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二十章 刁民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杨村。

    直通京城的运河大堤上。

    “大河向东流啊!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

    高踞马车上的杨丰,一边擂鼓一边嚎叫着。

    “呦啦嘿~吆嘿~吆哇嘿……”

    在他周围是整齐的伴奏声。

    不过这是人家的纤夫号子,并不是有意为他伴奏的。

    拉纤和军队一样需要号令,甚至比这时候的军队更整齐,所有人的步伐必须保持同样节奏,只有这样才能整齐用力,同样也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他们身后的船航向稳定。而他们喊的号子,就是他们行动时候的号令,在这种号令和日复一日形成的本能下,就连他们的步伐都能始终保持一致。

    恍如机械。

    只不过此时这些纤夫们并不是拉着沉重的运粮船,而是为那些士兵推着一辆辆战车。

    巨大的偏厢车。

    小型的轻车,更加轻便的炮车。

    在他们的整齐步伐中,一刻不停向前。

    在这片完全被皑皑白雪覆盖的世界里,一辆辆战车就这样沿着大堤组成一道移动的城墙,而在这道城墙周围是无数随行者。这些破衣烂衫的最底层穷人们汇聚成一片席卷向前的洪流,不断吞噬雪的白色,不少人甚至在大堤内积雪的冰面上行走着,这个季节这条帝国的大动脉完全冰封成一条大路。

    在后面还跟着大批挑夫,他们肩上担着锅碗瓢盆……

    好吧,这是后勤队。

    从尹儿湾到张家湾,目前这种路况需要走至少三天时间,而且从张家湾到京城依旧还得一天时间,哪怕没有意外,他们也得四天才能到达京城见到皇帝。

    这一路上当然得确保后勤供应。

    “路见不平一声吼哇。

    该出手时就出手哇。

    风风火火闯九州哇。

    ……”

    杨丰继续嚎叫。

    不过就在这时候前面的人却突然停下了。

    在他们前面的杨村驿,数百名官兵已经阻挡了道路,一个个拿着刀枪三眼铳之类,跟在一个绿袍子的官员后面乱糟糟聚集着……

    只能是聚集。

    难不成他们那还算列阵?

    “大胆刁民,想造反吗?”

    官员背着手,仿佛平日一般威严的怒喝一声。

    杨丰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紧接着他向后一招手,伴着士兵们的哄笑声,六辆轻车从左右直接并排向前,然后在他前方落下,六门弗朗机的炮口从盾墙伸出,用蛮横的姿态对准了官员和士兵,盾墙后面一个个炮手拎着点火杆,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们。对面那名官员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后面那些官兵也同样惊慌的面面相觑,几个拿着三眼铳的悄然垂下手中寒酸的武器,甚至开始有人往后看时刻准备着逃跑。

    杨丰歪着头抠了抠耳朵。

    “这位官老爷,你刚才说什么?”

    他一脸纯洁地问道。

    “大,大胆刁,刁民,你可知煽动民变乃是死罪?”

    官员哆哆嗦嗦地说道。

    “轰!”

    回答他的是六道烈焰。

    就在炮声响起的瞬间,那官员惊恐地尖叫一声,紧接着扑倒在地,抱着脑袋一头扎进积雪,甚至就连官帽都摔了出去,而他身后那些官兵同样惊恐地尖叫着,毫不犹豫地抛弃手中武器,转眼间就做鸟兽散了。

    “走,继续向前,顺便把他们丢的刀枪捡起来!”

    杨丰喊道。

    紧接着他的马车继续向前。

    而那官员趴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就像即将失节的烈妇般,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不过并没人理他。

    杨丰的马车直接在他身旁驶过。

    那些纤夫们则哄笑着从他身旁径直走过,然后捡起士兵抛弃的各种武器,一边朝跑远的士兵们嘲笑着一边继续向前。官员就那么抱着头,脸埋在积雪中,不停地尖叫着,在他身旁一辆辆战车继续驶过,无数的大脚也在不断踏过,就仿佛他只是一块恶心的狗屎而已。

    没有任何人理睬他。

    “说走咱就走哇。

    你有我有全都有哇。

    ……”

    那嚎叫般的歌声继续在他身后逐渐走远。

    然后……

    突然停下了。

    杨丰看着运河另一边,那里的大堤上已经聚集了无数围观者,都在默默看着他们,甚至包括刚才那些溃败的官兵,也跑到那边看着他这边……

    “老少爷们,我们要进京,去问问皇帝,这天下百姓为何日子过的这般辛苦,问问他明明是种田的人为何却吃不饱饭,问问他太祖的军户为何如今却变成将门的奴隶,问问他这天下那么多贪官污吏为何无人管。

    你们不一起去吗?

    你们不想活个明明白白吗?

    愿意同去的就过来,咱们一同找皇帝问个明白,这里有吃有喝,咱们一同去京城走一遭。”

    他拿着喇叭筒子大声吼道。

    “同去!”

    “同去!”

    ……

    他周围的人们喊道。

    这运河又不是很宽,更何况对面看热闹的很多都站在河面上,听到他们的喊声,立刻就有人向这边走了过来,然后越来越多,甚至刚才那些官兵里面,都有人重新回来。这一带其实大多数是军户,在运河沿岸维护河道的,这年头军户基本上就相当于农奴,谁不想问问皇帝,当年跟着太祖打天下的士兵们后代,怎么到了现在连普通农民都不如?

    真的不如啊!

    农家女宁可嫁佃户也都不愿意嫁军户。

    看着这种情景,杨丰满意的继续向前。

    而在他身后,进京的队伍同样继续向前,但在向前中迅速扩大,就像汇聚沿途溪流的河水,在迅速扩大成汹涌的浪涛……

    很久以后。

    倒霉的官员战战兢兢抬起头。

    “刁民!”

    他带着一脸积雪和泥土,转头看着那片背影,悲愤地骂了一句。

    不过紧接着他就看到对面的大堤上突然出现了大批骑兵,而且很明显是长城线上的精锐,然后一顶轿子也出现在骑兵中,随着轿子落下,一个红袍的老者走出,站在那里默默看着远去的人群。

    他立刻惊喜地爬起来。

    “都堂,都堂,下官顺天府通判,都堂,您可来了!”

    他不顾身上的泥污,惊喜地喊着冲向河面,结果脚下一滑,直接就那么从大堤上滚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