能站起来了。

    不过他们依然没有人管,皇帝陛下也无视了他们。

    他可以说看不见。

    这些冻得昏迷甚至死了的,全都被积雪掩盖,他看不见也很正常。

    杨丰需要这些冻死的衮衮诸公来立威,皇帝陛下同样乐见其成,有这些冻死的以后衮衮诸公们也能懂事些。

    这就是他妈拦住他不让出来的原因。

    李太后是明白人。

    有这样的好机会为何不利用,就让杨丰在外面折磨死几个,跪在寒风和积雪中披着麻袋片瑟瑟发抖的时候,那些官员们才真正记起皇帝的好,被冻得奄奄一息时候,才明白过去皇帝给他们的是什么好日子,多死几个就更容易让他们记忆深刻了。

    “宣旨!”

    他说道。

    孙暹赶紧捧着圣旨宣读。

    圣旨内容依旧和昨天差不多,就是武清伯因为身体原因,再加上贪财吝啬,在募捐过程中意外去世,这完全是他咎由自取,与任何人无关,天津总兵杨丰公忠体国,为帮助皇帝陛下解决财政困难,亲自带着部下募捐,有大功于社稷,故此加官至后军都督府右都督,天津总兵如故。

    不过圣旨中还加上了因为今年冬季天冷,为体恤军民过冬不易,赐京营及目前在京各军士卒每人白银二十两。

    各总兵部下每人另赐百两。

    另外以杨总兵与蓟辽总督顾养谦,提督东厂孙暹,一起巡视京畿百姓,向京畿贫民赐银以过冬。

    赐银四百万两。

    怎么分他们三人负责。

    也就是让杨丰履行他对那些青壮的承诺。

    应该说这份圣旨已经很有诚意了,基本上各方要求都照顾到了。

    然而……

    “这还是不行啊!”

    杨丰喊道。

    他一喊不但是万历和那些官员,就连周围那些士兵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咱兄弟们在京城,跟着大帅为了皇帝陛下募捐,可以说把能得罪的全得罪了,那些勋贵恨咱们,当官的恨咱们,他们都恨得咬牙切齿,如今杨大帅在这里他们不敢,可要是杨大帅走了,他们转头报复咱们怎么办?

    京营的兄弟有多少是在籍的军户?

    事后那些官老爷找个借口,给兄弟们栽赃陷害,就像王保陷害蓟镇的南兵一样都杀了,也无非就是报个兵变而已。

    杨大帅终究鞭长莫及。

    跟着一起来的这些青壮兄弟们,有多少都是那些勋贵的佃户?

    杨大帅一走,兄弟们都回了乡里,再也凑不成团,还不是随便他们拿捏,他们这次捐出的,终究还是要从兄弟们身上找回,给你们把地租加到七成,你们是种还是不种?那些贪官污吏更容易,随便巧立名目让你们多交捐税,把原本一成的火耗加到四成,你们交还是不交?

    他们捐出多少银子,终究还是要从兄弟们身上榨出来。”

    杨丰说道。

    他一说周围士兵立刻慌了。

    他说的没错啊!

    他一走这些官老爷们,勋贵们怎么可能不报复。

    这一次他们损失这么多银子,终究还是要想方设法捞回来,而京营和京畿这些百姓终究是在他们掌握的,加租,加税,甚至就是盐价涨上去,布匹价格也涨上去。这些士兵和百姓们过去任他们鱼肉,如今一切都不变,事后还不是照样任他们鱼肉,既然在人家掌握之中,想要报复还不容易?

    “你们闹到头来,还不是梦一场?

    改变了吗?

    什么也没改变!

    你们还是贫民,他们还是权贵,你们还是被他们鱼肉的,他们还是踩着你们想怎么鱼肉就怎么鱼肉的。

    这大明的天还是他们的天,这大明的地也还是他们的地。

    什么都没改变,你们最多就是这几天做了一场梦,一场很好,但终究没什么用的梦。

    杨大帅走了。

    你们的梦醒了。”

    杨丰摊开双手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