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三十九章 都是逆贼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你们这些狗东西,快杀了他!”

    杨天民抓狂般嚎叫着。

    城墙上的蓟镇兵这才恍如卡顿严重的画面般,一个个慢吞吞到机械的转身……

    “杀呀!”

    “拿下逆贼!”

    ……

    一个个在杨丰后面很夸张的高喊着。

    而杨丰在以极快速度向前,可以说达到极限的他恍如一阵风般掠过。

    然后掠过之处那些士兵全都在后面慢一拍转身,看着他的背影,装模作样的进行所谓拦截……

    拦?

    拦个屁啊!

    都到这种地步了,朝廷还不肯低头,那当兵的凭什么给他们卖命?

    杨丰和这些人要求的有错吗?

    当然没错!

    不用说别的,就那个敢于饿死士卒的将领,直接和被他饿死的一样数量士兵对枪,就足够让这里所有士兵仿佛夏天里大口喝下一碗冰镇酸梅汤般畅快!都是当兵的,谁不知道这是目前各镇可以说常态?将领克扣军饷,克减军粮,驱使饿兵给他当苦力,因此饿死的谁没见过?反抗就是兵变,放出家丁砍死,敢逃就是逃兵,到哪里都受追捕,家里亲人倒霉。

    真要是按照大诰施行,看还有哪个将领敢这么干?

    其他擅杀士卒那同样司空见惯,现在都已经嚣张到敢屠杀一支军队了,而且还是刚刚立功凯旋的军队。

    这是多么猖狂!

    既然杨丰这些人要求的不但没错,反而都是士兵们渴望的,那他们为什么要阻拦,他们没掉转枪口加入兵变就已经是很理智了,还让他们阻挡,那就像杨丰当初在运河边说的……

    贱不贱?

    当然,也有真正阻击的。

    “快,拦住他!”

    最先反应过来的一名将领拔刀喝道。

    但速度极快的杨丰下一刻就到了他身旁,他本能的一刀横斩,在杨丰胸前砍出火星迸射,就在同时杨丰抓住他脖子,毫不犹豫地向外一抛,两名在女墙边的士兵很干脆地左右一分,倒霉的将军尖叫着从他们中间飞了出去。

    然后杨丰急速掠过。

    两名士兵低头看着在下面抽搐的将军……

    “不好啦,游击老爷殉职了!”

    他们很夸张的喊着。

    而杨丰却已经冲上长安右门的城台,这里的守军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只是看到那边混乱,但并不知道混乱的原因,所以包括指挥的将领和督战的太监在内,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掠过。然后他转眼间冲上了承天门城台,这里督战的魏伸因为角度看的清楚,立刻拔出刀直冲杨丰,同时在他厉声呵斥下,那些锦衣卫也纷纷上前拦截。

    为首的将领身旁还有近百名弓箭手,立刻以最快速度瞄准,但就在他们的箭射出同时,杨丰却从城墙上一跃而出……

    他们全傻了。

    三丈多高啊!

    他们甚至没注意到杨丰跳下的同时,手中一个东西也飞出,紧接着女墙上就多了一个钩爪,牢牢抓在了坚固的青砖上,而一根生丝编成的绳索连在这个钢钩上向下瞬间绷紧。

    然后……

    “啪!”

    断了。

    那将领直冲女墙。

    “快,他去城门了!”

    他吼道。

    “快去,让他开了城门,咱家杀你们全家!”

    魏伸用颤抖的声音尖叫着。

    紧接着他抓住那将领……

    “李家老三,若他进了宫,咱家和你们李家全都别想活!”

    他很是狰狞的吼道。

    后者咬了咬牙,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朝那些家丁招手,后者立刻直冲向前面的马道。

    这是李如桢。

    李成梁的三儿子,荫赐锦衣卫指挥使。

    他看着那些家丁下去,然后看了看怒目而视的魏伸,只好拎着刀也下去,魏伸拎着刀朝其他锦衣卫怒喝,后者赶紧跟着匆忙冲下马道,原本正在指挥蓟镇兵的蓟镇西协副总兵陈霞,同样赶紧带着家丁从另一边冲下去。至于那些普通的蓟镇兵,却继续在城墙上看热闹,他们现在就连敷衍的兴趣都没有,还有人在装模作样的喊着。

    实际上是告诉下面的人杨丰已经到了城内。

    戚家军就在城门外,得到他们的通知立刻做好了冲进城的准备。

    而对他们已经完全不抱任何希望的魏伸,自己带着几十个锦衣卫直奔城楼内。

    “这些狗东西,全都逆贼!”

    魏公公愤怒的咒骂着。

    他当然不指望李如桢这些人,实际上这些人也不可能拦住杨丰。

    后者肯定会最先到达城门,虽然城门也有些锦衣卫,但就冲这家伙的战斗力,那些锦衣卫是肯定没用的。

    所以城门必然会被打开,李如桢这些人下去的用处,就是在万一真的被外面人冲进城门的时候,能在城门内堵住,李如桢的那些家丁还是很能打的,如果他们拼命的话完全有可能。然后他们拼命的时候,后面的端门和午门迅速关闭,尤其是午门,那里才是真正最后的防线,进了承天门还不怕,进了午门那才是真正要命的。

    但这是最坏的情况。

    实际上他手中还有一个真正的法宝。

    千斤闸。

    手中拎着刀的他站在城楼内的千斤闸旁,低头通过狭窄的缝隙看着下面,在他面前两吨重的千斤闸静静等待。

    蓦然间下面传来一阵响动,在他的视野中立刻出现了一个身影。

    他举着刀对准绞车上的绳索,盯紧了这个身影等待着,只要这个家伙走到千斤闸正下方,他就一刀斩断绳索,他就不信这家伙能顶住这千斤闸当头一击,他算看的明白了,只要这个家伙一死就天下太平,他就那么静静等待,看着那个身影一点点靠近到千斤闸的正下方……

    到了。

    “狗东西,去死吧!”

    他就像一个力挽狂澜的英雄般亢奋的嚎叫着,双手紧握长刀高高举起……

    “砰!”

    蓦然间枪响了。

    他愕然抬头,看着关闭的窗子,然后带着胸前涌出的鲜血缓缓倒下。

    那些锦衣卫战战兢兢的同样看着那里,数十个枪口穿过窗纸,正在静静的指着他们,其中两个枪口正在冒着烟,而透过被捅破的窗纸,可以看到后面一个个盯着他们的眼睛。

    “当啷!”

    一个锦衣卫手中的刀落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