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零一章 风雪承天门(第二更,求首订)

时间:2021-05-06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慈宁宫。

    “王跃?”

    万历一脸愕然。

    他几乎是在这里一夜未眠。

    “万岁爷,其实就是那杨丰,奴婢在城墙上看的真切,他还故意弄了个旗帜写着我不是杨丰,就那么站在承天门外,逼着被抓的文武百官跪在承天门外给他喊冤,说是要请万岁爷幸承天门。”

    李进忠小心翼翼地说道。

    最近他倒是颇受重用,虽然交给他的几次任务都不能说办好了。

    但是……

    也没办坏啊!

    遇上杨丰这样的,只要没办坏那就是办好了。

    更何况他还肯冲在前头,让人觉得比较单纯,所以昨晚他被孙暹安排在承天门留守,带着帮拼凑起来的亲军卫,也算是顶在最前线的,这样一旦出事也能给里面几道门争取时间,在杨丰搞出文武百官大伏阙之后,他立刻跑来报告了。

    “他这是何意?”

    万历也被杨丰搞懵了。

    孙暹,田义,陈矩,卢受等此刻在这里的大太监们也都面面相觑。

    万历都已经下旨赦免他了,那他现在还喊个毛的冤,更何况他用得着这么麻烦吗?如今这京城可以说完全都在他控制下,别说什么喊冤,他就是进来把皇帝踢到一边,皇帝都一样无可奈何。

    尤其是还搞出群臣伏阙就更莫名其妙了。

    还伏什么阙啊,你直接打开承天门进来就行,你又不是没这样干过,明明是个董卓,干嘛非要装什么纯情啊!

    “万岁爷,奴婢倒是有些愚见。”

    李进忠战战兢兢说道。

    “说!”

    万历说道。

    “奴婢觉得,那杨丰对万岁爷并无不敬之心。

    上回之事就不说了。

    无论他做了什么,最后终究未曾失礼于万岁爷,而且还老老实实的去了天津,可见他对万岁爷尚有敬畏,无论如何狂悖,终究不敢失了臣礼。

    这次算起来是朝中诸位大臣先招惹了他,他进京更多是报复,可即便如此,也依旧没敢失礼于万岁爷,相反还把银子先送进宫,再由万岁爷赏赐外面军民,看他行事手段,的确称得上放肆,可万岁爷想想,他在这大节上可曾失礼?

    他的确拷掠勋贵。

    可他拷掠勋贵的理由,难道不是帮着万岁爷?

    甚至事先他还请旨了。

    拷掠出的银子,也得先进宫入内库,算是万岁爷赏赐军民的。

    他此时就算直接带着乱兵血洗京城这些豪门显贵又如何,难道京城还有谁能阻挡他?可他并没这样,反而始终压着那些乱兵,免得他们在京城作乱。

    他终究畏惧天威。

    两百年天子,终究不是他一个狂徒敢无礼的。”

    李进忠跪在那里说道。

    “你倒是有几分见识!”

    万历傲然说道。

    很显然他对这个答案比较满意。

    就是嘛!

    两百年天子岂是他一个狂徒敢无礼的?

    “万岁爷,奴婢觉得,他此番就是找借口羞辱群臣而已,如今他估计也发泄完了,他想请万岁爷幸承天门,也就是想借万岁爷天威,将此事做个了结。”

    李进忠忙说道。

    “对,万岁爷,奴婢也是这样想的。”

    孙暹赶紧说道。

    “那朕就去给他个了结!”

    万历冷哼一声然后说道。

    说完他就要走……

    “慢着!”

    后面一直数念珠的李太后突然说道。

    万历疑惑地看着他妈。

    “如今外面正下着雪,出去受了风寒如何得了?”

    他妈说道。

    李进忠立刻醒悟。

    “万岁爷,是奴婢该死,奴婢光想着这事了,却忘了外面正下雪,万岁爷龙体为重,还是先等等雪停了,或者小些了再出去也不迟,左右外面也不是什么大事,那杨丰也不是不懂分寸的,更何况董老将军等人也在外面安抚,一时半会还不至于出什么意外。”

    他赶紧说道。

    当然,外面跪着的那些衮衮诸公们就被他忽略了。

    让他们继续跪着吧,也算是长长记性,把国家搞成这个样子难道光是皇帝的责任?

    承天门外。

    “冤枉啊!”

    “冤枉啊!”

    ……

    风雪中衮衮诸公们有气无力地喊着。

    这时候雪已经不小了,地上都已经完全白了,而这些因为取暖密密麻麻靠拢在一起的达官显贵们,身上头上同样也被积雪覆盖,真就像暴风雪里的南极企鹅们。

    “大点声,没吃饭吗?”

    杨丰还在后面凶神恶煞般吼着。

    “杨,王壮士,他们的确未曾吃饭,不如先给他们些饮食,陛下在后面深宫之中,就算消息送过去,再到这里也需些工夫。”

    顾养谦陪着笑脸说道。

    他倒是逃过了这一劫,昨晚他和李进忠一起在承天门防守。

    实际上也不光是他,内阁几个阁老也逃过了,他们在内阁留守,这些都是老奸巨猾的,很清楚宫里才最安全。

    所以此刻阁老们都在承天门上。

    而顾养谦作为和杨丰渊源最深的……

    虽然在他看来那都是孽缘,但作为杨丰的直属上级也没别的选择,只能在阁老们的逼迫下出来求情。

    像此刻这样跪下去,事后死一成那真不是夸张的。

    就像杨丰说的,这些家伙都是锦衣玉食惯了的,那骨头都稣,本来就没受过苦,其中不少更是一辈子都在富贵荣华中泡大的,这种风雪中赤着脚穿着单薄的衣服,就是直接在现场冻死都不稀罕啊!这可绝大多数都是文官,尤其是还有国子监那些士子,杨丰夹死勋贵他们只会幸灾乐祸,但这一次要死的可都是他们自己人。

    “什么吃喝?地上不是有的是雪吗?他们可以吃雪啊!既然衮衮诸公们能把国家治理到老百姓吃草,那他们饿了就吃雪好了!”

    杨丰说道。

    “呃?”

    顾总督忧伤地闭嘴了。

    这时候前面的企鹅群里一阵骚动……

    “大帅,一位御史老爷昏过去了!”

    一个拎着鸟铳监督的士兵喊道。

    “装的,不用管他,都给我大点声,让他们振奋些!”

    杨丰喝道。

    那些士兵们哄笑着举起鸟铳,朝着衮衮诸公们头顶扣动扳机,硝烟和火光喷射中,密集的枪声在这片封闭的城墙间回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