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六十七章 让我们一起甩锅可好?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乾清宫。

    “万岁爷,不好啦,那杨丰又到京城啦!”

    孙暹一脸惊慌地跑进万历的暖阁……

    “慌什么,他又不是第一次来!”

    万历勃然怒道。

    孙督公吓得赶紧闭嘴,然后趴在地上磕头告罪,顺便看了眼比他先到一步的田义。

    “起来吧,关了宫门,就说朕身体不适,谁也不见!”

    万历说道。

    “万岁爷,奴婢觉得,咱们是不是先探探他的口风,多少这也有个准备,奴婢倒是觉得,那杨逆狂悖归狂悖,倒是说话算话,上回他说撤也就真撤了,奴婢觉得,他似乎并无谋逆之心,就是想捞些好处而已。”

    田义在一旁战战兢兢说道。

    目前宫里就是他和孙暹为主了,两人一个司礼监掌印,一个提督东厂,算是目前万历手下两大太监,此外还有些次一级的,比如陈矩,成敬,原本还有之前殉难的魏伸,可怜皇帝陛下至今还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孙暹负责调查的,但孙督公明显是个明白人,这种事情查的深了说不定会出什么乱子,魏公公和他也不是什么好朋友,死了其实他也挺开心的。

    最终报了个流弹。

    那乒乒乓乓到处都打枪,一颗流弹不幸击中魏公公。

    所以万历还颇为感慨,然后给了些封赠,又把他的侄子赐了锦衣卫千户,也就皆大欢喜了。

    至于真相……

    一个杨丰就已经闹得一团糟,再搞出第二波蓟镇兵变那乐子可就大了。

    万历沉吟着。

    “万岁爷,试探一下也好,左右你又没下旨。”

    郑贵妃在旁边扮演妖妃。

    好吧,万历的确没有下旨调兵进攻天津,而且他也不会下旨的。

    他又不傻,万一围剿失败怎么办?

    他下旨围剿,那杨丰再来堵门,那时候他怎么向杨丰解释,他只要不下旨那就不用怕杨丰找他……

    什么围剿?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一直在宫里的,根本不知道围剿,一定是有奸臣,总有奸臣要害朕,然后给杨丰扔出去一个奸臣就解决,现在一看他简直是太聪明了,一下子就立于不败之地了,至于奸臣什么的,那个以后再说,更何况现在还没到需要抛出奸臣的时候。

    杨丰只是到了南苑,而且这一次京城也不是上次,更何况还有杨元,张世爵等部精锐骑兵赶到。

    还有希望。

    “上次是谁出去见他的?”

    万历说道。

    “回万岁爷,是奴婢手下一个火者,叫李进忠。”

    孙暹说道。

    “那就还是让他去吧,给他个奉御,火者像什么样子,但别让他提别的,就是当做去南海子办事的,然后探探杨丰的意图,至于其他的事情都别管了,从明日开始一切奏折留中,不过去这阵子,外面什么事情也别管,无论谁要进宫一律不准。

    都是一群废物。

    上次可以说仓促间没能调集大军,这如今倒是大军云集了,三个总兵八万边军结果又如何?

    还不是又让人堵门了?”

    万历愤然说道。

    孙暹没敢多说什么,赶紧告退去给未来的九千岁连升三级,李进忠之前是宫里最低等的火者,但因为拜在他门下也算个小头目,不是真正最低的小火者,升一级是内使,再升一级长随,而奉御比长随还高一级,这是大的等级划分,其实细分还有,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奉御那是真正的内官了。

    这是官。

    正六品的内官。

    当然,升官有升官的代价,这代价就是让他去冒生命危险。

    不过未来的九千岁那也不是凡人,眉头都不皱一下的领了新官服,戴着象征高级内官的钢叉帽,挂着象牙腰牌,挺着麒麟补子,昂然出城为皇帝陛下慷慨赴死……

    而就在同时。

    兵部。

    “病了,陛下如何此时就病了?”

    首辅赵志皋愕然说道。

    “陛下就是病了,我等又能如何?”

    另一个大学士张位没好气地说道。

    他刚刚从宫里回来,这时候其实已经天黑,就连皇城都关了,不过他身份特殊还是能一路叫开门进去的,但却在乾清宫外被挡回来,皇帝陛下突然病了,外面事情交给诸位阁老处置,为保证皇帝陛下的身体,这段时间谁也不见。

    然后他又只好回来,

    “病了就病了吧,这终究是咱们做臣子该干的,陛下病不病咱们还不都是一样?”

    另一个大学士沈一贯说道。

    这时候总共四个大学士,赵志皋为首,次张位,沈一贯是今年入阁,另外还有一个陈于陛,但还没过来,不过他身体不好,而且主要是修史,这四个老家伙很凑巧都是同一年出生的。另外很重要的一点,除了陈于陛是四川人之外,剩下三个全都是南方人,两个浙江一个江西,完全代表江浙集团,所以目前的内阁堪称和谐。

    “那这究竟该如何处置?”

    此处的直接负责人,兵部左侍郎李桢说道。

    他不是南方人,相反他还是大西北的,庆阳人。

    “还能如何处置,当然是调兵遣将了,陛下既然病了,咱们做臣子的就该各守其职,这兵部自然就该调兵遣将。”

    沈一贯说道。

    “沈阁老,若无圣旨,我敢调哪里的兵?”

    李桢很不客气地说。

    你们是想甩锅啊,我也不是傻子,最后万一控制不住了,你们合伙把我踢出满足那杨丰的兽欲?

    “陛下病了,圣旨从何出?”

    沈一贯怒道。

    “内阁啊!”

    李桢很纯洁地说道。

    “内阁票拟而已,圣旨终需朱批。”

    “那是内阁找陛下,兵部只管上奏,圣旨不下兵部就不能调兵。”

    “非常时期……”

    沈一贯还没说完,就看见陈于陛病恹恹地被扶进来……

    “城门可曾关闭?”

    陈阁老缓缓说道。

    “关了。”

    李桢有些不解的说道。

    “既然关了城门,那还在此争执作甚,进剿一事归蓟辽总督,又不是归内阁与兵部,杨丰进不了京城就让外面自己解决。”

    陈阁老说道。

    然后一帮阁老们纷纷释然……

    “可冲庵兄已然落入杨丰手中。”

    李桢继续不解的说道。

    “顺天巡抚何在?”

    赵首辅微笑着说道。

    李桢也瞬间释然了,然后所有人同时露出欣慰的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