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八十一章 说吧,到底要多少!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登闻鼓院。

    时隔不到一个月,将军令的鼓声再次敲响。

    “痛快,我就喜欢在这里敲鼓!”

    敲完一曲将军令的杨大帅,仿佛发泄完了般把鼓槌一扔神清气爽地说道。

    董一奎只是笑着。

    不得不说此时的董老将军其实也很羡慕,他如今差不多带兵快五十年,真还没想过当武将的还能如此快意。

    “大帅,您看这鼓也敲完了,咱们是不是该宣旨了?”

    旁边孙暹陪着笑脸说道。

    他和顾养谦早就已经拿着圣旨过来。

    万历之前就装病谁也不见,那现在当然也不会见杨丰,说起来皇帝陛下也不是那么喜欢看见他的,在这种情况下就更不喜欢了,之前李进忠带出的口谕当然是真的,只不过当时局面还不明朗,所以只能是口谕而已。这样就算杨丰被衮衮诸公们解决了,他也大不了说这个狗奴才假传口谕,但现在既然是杨丰把衮衮诸公解决了……

    那就是口谕了。

    现在更是直接升级为正式的圣旨。

    内阁票拟,司礼监行玺,六科核验无误的正规圣旨。

    圣旨内容也很简单,兵部左侍郎李桢与孙矿等人朋党,欲为孙矿报仇,故此勾结司礼监某秉笔太监,后者私自盗用玉玺发出中旨,李桢不顾圣旨无批蓝也并非兵科所传递,直接以此为依据向总督蓟辽军务顾养谦下令,诬陷天津总兵杨丰谋反,并要求顾总督调兵捉拿……

    顾总督没有责任。

    他是蓟辽总督,辖区总兵谋反,他调兵捉拿属于职责所在。

    总之这就是案子的真相。

    没什么太深的东西,就是个兵部左侍郎给他的同党报仇,一个太监贪图银子伪造中旨而已。

    “司礼监秉笔太监,能有这么大胆子?”

    杨丰愕然道。

    “大帅有所不知,这中旨原本就是他们写的,只不过需要掌印行玺,司礼监田掌印也是疏忽了,那玉玺看管不严,没想到这个狗东西竟敢趁机盗用玉玺。”

    孙暹赶紧陪着笑脸说道。

    至于这个秉笔太监其实昨天才进司礼监这种事情就没必要说了。

    这是他们几个大太监和内阁凑到一起研究出来的,虽然那时候杨丰还没打到京城,但已经需要准备好背锅的了。

    当初万历的确没有下旨。

    是从御史里面找了个疯狗,让他以题本方式上奏。

    然后司礼监在万历不知道的情况下交给内阁,内阁又在万历不知道的情况下拟旨,司礼监也在万历不知道的情况下行玺,但现在这个步骤全抹去,变成司礼监这个倒霉的秉笔太监私自写了中旨并盗用玉玺假传圣旨。原本内阁其实不想搭上一个兵部左侍郎的,毕竟光这个秉笔太监就行了,但太监集团不干,凭什么就得我们出个背锅的,你们却不出?

    如今文官有点受打击,也的确没有过去强势,只好把李桢扔出来凑份子。

    原本他们还想让死了的沈思孝背锅,但顾养谦却坚决不干,沈思孝虽然是兵部侍郎,但是主管京营的。

    他没权力给蓟辽总督下令。

    如果是他背锅,那顾总督那里就不好解释了。

    最终还是李桢。

    至于怎么让李桢接受就是阁老们的事了,再说他不接受又能怎样。

    总之这个诬陷杨大帅谋反的案子,已经在东厂和锦衣卫雷厉风行的严查下迅速查明真相,就连涉案人员也都已经抓捕归案,现在李桢就已经在锦衣卫诏狱里面关着了,那里面还有之前一案的涉案人员……

    杨大帅一来,诏狱也热闹了许多。

    “东厂果然是断案如神。

    既然如此,我的事情也算了了,那我就带着部下回天津了。”

    杨丰说道。

    说完他很干脆地转身……

    “大帅,小的们怎么办?”

    “大帅,您不能走啊!”

    ……

    周围京营一下子乱起来,还有人就要扛着火枪往前,那些青壮也纷纷举着毛竹挤了过来。

    孙暹赶紧拉住杨丰……

    “大帅莫急,大帅莫急,还有一道圣旨。”

    他惊慌地说道。

    还有一道圣旨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原本的总理京营临淮侯李言恭和协理京营沈思孝,都因为不慎坠落城墙而亡……

    对,两人一起坠落城墙,城墙太高,沈思孝还把脑袋都摔没了。

    所以现在京营缺少主官,故此由杨大帅暂时总理京营。

    天津总兵还照旧,就是暂时代理一下这个总理京营,等以后皇帝陛下身体好了再另外任命一个,而且还给杨丰把原本的都督佥事升一级到都督同知,虽然总理京营其实一直是勋贵,但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既然这样杨大帅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然后还有第三道。

    就是此案导致京畿扰动,民间多有不安,故此命令杨大帅协助蓟辽总督顾养谦和巡抚李颐安抚……

    简单一句话。

    说吧,到底要多少?

    顾养谦,孙暹一起看着杨丰。

    “二位请!”

    杨丰做了个向旁边请的动作。

    两人了然的跟着他走到一旁,然后三个脑袋凑到一起……

    “不瞒都堂,督公,这些军民之所以不肯散开,主要是之前末将对他们说过,若是进京途中有死了的,一人三百两,凡是跟着进了京的,一人二十两,这的确是我鲁莽了,要是陛下怪罪,我甘愿受罚!”

    “大帅言重了,大帅又没留下字据,随口一说而已。”

    “这可不一样,他们可是认真的。”

    “那大帅算算得多少?”

    “死了的还没统计,不过跟随我来的部下,京营,这些加起来五万,一人二十两也就是一百万。”

    “一百万?!”

    孙暹惊叫一声。

    然后他赶紧自己捂住嘴。

    远处那些士兵和青壮全都看着他们这边。

    “督公还忘了那些青壮,他们估摸着也得二十五万。”

    杨丰笑着说道。

    “二十五万两?”

    孙暹颤抖着说道。

    “人!”

    杨丰说道。

    “两,是两!”

    孙暹扶着顾养谦,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人,是人!”

    杨丰残忍的打碎了他的幻想。

    孙督公腿一软,直接就那么坐在了地上。

    (感谢本书第二位盟主aini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