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六十六章 又进京伸冤了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第二天。

    “杨佥事,你到底要干什么?”

    顾总督一脸忧伤地说道。

    这时候他身上穿着整理好了的正三品大红官服,头上戴着乌纱帽,怀里抱着尚方宝剑,除了脸上那忧伤的表情,其他可以说其他全恢复了平日的威严。

    然而……

    他却被捆在一架拆的只剩下椅子的凉轿上。

    前面两名轿夫迈着整齐的步伐,再向前是全套的仪仗,右副都御使,兵部右侍郎,总督蓟辽军务等等,而周围全是手持长矛的士兵,一身铠甲的杨大帅扛着大刀跟随在一旁,俨然忠心耿耿的护卫,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杨大帅保护着他的顶头上司出巡呢!

    的确是他顶头上司。

    天津总兵本来就是蓟辽总督管辖,他可是正经的顶头上司。

    “都堂,你说我是不是很冤啊,皇帝陛下圣旨让我做天津总兵,兵部却说我是叛乱,这不是纯粹冤枉我吗?”

    杨丰说道。

    顾总督尴尬一笑。

    “你说啊,冤不冤?”

    “冤冤冤,当然冤啦!”

    “那就是了,你身为蓟辽总督,这时候难道不应该为我鸣冤?”

    “呃?”

    顾总督瞬间清醒了。

    但他紧接着就露出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

    “杨大帅,你就饶了老朽吧!”

    他哀嚎一声。

    然后杨大帅勃然变色,手中大刀往地上一杵,紧接着拔出尚方宝剑,直接架到了顾总督脖子上……

    “都堂身为右副都御使,职在检举百官不法,兵部假传圣旨,诬陷都堂部下总兵叛乱,都堂却不为之伸冤,这往小了说就是渎职,往大了说就是与那假传圣旨者同谋,都堂难道不畏国法,欲试杨某手中这尚方宝剑不利否?”

    他喝道。

    “鸣,鸣,鸣冤!”

    顾总督毫不犹豫地说道。

    同时他战战兢兢地看着那锋利的剑刃。

    遇上这样不要脸的他还能怎样?硬着头皮说你明明是叛乱?说你这尚方宝剑斩不了文官?更斩不了一个副都御使?那他就真要试试杨丰手中这尚方宝剑是不是锋利了!虽然这东西他怀里也有一把,话说这一把尚方宝剑斩另一把尚方宝剑是什么鬼?这大明的尚方宝剑制度,的确还有个漏洞,那一个人拿着尚方宝剑究竟有没有权力斩一个同样有尚方宝剑的?

    “都堂真是嫉恶如仇啊!”

    杨丰感叹着收起了尚方宝剑。

    然后他看着旁边行军中的士兵们……

    “兄弟们,你们都听到了,都堂老爷要为咱们主持公道,带着咱们进京去检举兵部的奸臣!”

    他喊道。

    “好!”

    “大老爷真是好官!”

    ……

    周围一片哄笑的喊声。

    顾总督一脸忧伤的看着这些骄兵悍将们。

    远处十几名骑兵的身影突然出现,但他们没有敢靠近,只是在那里看着,然后迅速掉头离开。

    “杨大帅,你走不到京城,老朽落入你手中之事,最多今日清晨就会被前敌各军知晓,李光先可是带着家丁逃出城了,杨元,张世爵等人都有骑兵,各军加起来拼凑万余骑兵可得,其中不乏精锐家丁。

    你手下都是步兵,就算脚程再快到天黑也最多走一百里。

    走不到马驹桥就得被追上。

    就算你再有万夫不当之勇,你这些手下终究挡不住骑兵,到时候千军万马一冲他们全完了,难道你还想一个人进京?你再能打又如何?如今也不是过去一员猛将所向无敌的时候,霸王再世也挡不住一枚炮弹,京城自从你走后,墙上早已经架满了大炮,你还想一个人闯进宫是不可能了。”

    顾总督认真地说道。

    “那你想说什么?”

    杨丰说道。

    “老夫承认这一局朝廷输了。

    你放了老夫,老夫上奏陛下,就像你说的,将这件事归罪兵部假传圣旨,就在你这里写奏折,陛下是明白人,如今兵部新任尚书叶梦熊还没来,兵部事务由左侍郎李桢主持,到时候给他降罪就行。

    再给你发一笔犒赏,你还是拿着银子回天津继续过你的日子。”

    顾总督说道。

    “哈,都堂,你可真狡猾。”

    杨丰说道。

    “杨大帅,既然你无意谋反,无非也就是求利,既然求利就不能做绝,如此朝廷也有个台阶下,你也得一笔犒赏,何乐而不为?”

    顾养谦说道。

    “可我就是要进京。”

    “那你连马驹桥都走不到。”

    “我为何要到马驹桥?我的部下的确是步兵,而且都是没打过仗的乌合之众,连火器都没有多少,在平地上的确挡不住骑兵,可是你似乎忘了,马驹桥旁边还有一个好的地方。”

    杨丰笑着说道。

    顾养谦一下子傻眼了……

    “走,兄弟们,加快速度。”

    杨丰扛起大刀喊道。

    马驹桥旁边的确有个好地方。

    傍晚。

    夕阳的余晖下。

    “杨将军,一天追杀一百八十里,贵部的确是精锐!”

    杨丰站在一道年久失修的夯土城墙上,看着前面汹涌而来的辽东骑兵喊道。

    为首的杨元阴沉脸看着他……

    “不进来吗?”

    杨丰笑着喊道。

    杨元默默看着横亘面前的城墙,还有城墙后面密林,还有密林中间隐约可见的楼阁……

    紧接着他掉转马头。

    “来嘛,别走啊!”

    杨丰就像个特殊职业者一样挥手喊道。

    然而辽东骑兵们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在他身后是一片广袤的密林,密林间无数年久失修的楼阁,楼阁间是无数大大小小的池塘……

    南苑。

    周长一百二十里的夯土城墙,环绕着的皇家御苑。

    这片巨大的皇家园林北起京城外城的南门外,南到现代的青云店,西起卢沟河,东到弘仁桥,也就是马驹桥,不过这时候这座园林早已经年久失修,不复当年的辉煌。但无论它是否年久失修,杨元也都不敢在没有圣旨的情况下,带着他的骑兵贸然闯入,这是禁苑,没有圣旨敢带兵进去是犯禁。

    更何况有圣旨他也不敢。

    一千多狂奔一百八十里的骑兵,贸然闯入一片全是密林和池塘,还有无数建筑物的陌生环境,去对付无数步兵……

    他还不至于那么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