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三十四章 皇城脚下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孙猴子……

    杨丰此时的形象倒也很像,毕竟他也扛着根大棒子。

    有了赵志皋的命令,再向前也就畅通无阻了。

    杨丰扛着大棒子在前,胸前挂着大诰……

    这东西颇有些重量,要不然他就绑在头顶避雷针上顶着了,整个大诰其实分四部,大诰,大诰续编,大诰三编,以及专门针对武将,主要是后期卫所将领腐化的大诰武臣。朱元璋可以说一辈子都没放松,就是死盯着文臣武将的腐化,虽然他杀人的确挺狠的,但的确保证了在他活着的时候始终没有敢翻身的,无论文臣武将都过的战战兢兢。

    甚至到了明末,还有文人哀叹在他那时候,秀才考科举做官的十有六七是不会有好下场。

    可是……

    这也没挡住文人冲向考场啊!

    为了抢名额还闹出南北榜这样的科举史上大事件。

    呃,他们真贱!

    朱元璋这样对他们,都挡不住他们做官的热情。

    杨义士就这样在两旁闲人们的欢呼声中扛着棒子向前,身后是浩浩荡荡的戚家军,在他们中间是装在笼子里的王保等人,他们折腾到现在也没什么精神了。

    尤其是樊东谟,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模样凄惨。

    一路上被王保揍的。

    倒是马兵备还算正常,王保没揍他。

    而在戚家军后面是依旧浩浩荡荡的刁民们,他们的数量太多,至今后面的还没进崇文门,他们也是去敲登闻鼓的,他们一样有冤屈,话说这年头都混到做纤夫的,谁还没有个冤屈需要申诉?皇帝设登闻鼓不就是让百姓敲的吗?既然这样大家就一起组团去敲登闻鼓好了。

    十万人组团……

    那又如何?

    谁规定不能十万人组团敲登闻鼓了。

    不过就在杨丰转向长安左门的时候,一个太监在锦衣卫簇拥中,捧着圣旨从里面出来,然后挡住了杨丰的队伍。

    “圣旨,备倭南军及辽东义民杨丰接旨。”

    他高喊着。

    杨丰等人赶紧躬身接旨。

    跪就不需要了,大明的圣旨不跪也没什么大不了。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王保克扣军饷擅杀士卒一案交三司会审,备倭南军暂驻南苑等候,无需再敲登闻鼓,辽东义民杨丰虽举止冒失,然其本意为南军申冤,故赦其所犯之罪,闻其颇有勇力,故赐锦衣卫籍,以备为国效力。

    杨义士,这可是天大恩赐,还不快接旨。”

    那太监说道。

    杨丰看着他笑了笑,笑得他颇有些心跳……

    “杨义士,还不接旨?”

    他说道。

    “这位公公,杨某只想问一句,这太祖高皇帝的大诰,到底还管用不管用了,若大诰还管用,那杨某就无罪,我依大诰而行又何罪之有,至于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些意图阻挡杨某的人有罪,同样我无论做了什么都不过是为了依照大诰把这些罪人送来而已。

    这当然是无罪的,同样也不需要陛下赦免。

    若大诰已经无用,那也请陛下明示,杨某因为不知大诰已作废,所为都是出于对太祖高皇帝的忠心,那也说不上有罪。

    总之杨某无罪可赦,那这圣旨就不敢接了。

    杨某虽然不是什么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者,但也知道这做人当明明白白,更何况这事关大明祖制,更得掰扯的明明白白才行。”

    杨丰说道。

    “你这厮,如此狂妄,圣旨如何敢不接”

    “圣旨无疑者当然接,可圣旨存疑又如何可接,再说杨某就算接了这圣旨一样要向陛下问个明白,杨某还是要去敲登闻鼓的。”

    “混账,你,你以为你能进去?

    圣旨已明示,备倭南军出城于南苑暂驻,王保等交刑部三司会审,圣旨在此,再有胡闹者以抗旨论处,你们要的已经得到,再继续无理取闹莫怪朝廷律法,抗旨可是要杀头的,咱家可保证王保案必然秉公处置,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待。

    咱家提督东厂孙暹。

    若王保案有徇私枉法者,你们尽管来找咱家。

    我东厂也不是摆设!

    至于所欠军饷,军功赏赐,这些一并补发,今日就发,尔等去南苑之后,咱家就带着银子去发放。

    连死了的一起发。”

    太监对着胡怀德等人喝道。

    闹到这种地步,实际上万历也很清楚,至少王保必须严惩,其他人怎样的确他也说不准,毕竟樊东谟是文官,他的处置没那么简单,更何况还牵扯李颐,孙矿,马化龙,赵祖寿这几乎蓟镇所有大员,甚至还牵扯兵部尚书石星等一堆在朝文官,这个窝案以万历的魄力……

    他真还就不敢。

    他要是真有这魄力,就不至于被逼得罢工了。

    但王保是死定了。

    把他砍了,给戚家军补发军饷,然后也就可以了。

    胡怀德等人看着杨丰。

    很显然对他们来说,这个结果应该算达到目的了,他们要的就是让王保给死了的兄弟偿命,要朝廷给他们欠的军饷,现在孙暹已经都答应了,他可不是朝臣文官,他是万历身边主要大太监之一。

    现在是厂公了。

    很显然张诚已经完蛋了。

    公公们说话比文官们算话,虽然这样说比较令人无语,但事实的确就是公公们的信誉远超文官。

    “兄弟们愿意接旨,那自可接旨去南苑等待,但这登闻鼓,杨某是非敲不可的。

    杨某就不明白了,这明明就是简单的一件事。

    太祖高皇帝的大诰在这里,太祖高皇帝御制,这也是明明白白的,若依旧管用,那就明明白白地告知天下万民,若它已经作废了,那也明明白白地告知天下万民。

    事情就这么简单。

    那到底为什么一个个从官员到皇帝全都搞得不明不白,遮遮掩掩,不说管用也不说作废呢?

    它到底能不能用?

    杨某今日就要搞个明明白白。

    杨某不管别人如何,杨某今日就必须问个明白,后面的纤夫兄弟,你们想不想问个明白?”

    杨丰对着后面用尽全力喊道。

    “想!”

    后面一片仿佛海啸般不断蔓延开的吼声。

    “那么,孙公公,你听到了?”

    杨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