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零二章 天街冻尽公卿骨(第三更,求首订)

时间:2021-05-06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雪越下越大。

    跪倒在承天门前的人群中,越来越多撑不住倒下的。

    他们衣衫单薄,他们身体虚弱,他们也很饿,脚下是冰冷的石板,身上是冰冷的积雪,寒风在头顶呼啸着,膝盖下面积雪被热量融化,然后又被严寒冻结成了冰,让他们仿佛跪在寒冰上。

    他们身上的热量就这样在不断流失。

    因为失温而昏迷的人越来越多,如果得到及时救治还不致命,但可惜他们得不到任何救治。

    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就在后面。

    周围那些凶神恶煞一样的士兵还在不断开枪……

    “残忍吗?”

    杨丰问顾养谦。

    顾养谦很勉强的嘴角抽动一下,算是做出个回应的笑容。

    他能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杨丰荼毒士绅时候他没说话,杨丰拷掠勋贵时候他没说话,现在杨丰迫害大臣了他还能说什么啊!

    继续闭嘴吧!

    “那就告诉总督老爷,你们哪一年不是这样过冬的?”

    杨丰对旁边的士兵们说道。

    “大老爷,小的们过去年年都是这样捱过冬天的,鹅毛大雪的北风里住着四处漏风的破棚子,全家就一床烂棉被,盖不过来就往身上堆草,第二天起来能从棚子里扫出一堆雪,小的女人生了五个孩子,冬天冻死饿死四个,小的年年都这么过,老爷们凭什么不能过几个时辰?”

    一个士兵带着悲怆说道。

    “去年最冷的天,小的一家六口第二天起来还活着一半,老爷们身上至少还有像样的衣服,小的们冬天就裹着破麻袋,老爷们还嫌不够吗?”

    另一个士兵说道。

    ……

    顾总督继续僵硬的做着微笑的表情。

    “那就给他们换上破麻袋!”

    杨丰说道。

    那些士兵愣了一下……

    “给这些官老爷们也换上破麻袋,你们过去受的什么苦,今天也让他们都尝尝,过去你们年年挨饿,今天咱们就让他们尝尝挨饿的滋味,过去你们年年披着破麻袋片过冬,今天咱们也让他们披着破麻袋片试试。都一样是人,你们可以受半辈子的饥寒,凭什么官老爷们就不能受一天的饥寒,也让他们试试你们过去是什么样的日子。”

    杨丰说道。

    “快,兄弟们,也让官老爷们试试咱们过去的日子!”

    其中一个士兵立刻醒悟,直接挥手喊道。

    紧接着其他士兵全都醒悟,他们毫不犹豫地冲向外面。

    顾总督只是站在那里苦笑着。

    很快士兵们就扛着麻袋片回来,其实也不用特意出去找,他们后面的千步廊就有的是,这几天在那里吃饭都是从官仓运来麻袋装的粮食,正好废物利用一下而已。拿着麻袋的士兵们直接冲进衮衮诸公中间,因为后者过于拥挤,几个士兵还抡着刀鞘抽打,衮衮诸公们一片鬼哭狼嚎,还有人跪在那里磕头求饶,他们以为是要玩天街踏尽公卿骨了。

    实际上从昨晚被抓出来开始,他们就一直在担心这个结果。

    不过还好不是。

    但紧接着他们的哭嚎声就更响了。

    就算不是天街踏尽公卿骨,这也一样是来要他们命的啊,那些破麻袋是能御寒的吗?他们现在就已经快冻得半死了,再换上破麻袋不是要他们命吗?然而他们不换也得换,而且那些士兵们专门找红袍的,赐服的就更醒目了,他们直接把这些身份最高的按倒在地上,然后粗暴的扒下他们的官服……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

    可怜的钱府尹就是其中之一。

    他这个顺天府尹可是正三品,本来长江边长大的他就不抗冻,这时候已经冻得浑身都麻木了,只能在士兵们手中哆哆嗦嗦地重复着这四个字,紧接着被扒下官服的他就被扔了几个破麻袋。他本能的捡起这些麻袋,就那么哆哆嗦嗦地往身上裹着,很快府尹大老爷就有了几分赤贫的模样,也就是头上的官帽还能证明他的身份。

    不过看着也更滑稽。

    他就那么裹着破麻袋在寒风和大雪中哆嗦着。

    而在他周围,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们,继续不停扒下那些官老爷们身上的官服然后扔给他们一个个破麻袋。

    官老爷们也都无师自通的,像那些贫民一样把自己裹起来,还有一个甚至学会了找个小石头拉开口子,然后从头上套进去,就像穿着个套头衫一样,这一个个戴着官帽,裹着破麻袋的形象倒也别致。

    其实也不算太冷。

    主要是这时候他们绝大多数都冻得麻木了,就算比之前更冷也感觉不出,只是靠拢的更紧些而已。

    不过钱府尹这样年纪大的就不行了。

    裹着破麻袋的他跪在那里不停哆嗦着,他的身体用这种方式在尽可能确保他的生命,但因为他本来就瘦,身体也没有太多的脂肪可供燃烧,再加上破麻袋的空隙也大,雪花灌进去被身体热量融化,然后再被同样灌入的寒风一吹,那感觉真的很刺激。

    他就这样抖得越来越严重,脸上很快就变成了青色。

    跟他隔着也就几步的叶司业因为是青袍,所以并不在披麻袋的行列,而且年轻体质更好,倒是暂时还能撑住,他跪在那里有些担心的看着钱府尹。

    后者的身体在摇摇晃晃。

    “淑吾公!”

    叶司业惊叫一声。

    说完他赶紧站起身试图挤过去,但周围那些官员们全都为保暖紧紧拥挤,一时间他根本挤不动,然后他就那么眼看着钱府尹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就仿佛睡着了般,突然间就那么一头栽倒在地上。然而后面最近的两个青袍官不但没有去救护,反而趁机拽过了他散落开的破麻袋,如获至宝般给自己裹在身上……

    “万岁爷幸承天门!”

    然后他们头顶的承天门上,终于传来了仿佛仙乐般的喊声。

    这一刻衮衮诸公们全都激动的哭了。

    当然,也有一些恐怕永远也哭不出来了,实际上这时候已经有不少可以确定是永远也哭不出来了的。

    都冻挺了啊。

    紧接着承天门城楼下,一个身穿红色团龙袍的身影出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