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六十五章 齐声唤,前头捉了顾养谦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兄弟们,活捉顾养谦!”

    举着大刀的杨大帅亢奋的吼叫着,仿佛一头狂飙的犀牛般撞向前方城门。

    而城墙上被惊醒的京营一片混乱……

    “杨丰来啦,快跑啊,他会飞檐走壁!”

    “杨丰又来啦!”

    ……

    然后是同样混乱的惊叫。

    这里是跟随顾总督而来的京营。

    不过总计两万的京营,有一半在杨村作为二线防御,这里只是五军营参将李光先部的一万……

    当然,实数也就五千。

    满员是不可能满员的,满员了武将吃什么,难道自己掏钱给家丁?

    唯一的改变就是经历京城之变后,文官们以惊人的效率,落实了那四五万退役的申请,算是把那些拎不动刀枪的老头子去除了,然后补上了从京城军户里面挑选出来的青壮。实际上就是老头子们的儿孙,他们不是退役而是替役,总之现在的京营首先这个老弱病残问题解决了,不至于让一帮白发苍苍的老头面对恶魔一样的杨丰。

    但还有一个问题是没法解决的。

    那就是他们都见过杨丰,也知道他之前干过什么,是怎么打进皇宫的,衮衮诸公甚至皇帝们,是如何在他面前丑态百出的,所以在看到月光下,这个明晃晃端着大刀狂奔的身影后,被惊醒的京营士兵们毫不犹豫地做出相同选择……

    跑路呗!

    难不成还打呀!

    人家连皇帝都能从宫里拎出来呢!

    然后杨丰就这样在头顶的一片混乱中,一头扎进了城门洞,紧接着高举起手中那一百二十斤重的大刀,大吼一声全力斩落。

    大刀本身的重量,再加上他恐怖的力量,让前面的刀身瞬间没入了城门之间的缝隙,然后带着怪异的摩擦声以极快速度继续向下,紧接着两扇城门就向后狠狠推开,左右赫然是被斩断的门栓……

    一座总共周长才三里的小土城而已。

    哪有什么像样的城门。

    “兄弟们,活捉顾养谦!”

    杨丰再次吼叫着。

    然后他就像之前一样,举着大刀亢奋地沿着直线的大街向前。

    “活捉顾养谦!”

    “杀啊!”

    ……

    后面是一片同样亢奋的吼声。

    五千大军就这样汹涌而入,跟随着他们的大帅直冲前方的县衙。

    这里面两千其实就是那些之前的官军,还有另外三千是从纤夫里面挑选出来的,他们一个个身上披着白色斗篷,里面穿着棉铁甲,手中端着长矛,给他们别的武器不一定能用好,弓箭鸟铳虽然有的是但真不是随便拎个人就能用,可人手一根长矛挤在一起,朝着一个方向戳人还是很容易学会的。

    不大的东安县城一片鸡飞狗跳,到处都是被惊醒的居民惊恐的哭喊,不过并没有人骚扰他们,所有进城的士兵都跟着杨丰直冲县衙。

    而那些刚刚从城墙上跑下来的京营,则一个个站在街边用震撼的目光,看着从他们中间如风般冲过去的杨丰,还有后面洪水般涌入的士兵。

    “都看什么,跟着大帅啊,想发财就跟着大帅啊!”

    “再打进皇宫逼着皇帝掏银子啊!”

    ……

    后面跟着冲进来的士兵们一边跑一边喊道。

    京营的士兵们瞬间眼睛就亮了……

    对呀!

    为什么不跟着一起呢?

    当然,大家都知道跟着一起肯定是不对的,作为京营一定要有保卫皇帝的使命感。

    可为什么就是有一种控制不住的冲动呢?

    上次这帮混蛋可是发了大财。

    那戚家军的军饷可是当众发放的,全是白花花的银子,而且还给了纤夫们十万两,那也是白花花的银子,这些混蛋还洗劫了盔甲厂,他们是如何满载而归都是看在眼里的。他们这群兵变逼宫的逆党,带着银子快快活活的去天津了,反而保卫皇帝的京营,依然还都是老样子,甚至因为皇帝陛下损失太大,这次出征连犒赏都欠着。

    这兵变的发财,保卫皇帝的受穷……

    “快,保护都堂!”

    一个小机灵鬼突然大喊一声。

    然后他拎着手中刀盾直接冲向前方,一下子消失在涌入城内的人群中。

    “快啊,保护都堂!”

    “走啊!”

    ……

    然后那些京营士兵们纷纷煞有介事的高喊着,一个个仿佛赤胆忠心般汇入了向前的洪流中。

    而杨丰这时候已经到了县衙门前。

    他毫不犹豫地一刀劈开大门,在里面鸡飞狗跳中冲了进去……

    “顾养谦何在?”

    他看着一个吓得跪倒的老仆喝道。

    后者赶紧晕倒,不过晕倒时候一只脚向某个方向蹬了一下,杨丰立刻冲向了这个方向,那老仆赶紧爬起来往外跑,但紧接着被后面的士兵堵进来,只好往墙角一蹲,抱头看着这些如狼似虎的士兵就那么涌入。而就在此时,披着件没顾上扎腰带的红色官袍,赤着一只脚的顾总督,正在与杨丰相反方向的花园里,在几个家丁的帮助下爬上墙头。

    就是这墙有点高。

    总督老爷欲哭无泪地骑在墙头上,无奈的看着下面近一丈处的地面。

    “老爷,您赶紧跳啊,再不跳就来不及了。”

    后面家丁焦急地喊道。

    这时候混乱的喊杀声已经很近了,顾总督看了看后面建筑间那些影影绰绰的人影,最终一咬牙还是跳了下去。

    但他也是五十多的人了,落地瞬间就惨叫一声……

    “在那里!”

    “在花园里!”

    ……

    高墙里面立刻一片混乱的喊声。

    紧接着还有几声惨叫,估计是那些忠心耿耿的家丁。

    崴了脚的顾总督这时候顾不上管别的了,在紧接着跳下的家丁搀扶下爬起来,其中一个家丁蹲下,他趴到后者背上,然后刚要起身离开,不经意回头的他惊叫一声,本能地往旁边一滚重新落地。

    然后一支长矛赫然扎进他那家丁后背。

    在家丁的惨叫声中他擦了把寒冬里的冷汗,欲哭无泪的看着他刚刚跳下的高墙。

    那里一个个拎着长矛的士兵出现,紧接着纷纷跳下,然后如同饿狼般扑了过来……

    “抓住了,抓住顾养谦了!”

    “是他,没错!”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