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七十七章 战鼓敲呀敲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八里桥。

    “大帅,大帅,小的可算找到您了!”

    李进忠一脸惊喜地高喊着。

    而且还边喊边跑。

    前面几个士兵不认识他,很干脆地把他按倒在桥面上,但他还在那里举着手继续……

    “大帅,大帅,是我,是我!”

    他喊道。

    “啊,是你小子啊,是不是你与奸臣勾结,想以缓兵之计哄住我,再让那些奸臣调集兵马对付我?”

    杨丰手中大刀向地上一顿喝道。

    “大帅,您可冤枉我了,小的那晚离开后就进宫了,外面的这些什么都不知道啊,小的还以为大帅依旧在南苑,昨日带着口谕又赶回去,因城门不开还费了些周折,到那里都天黑了,结果却未曾找到大帅。晚间又不知出了何事,只好回去等着,今日早起才知大帅移师张家湾,故此赶紧前来给大帅传旨。”

    李进忠挥着手喊道。

    “呃,如此却是错怪了李公公,快将李公公扶起来,李公公真是费心了,不知陛下有何口谕?”

    杨丰说道。

    很显然万历还在骑墙。

    口谕啊!

    如果他被官员们解决,那么就是这个狗奴才假传口谕。

    那些士兵赶紧放开李进忠,后者不顾身上的泥土,赶紧爬起来跑到他跟前先是一脸喜悦的行了个礼……

    “大帅,万岁爷口谕,大帅遭人陷害一事已然知晓,已交厂卫彻查,在查出主使前大帅所部先暂驻南苑。”

    他说道。

    “这有何喜?”

    “大帅,小的还没说完,皇贵妃娘娘听闻大帅还未成家,如大帅这般公忠体国者,又岂能连个家室都没有,故此向万岁爷提议,以大帅尚皇长女,大帅以后那就是驸马爷了,这岂不是大喜。”

    “呃,皇长女今年芳龄几何?”

    “十三。”

    “十三?兄弟们,把这个假传口谕的东西拿下!”

    杨丰勃然大怒喝道。

    “呃?”

    李进忠傻眼了。

    紧接着那些士兵一拥而上,迅速开始捆绑他。

    “大帅,这是为什么啊?”

    他一脸冤沉似海的表情喊道。

    “哼!”

    杨大帅冷哼一声,拎着大刀继续向前。

    “这到底为什么啊!”

    李进忠还在后面茫然着。

    而就在此时,对面大批骑兵赶到。

    “这又是哪里来的?”

    杨丰说道。

    后者风尘仆仆,明显是刚刚赶到京城。

    “山西总兵董一奎。”

    顾总督说道。

    “李如松呢,还有他弟弟李如梅呢,你部下不是还有辽东总兵,为何至今还没见他们兄弟?”

    “顾某还没那么大胆子,敢把辽东的兵也调来,关外炒花等部和朝廷刚刚打过一场,若辽东的兵调入关内,炒花等人攻入辽东就罪莫大焉,至于李如松兄弟如今都在广宁居家,虽有都督官衔但无职,起用他们兄弟需圣旨,目前辽东总兵乃是董一元,董一奎之弟。”

    “朝廷倒是极擅过河拆桥。”

    杨丰说道。

    也就是说李如松兄弟回国后,就是一人给个都督,然后一边待着玩去吧,兵权什么的不要再染指了。

    顾养谦微微一笑……

    这不是废话吗,难道朝廷衮衮诸公们很喜欢李如松吗?

    如果不是杨丰横空出世,这时候李如松才是衮衮诸公们最想弄死的,不到别无选择不能用李如松,武将得受控制才行,不受控制的武将最好去死,杨丰的确属于不受控制的,李如松也是个同样不受控制的,只不过李如松没有杨丰这么狂暴而已……

    当然,主要是李如松没这个混蛋这么能打。

    而且家大业大,不像这个混蛋光脚不怕穿鞋的,想给他套绳子都找不到。

    “兄弟们,把你们的毛竹扛起来,所有人都靠拢在一起,记住了,无论如何别散开,鸟铳手弓箭手在最前面,就这样不停向前走,如果有人战死了,杨某可保把三百两银子送到他家人手中,以后他们的父母妻儿我来养,只要咱们能进京城,杨某可保每人二十两,想发财就在今日。”

    杨丰吼道。

    顾养谦没来由哆嗦了一下。

    一人二十两,那他玛得几百万啊。

    皇帝肯定没有……

    那就只能是谁有谁倒霉了,反正顾总督家在南通,他倒是不怕被这些家伙惦记。

    “听大帅的,大帅说话算话!”

    “对,大帅不骗人!”

    ……

    那些士兵们全都喊道。

    剩下那些青壮也跟着振奋起来,三百两银子对他们来说,完全值得去死了。

    真的。

    这时候买个大活人也就十几二十两。

    更何况刚刚那些骑兵的表现他们也看到了,根本就不敢冲他们,既然这样有什么可怕的,死了得三百两,从此后代过好日子,不死得二十两,同样也是发一笔横财。更重要的是杨大帅不骗人,上次他给跟着的人兑现了,这次他给跟着的人也兑现了,现在当然不会骗人。

    怕什么?

    不就是扛着毛竹凑到一起走吗?

    谁不会?

    就在对面那些骑兵迅速开始列阵的同时,前面的青壮们也开始靠拢。

    至于两边的依旧保持他们的状态,警戒外围那些骑兵。

    但即便这样,正面踏过通惠河冰面的也得近十万人,他们全都按照杨丰要求密密麻麻靠拢,两人一根十几米长的毛竹,这都是皇木厂的备料,阴干透了并不重。京营弓箭手和火枪兵躲在这些毛竹中间,虽然有些影响装填,但好在他们身旁都跟着帮忙的,还有不少刀盾手也在里面,十几米长的毛竹,给他们前方足够的保护。

    “敲鼓!”

    杨丰站在李三才的十六抬大轿上吼道。

    下面轿夫依旧稳稳的抬着他。

    后面马车上战鼓敲响,各处混在人群中的战鼓敲响,所有人开始呐喊着向前移动。

    对面骑兵立刻开始冲过来。

    毛竹里面的火枪手弓箭手开始射击,虽然没什么用处,但听着乒乒乓乓的枪声倒是很振奋士气,青壮们在银子驱动下,不断吼叫着互相壮胆,高踞在半空中的杨丰也给了他们足够的信心。

    骑兵在加速。

    这边火枪手继续胡乱放枪,终于有流弹和流矢命骑兵。

    这边士气大振,他们的吼声响彻天空。

    然后……

    所有骑兵在十几丈外突然转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