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春回大明朝 第一章 长刀之夜

时间:2021-04-30作者:木允锋

    www..,最快更新春回大明朝 !

    杨丰茫然睁开眼。

    夜。

    火把的亮光。

    一道寒光凌空斩落。

    “卧槽!”

    反应极快的他惊叫着猛然侧身。

    刀锋带着寒意紧贴他鼻尖划落,收不住的惯性让它直接斩落地面,在铺地的石板上砍出火星迸射。

    杨丰愕然看着刀手。

    那是一个穿着古老棉甲的彪形大汉,火光映照中面目狰狞,同样也在愕然地看着他……

    下一刻两人同时清醒,大汉长刀上挑,杨丰左拳下捶右拳轰出。

    伴着几乎同时响起的吼声,长刀撞地,拳头正中,庞大的身躯瞬间倒飞砸落后面的人群。

    为自己力量而茫然的杨丰,却立刻面对了一片杀戮的屠场。

    冷兵器的杀戮。

    长刀砍落头颅,长矛刺穿身体,破空的利箭射入胸膛……

    夜幕下火光明暗的广场上,无数人就这样杀戮着,不是厮杀,而是杀戮,因为其中一方手无寸铁,虽然他们的模样并无区别,但一方有着铠甲和武器,被杀戮者只有双拳,刀光闪烁,喊杀的吼声中,枕籍的死尸被践踏着,惨叫的伤者在应该是鲜血的暗色中翻滚着……

    “谁他玛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杨丰崩溃般吼道。

    下一刻一支铁锏带着风声当头砸落。

    “啊!”

    杨丰咆哮着避开铁锏,瞬间抓住握锏的手,猛然将这只手的主人拽到自己了自己面前,狠狠一脑门撞在他脑门上,顺手夺过铁锏,抬脚向前踢出,正在晕倒的对手直接倒飞出去。他恍如绿巨人般咆哮着转身,对着后面一个正在砍杀的大汉胳膊砸落,后者惨叫一声,而原本被砍杀的男子顺势夺过刀,毫不客气地捅进他胸膛。

    “兄弟们,姓王的要坑杀咱们,杀出再说!”

    男子吼叫着拔刀转身横扫右边长矛手。

    刀锋瞬间掠过长矛手的咽喉,被截断的动脉鲜血喷射,那长矛手惊恐地捂住自己咽喉,但却阻挡不住生命的急速飞逝。

    杨丰瞬间清醒。

    他在一片杀戮的屠场,想活着只有同样的杀戮。

    突然间仿佛传说中猛将附体的他,跟着那人撞进杀戮的人群,手中铁锏抡开了狂砸,因为这里人太多,完全都搅在一起,火把的亮光也明暗不定,被肾上腺素支配的他根本顾不上管别的了。踏着脚下枕籍的死尸,踏着流淌的鲜血,拥挤在杀戮的人群中,看见武器就砸,看见穿铠甲的就砸,最多控制着尽量往胳膊上砸。

    但看错了砸脑袋上也只能怨他们倒霉。

    四周浓重的血腥仿佛唤醒了他暴虐的灵魂,杀戮的屠场上他就像一头狂怒的猛兽般咆哮着。

    手中铁锏不停砸出鲜血飞溅。

    他甚至都没注意到,身后越来越多被救下的人已经捡起武器,跟着他组成了一个小小的阵型。

    长矛手在他背后分两列,分别向左右刺。

    刀手在他左右和最后,为他和长矛手提供保护,甚至还有刀手捡起盾牌,为他挡住偷袭的箭。

    这些人明显训练有素,互相之间配合严密,没有武器的他们的确只能被对手杀戮,但拿起武器的他们,却立刻展现出他们压倒对手的战斗力。

    尤其是正面有杨丰这样的猛将开路,他们需要做的就是不断跟随向前,然后解救更多同伴,而这些同伴捡起地上的武器,又迅速加入他们的队形。一个这样的攻击纵队很快无法容纳涌入的幸存者,然后第二个攻击纵队自动形成,紧接着是第三个,当三个攻击纵队完成,并且品字形向前的时候,周围那些原本的屠杀者,竟然已经在他们面前仓皇逃走……

    很显然这些屠杀者熟悉他们。

    最终让杨丰从狂化中清醒过来的,是蓦然响起的枪声。

    也就在同时他面前却多了一个刀牌手,子弹穿透盾牌正打在这人的胸前……

    “兄弟,别停!”

    那人带着身上涌出的鲜血吼道。

    杨丰的目光却转向枪声响起处。

    那里一个全身重甲的将军端坐马上,隔着杀戮的人群,在冷冷看着他。

    这个将军身旁一名骑马的士兵,正收起一支还带着残烟的火绳枪,而地上有人将一支新的火绳枪递给他。

    “长矛!”

    杨丰头也不回地说道。

    身后的人立刻递上了一支长矛。

    那名士兵也端起火绳枪在马背上向着他瞄准。

    杨丰大吼一声,手中长矛立刻抛出,几乎同时对面枪声响起,呼啸的子弹从他耳边掠过。

    他却默默看着自己的长矛落下。

    飞越三十米距离的长矛,带着火焰的反光,瞬间穿透了那士兵的胸膛,被带着后仰的士兵又让它略微改变方向,从后背穿出的矛头径直扎进马背,三米长的长矛只剩两米长的矛杆,在死尸的胸口斜指天空……

    战马悲鸣着立起。

    那将军脸色一变,立刻向旁边一招手。

    两旁骑兵迅速向前,他却匆忙掉头,而那些骑兵用自己身体护着他离开,同时默默举起弓箭瞄准杨丰。

    “跟着我!”

    杨丰大吼一声。

    无视了三十米外弓箭的他猛然向前,再次撞进杀戮的人群。

    落下的箭雨中他双手同时扯过一名屠杀者,在他们惊恐的尖叫中举到面前,然后将两颗脑袋狠狠一撞,撞晕之后就那么举在面前,恍如发疯的野牛般咆哮着撞向前方。在他身后已经聚集起来的近百人同样呐喊着冲锋向前,甚至就连那些赤手空拳,正在被砍杀的也发疯一样扑向他们的敌人,用拳头,用牙齿,甚至用脑袋撞。

    这种疯狂在整个杀戮的屠场上以极快速度蔓延开。

    仿佛水坝倒塌后,原本平静的水面瞬间化作倾泻而下的怒涛,带着狂暴的愤怒瞬间逆转局势……

    所有屠杀者都在仓皇而逃。

    这些屠杀者若非有铠甲和武器,单纯本身素质而言和被他们屠杀的人有着明显差距。

    后者拿起武器就是精锐。

    阵型严密,进退有度,互相配合甚至能够以死保护同伴,如果真正战场上装备完好,他们会碾压这些人,而这些却只能屠杀手无寸铁的人,一旦遇上强敌立刻原形毕露,甚至迅速崩溃成沙子。杨丰就在溃散的人群中一往无前,他前方那些骑兵的箭不断落下,也不断准确命中他前面的死尸,他身后那些人却一个个捡起长矛甚至标枪,不断在他后面投向骑兵。

    “撤!”

    骑兵中间惊叫响起。

    下一刻就再也没有利箭落下了。

    杨丰猛然甩开两具已经被扎成刺猬的死尸,而他前方是溃败的骑兵,还有骑兵中间那个将军,他们正在隐入夜幕中的街道……

    “砰!”

    蓦然间枪声响起。

    正在转向的将军胯下战马悲鸣着栽倒。

    杨丰愕然转头,他身后最早救下的那人正举着一支冒烟的火绳枪。

    “抓住王保,那些都是他的亲兵!”

    那人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