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七十九章 真男人就要双持弗朗机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那将军迅速瞄准了杨丰,而且嫌引信有延时不够精准,他毫不犹豫地拔出引信,然后直接把点火杆上燃烧的火绳杵进了点火孔。

    “去死吧,你这逆贼!”

    他就像力挽狂澜的英雄般,看着那道挡住了杨丰的护墙发出怒吼。

    而旁边士兵却以最快速度逃跑并扑倒。

    紧接着点火孔里火光和硝烟向上喷射,就在同时轰得一声巨响……

    炸膛了。

    爆炸的硝烟和火光中,倒霉的将军瞬间血肉模糊着飞出去。

    那些士兵抱着头趴在地上笑着……

    可怜的将军到死都不知道,这些混蛋早就预谋让大炮炸膛,反正大明工部造的弗朗机炸膛属于正常,不炸膛才是奇迹,只不过什么时候炸而已,他们故意多塞火药,换引信点炮,点着了躲开就行,可将军老爷非要直接用火绳点炮那就只能说他是求仁得仁了。

    就在将军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时候,抬着杨丰的巨大蜈蚣梯也到了城下,紧接着后面跟随的士兵举着毛竹涌向前,这些两两一组的毛竹前端都是很粗的麻绳相连。两根一起向前探出,直接兜住那些被扛在肩头的杠子,然后连同那些抬蜈蚣梯的,所有人一起喊着号子用力,原本平躺着的蜈蚣梯在两百多人共同努力下就这样开始立起。

    同样原本隐藏在盾墙后的杨丰,也迅速变成踩着盾墙半蹲,而那面沉重的盾牌护住他正面。

    后面士兵继续用力向上顶。

    前端卡在城墙下的蜈蚣梯托着杨丰越来越高。

    “开炮,快开炮!”

    沈思孝看着迅速与自己平行的盾牌,在那里惊恐的尖叫着。

    炮没有正好够到的。

    但枪有。

    他身旁亲信家丁立刻抬着一杆大追风枪上前,架在城墙上对着已经高过女墙的杨丰开火。

    枪声响起,六钱重子弹瞬间撞在那面盾牌上。

    火星迸射中子弹击穿盾牌然后撞在杨丰胸前,但却没能再击穿和盾牌一样都是厚达五毫米的锻钢胸甲。

    杨丰被撞的猛然向后靠在蜈蚣梯上……

    “击毙逆贼啦,击毙……”

    沈思孝激动的喊声戛然而止,因为杨丰又仿佛诈尸般站直身子,直接踏着盾墙走上了女墙。

    “逆贼!”

    沈思孝悲愤地骂了一句。

    下一刻跳下女墙的杨丰右手出现在了他脖子上,就像抓住一只死狗般,抓着他狠狠向下一掼,可怜沈思孝的脑袋直接向后摔在城墙顶的青砖上,然后杨丰抬起脚猛然跺在他脸上,实际上第一下明显就已经摔碎了颅骨,所以第二下的画面就很惊悚了。

    旁边目睹这一幕的李言恭吓得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城墙上。

    “大,大,大……”

    他哆嗦着说不出话。

    然后杨丰那沾满乱七八糟的大脚直接到了他下巴,临淮侯就这样飞出了城墙。

    “歧阳王之后岂能降敌!”

    杨丰喝道。

    半空中临淮侯用最后残留的意识悲愤着,然后直接砸落在了护城河的坚硬冰面上……

    “快,斩杀这逆贼!”

    至今还没见识过杨丰战斗画风的董一奎怒吼着。

    然后他那些家丁蜂拥而上。

    杨丰手中盾牌直接甩出,最前面几个家丁被砸倒,然后他转身拎起旁边的弗朗机……

    小弗朗机,一百来斤而已,不是拎起难道还是举起啊,这东西最小一百来斤最大可达千斤,感觉不过瘾的他紧接着又拎起一尊,一手一尊弗朗机的他这才找到感觉,然后画风狂暴的吼叫着冲向那些家丁,可怜董一奎这时候才清醒,他在家丁后面下意识地擦了下眼睛……

    “撤!”

    他惊慌地吼道。

    他的家丁也都是明白人,其实还没等他下令,在杨丰拎起第一尊弗朗机时候这些家伙就已经转身。

    然后杨丰就那样双持弗朗机狞笑着冲向他们。

    家丁们因为拥堵确定已经逃不掉,他们惊恐地纷纷爬上了女墙,毫不犹豫地翻出女墙,然后就那么挂在那里,用哀求的目光看着这个家伙。

    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

    他们很清楚这仗根本没法打。

    要是在外面骑上马平地围攻,他们倒是还能试试,毕竟打不过也可以迅速撤退,可这是在也就一丈多宽的城墙上,那两尊弗朗机抡开了,不跑都是送死,而现在这样就算杨丰真不放过他们,大不了撒手掉下去,三丈高去了身长也未必摔死,而且城墙还是略微倾斜的。

    摔断条腿也比被砸成肉酱强啊!

    好在杨丰也没难为他们,直接在他们谄媚的目光中走了过去。

    杨丰后面部下顺着蜈蚣梯纷纷爬上。

    而那些京营早就已经倒戈,他们不但不攻击杨丰,反而堵塞城墙,还有人直接对着另一边的家丁举起鸟铳,后者也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这种情况下唯一该做的就是赶紧撤退。正好后面不远处就是马道的他们,在杨元等人带领下,一边煞有介事地喊叫着一边仓皇而逃。

    紧接着京营就冲下去。

    而倒霉的董一奎倒是没有抛弃那些家丁,而且混乱的城墙上也跑不了,他带着剩下那些家丁很干脆的扔了武器,直接背靠女墙堆起笑容,就像夹道欢迎般看着双持弗朗机的杨丰……

    “杨,杨兄弟,有话好说!”

    董总兵满脸赔笑着说道。

    杨丰像包租婆一样举起一根弗朗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我被奸臣冤枉了。”

    杨大帅严肃地说道。

    “杨兄弟,老哥哥我对奸臣也很痛恨。”

    董一奎同样很严肃地说道。

    “你得跟我一起向陛下诉冤。”

    “这个……”

    “你跟奸臣一伙?”

    “呃,杨兄弟放心,老哥哥我就是豁出去这条性命,也要为兄弟洗雪沉冤。”

    董一奎大义凛然地说道。

    “好,果然是够义气,把外面吊着的兄弟们也都拉上来吧,别再真的掉下去了,既然董大哥如此义气,咱们以后有福同享,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有银子咱们一起分,有酒咱们一起喝,走,打开城门,咱们一同去见陛下!”

    杨丰拎着双弗朗机喊道。

    后面他的那些部下哄笑着,把吊在女墙外面的家丁拉了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