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三十二章欢乐满京城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快,赶走这些刁民!”

    顺天府尹钱藻骑着马,手持宝剑焦急地吼叫着。

    在他身旁骑兵迅速列阵。

    雪后外城的荒野上,整整三千全副武装的骑兵,就这样手持长矛以天坛为起点向东排成三列横队阻挡前进的刁民,仿佛绵延的堤坝面对着正在席卷而来的洪流……

    十万刁民!

    这个数字让钱府尹不由得擦了把冷汗。

    同时他也在心中咒骂孙矿和李颐这两个废物。

    他们不但被杨丰耍了,甚至还被这些刁民耍了,后者故意在南蔡村狂欢,哄着孙矿二人错过了最关键的一天,让杨丰潜越河西务直奔京城,而慌了神的孙李二人光急着追杨丰了,却忘了这些刁民一样是要进京的。结果在河西务的蓟镇官军跟着总督和巡抚匆忙赶往京城时候,这些刁民和杨丰一样绕开河西务,沿着直通马驹桥的大路浩浩荡荡进京了。

    而且同样是夜行。

    这些以纤夫为主的刁民不但脚程快而且无比熟悉环境。

    一晚上一百里而已。

    对他们来说真的完全不值一提。

    疏于防范的武清县根本不知道他们从城外经过,也可能是故意不知道,毕竟他们也不敢拦,知道就得拦,不知道就不用拦了,而前面的马驹桥巡检司又被杨丰抄了,京城这边竟然没有得到任何预警。

    当然,得到也没用。

    十万,

    实际上不只十万!

    因为京城外围的刁民也在加入。

    甚至京城里面的部分刁民也开始加入。

    寒冬腊月。

    京城里面吃不上饭的也有的是啊!

    现在具体有多少根本无法知道,而且数量一直在增加,他们从乱军守卫的左安门涌入,在外城东南这片荒野中席卷而过,一旦被他们到达崇文门与杨丰会和……

    钱府尹又擦了把冷汗。

    “府尹,真动手吗?”

    他身旁的神枢营游击李如梧低声说道。

    “废话,你以为杨丰在崇文门等了一夜是干什么的?告诉你,此刻非比寻常,办好了银子官职都有,办砸了别说是你,就是你们李家也别想有好!别以为朝廷不知道你兄长在朝鲜干了什么,他们闹饷要的一条可就是令兄不给平壤之战的赏银。自己下令各军不准割首级只顾向前冲杀,然后让你们李家家丁在后面割首级领赏,你猜猜这种事情闹到陛下那里会如何?”

    钱藻低声喝道。

    好吧,李游击是李成梁的儿子。

    松柏桢樟梅梓梧桂楠。

    这是老七。

    “公请放心,末将手下还有些真正上阵厮杀的,断不会如那些酒囊饭袋般有负圣恩。”

    李如梧毫不犹豫地说道。

    紧接着他催马上前……

    “兄弟们,今日正是我等报效皇恩之时,刁民欲惊扰圣驾,立刻将其驱赶出城,有胆敢抗拒者,一律格杀勿论。”

    他拔出刀吼道。

    紧接着他催动战马,迅速冲出前方横列的阵型,在他两旁那些李家的精锐家丁跟随,横亘的三列横阵立刻向前移动,恍如移动的城墙般向着前面的刁民们挤压。后者已经停下,全都在那里惊惧的看着,三千骑兵控制着战马,以缓慢而又坚定的速度不断向前,马背上那些李家的家丁首先端起了长矛,其他骑兵也纷纷端起长矛指向前方。

    钱藻陡然间挺直了腰。

    “大胆刁民,速速退出京城,否则格杀勿论!”

    他吼道。

    但就在下一刻,身后蓦然传来一声恍如猛虎的咆哮。

    他吓得一哆嗦,赶紧转回头。

    后面包围崇文门的京营正在做鸟兽散。

    而在那些四散狂奔的京营后面是一个全身重甲的猛将,一手明晃晃的盾牌,一手巨大的木头棒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拆的,就像头发疯的公牛般狂奔向前。

    他后面是百余骑兵。

    这些骑兵也和他一样,手中拿着大棒子,只不过比他的小而已,但却一样的凶悍,在马背上挥舞着,而在骑兵后面是结阵向前的步兵,长矛手在前鸟铳在后,护住骑兵两翼。而骑兵跟随那个猛将,猛将手中大棒砸翻所有敢于阻挡他的,无论是人还是战车什么的,在他们前方京营的步兵们恍如野狗面前的鸭子……

    “李将军,是那杨逆!”

    钱府尹惊恐地高喊着。

    前面的李如梧已经停下,也在回头惊愕的看着。

    然而那猛将速度极快,转眼间就已经相距不足半里,而就在同时那些刁民也陡然爆发出吼声,紧接着开始了向前狂奔。

    李如梧看了看身旁亲兵。

    这个他爹专门配给他的,可以说身经百战的亲兵摇了摇头……

    “撤退!”

    李如梧毫不犹豫地调转马头。

    然后他带着部下亲兵第一个开始了逃跑。

    钱府尹傻了一样看着他,嘴唇抖动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而剩下那些骑兵同样一片混乱地各自寻找逃跑方向,他们现在可是排着很长的横阵,腹背受敌只能各自向两边跑了,然而这时候逃跑有些晚,那些狂奔的刁民迅速就淹没了这些骑兵,后者在堪称人山人海中就算有刀枪也不敢用,只好坐在马背上哆哆嗦嗦地看着。

    好在刁民们也不敢惹他们。

    倒霉的钱府尹也跑慢了,同样也被汹涌的刁民淹没。

    不过他刚才的嘴脸明显引起公愤。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这些刁民,我是顺天府尹!”

    他就像风浪中的小船般,在无数刁民的冲击中飘摇着,色厉内荏地挥舞宝剑吼叫着。

    一个刁民从背后猛地扯了一把。

    钱府尹在马背上猝不及防,惊叫着仰面倒下,虽然旁边还有个家奴抓了他一把,但他还是摔在地上,然后他气急败坏地试图爬起,一个走过去的刁民又扯了他一把,本来就在踩硬的雪地上,钱府尹紧接着滑倒……

    “谁,谁干的!”

    他愤怒地吼叫着。

    然后刚刚爬起又被人从后面扯了一把。

    那家奴想救他,但却紧接着被一群刁民挤到一旁,然后只能眼看着可怜的府尹一次次爬起,一次次被人从后面拽倒,四周是无数欢乐的笑声,每个路过的刁民,都很快乐地从钱府尹身旁走过,在他发疯一样的吼声中戏弄着他……

    “谁,到底是谁,是谁干的,我是顺天府尹,我是顺天府尹……”

    钱府尹嚎叫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