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四十九章 皇帝的公开处刑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可怜的万历俨然当众处刑……

    真的,此时的皇帝陛下基本上就是这么个状态,他应该是一个相对内向的人,但凡他外向点也不至于会几十年不出皇宫,就算跟大臣赌气也不至于到那样一种程度。

    宅的简直丧心病狂。

    可现在呢?

    被围的可以说人山人海啊。

    对于一个宅男来说,还有什么比这种情况更尴尬的。

    更何况这些贫民所说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打他的脸。

    苛捐杂税。

    他收的。

    虽然把火耗定到百分之十以上这的确不是他的命令,但有海瑞那个百分之二的明确标准在,仅仅过了不到十年,就已经有官员开始收百分之二十的火耗,这明显就是他的责任。他又不知道以后还有个麻哥,让官员收到百分之八十火耗,最终换来一个千古第一圣君的美名,哪怕是以他的认知,也明白银子重铸一次就能损失百分之二十明显很夸张。

    难道之前收的不是银子而是银矿石吗?

    皇庄侵占民田。

    他的皇庄。

    而且这些贫民里面这种情况的比例极高。

    北直隶的皇庄扩张,本来就是流民的头号制造机,当年甚至因此引发了大规模的民变,也就是刘六刘七的造反,还献祭了一个衍圣公府。而这些流民就近涌向运河是必然,他自己都知道,可他知道又能如何,要是不搞皇庄他就没银子花啊!

    太监的亲属侵占民田。

    他的亲信们。

    可既然他要让亲信对他忠心,那他就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现在可就这些太监能信任了。

    文臣掌控朝政,武将废了,宗室需要提防,除了这些太监他还有谁能够信赖,既然要人家忠心,那就必须给人家好处,没有好处谁忠心,那好处当然就是默许人家在外面捞钱,孙暹侄子侵占民田,说到底还不是给孙暹侵占的。

    他又能怎样?

    难道他不知道那些税监出去收的钱只有小部分给他吗?

    他知道。

    他甚至公然允许。

    大家四六分成。

    怎么才六成?

    六成是人家的!

    正式的说法叫四成入库,六成留监自用。

    后来文官眼红又插了一杠子,最后变成了二点五,二点五,五的比例三家分,二点五是他的,后面那个五是文官的,所以他顶着流传几百年的臭名,被世世代代反反复复鞭尸,最后实际上就是个二点五。

    不过现在应该还没有到文官参与瓜分的阶段。

    至于士绅以功名免税,大肆接受民间的投献,这个他也知道。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爹时候在苏松常镇四府一次性清理出近两百万亩投献田,另外还有三百万亩的花分田,这些相当于四府里面松江府的全部农田,也就是说四个府四分之一的田产都是通过这些操作不用交税。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士绅免税,其实他也知道那不是祖制,祖制就是免徭役,他老祖宗那抠门劲,怎么可能不收士绅的税,他老祖宗不但税,连地和脑袋都一起收呢!宋朝传下的规矩就免徭役,而免田赋其实是正德年间开始的,然后他爷爷又把原本的田赋扩大到了丁银。

    最终大明的士绅就这样可以凭功名不交田赋,不交丁银,不服最初的徭役,这个目前也是折银,这三项不交基本上就等于什么赋税也不交了。

    田数的确有限额。

    但不是还有个隐田嘛!

    只要有一百亩不交税,那士绅就有能力让自己在官方的田产始终不超过一百亩。

    但人家控制了朝廷,人家就是给自己谋福利,他又能怎样?

    当然是装作这就是祖制啦。

    最后搞得各地赋税越来越少,甚至还连年拖欠。

    他又能怎样?

    改了?

    士绅一体纳粮?

    他还怕自己不小心落水呢!

    他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然后一道圣旨说皇帝仁慈,拖欠的既然真收不上来那就算了,以前的坏账一笔勾销吧!

    至于国库没钱……

    他可以罢工啊!

    你们自己玩的结果,你们自己想办法呗!

    至于他自己缺钱……

    那不是有税监矿监还有皇庄吗?

    他不缺钱,朝廷自己想办法,最后……

    最后他被搜刮到饥寒交迫的贫民围堵在这里了。

    当个皇帝真他玛难!

    此刻的皇帝陛下心中估计就在哀叹自己的命运。

    命苦啊!

    “杨,杨兄弟。”

    孙暹欲哭无泪地拉着杨丰走到一旁。

    “咱们不闹了行吗?”

    他哀求道。

    “孙公公,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都有些惶恐了!”

    杨丰丝毫没有惶恐模样地说道。

    “杨兄弟,你要的都得着了,你要严惩王保补发欠饷这些都是小事,你要着急咱家这就去搬银子,王保立刻送诏狱,你要是不解恨,咱家这就让小的们给他把刑用上。虽说咱家是个内官,但他一个总兵还是想怎样处置就怎样的,樊东谟几个麻烦些,但咱家真就是咬着牙顶,也能好好收拾他们给兄弟你出气。

    剩下的以后再说。

    孙矿李颐这些的确不好办,实际上他们就是个惯例,坐他们那位置上谁都一样,但他们没有针对你们,他们对所有各军都一样。

    不过咱家可以保证,这事后罢他们的官可以办到。

    石星也一样。

    咱家都是真心话,决不骗你,这些全都给你兑现,否则以你的身手就是来杀我,我也绝无二话。

    你要那个护漕军也没问题。

    六科的确不会过,但中旨绝对给你,剩下的以你和手下这些兄弟的本事解决也不难,你们离开京城去天津拿着中旨怎么闹都行,只要你们满意就行。咱家可以保证,万岁爷这边不会再有别的旨意干涉,其他无论谁干涉,你就是拿着中旨把他们砍了,也随便你,你要是不放心,咱家请万岁爷给你赐尚方宝剑。

    可是,咱家求你了,咱别闹了行吗?

    咱就安安稳稳地送万岁爷到承天门去露个面,慰勉一下士卒,当众申明太祖大诰依旧有用,祖宗成法不会废弃,再说些严惩贪官污吏之类,然后就算完事行吗?”

    孙暹可怜巴巴地说道。

    杨丰看着万历,摸着下巴上的胡子茬……

    “行,吧?”

    他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