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士之天狼劫〕〔农家娇女〕〔五行御天〕〔偷心妈咪:爹地闪〕〔蜀王传奇之蚕丛王〕〔玉手调香〕〔恶来传〕〔我家的凶兽们超凶〕〔全球武神〕〔午夜都市清洁工〕〔乡村小医圣〕〔全职武师〕〔有你我的兄弟〕〔五零俏花媳〕〔重生农家小娘子〕〔超级仙王混都市〕〔重生之娇妻追夫记〕〔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黄小仙的狐朋狗友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甜蜜爱恋:顶级神棍妻 128地底下的玉 4更
    村子名叫何家屯,依山傍水,单从表面环境来看,非常不错,只是每次大涝的时候,总有洪水冲过堤坝,故而本地居民不愿在此居住,反倒便宜了外来的老何家一族。

    老何家迁来此处已有百年光景,第一代的祖先名叫何炳夫,当年曾是永乐爷手下的一名伍长,南征时因伤不能随军,留在当地农户家中。

    战乱结束后,没来得及返乡,只能落户当地,成为何家村的第一代先祖。

    经过百余年的发展,何氏一族传承九代有余,族中人口多达五百余人。

    王方所在的这一房大致二十余口,除了上面的爷爷奶奶之外,还有四个叔伯,至于自己所在的这一房,经过一路上旁敲侧击的探问,总算明白了大概。

    自己这一房算是家中的特例,母亲当年由于性子炽烈,无人上门提亲,只是招了一个上门女婿,也就是自家的老爹张氏。

    称呼自己的老爹为张氏,王方总觉得奇怪,却也知道原因和民俗有关。

    例如自己的奶奶,名叫何周氏,三婶何杨氏等等,一旦嫁人,就在姓前冠以夫姓,赘婿同样如此,反倒是自己的母亲,身为一家之主,名叫何莲儿。

    对于这个只见了一次面的母亲,王方倍感好奇,只是醒来的时候,母亲就已经离去,也来不及仔细了解。

    据说母亲在大户人家中当乳娘,算是一份不错的工作。

    说到母亲的时候,王方的四哥,名叫狗蛋的小家伙一连艳羡,看样子恨不得以身替代,重新换个母亲。

    关于母亲的话题,因为不了解的缘故,王方不敢多说,几个小伙伴走在一起抓鸡撵狗,短短一里地的距离,硬是走了半个时辰。

    这是一条半人宽的小水沟,不算正常的溪流,而是农人特地挖掘出来灌溉的沟渠,渠中水深半米左右,小娃娃进去危险不大。

    现今虽已过了盛夏,但天气同样炽烈,经过一日的曝晒,小河沟里的水温暖融融的,甚是舒爽。

    旁边的小泥娃娃们,一个个脱得精光,将衣裳小心包好,放在远处的大石头上,这些算是不菲的财产之一,一旦弄脏,回家必定挨揍。

    赤着脚跑向沟渠,一个猛子扎下去,大多都陷在泥里,嬉笑着往对方身上抹泥,清澈的水面不一会变得昏黄起来。

    王方懒得和这些小家伙们胡闹,只是试了试水温后,就站的远远地。

    抬头向四周望去,不远处村中点缀着几口火堆,村人们坐在一起,或闲聊,或下棋,还有十余名大大小小的妇女,凑在一起绣着各式各样的布帛。

    抬头向天上望去,漫天星光灿烂,似是挂在头顶,下意识的抬手触摸,仿佛能伸手抓到。

    现在是明朝民间,一个没有工业污染,没有化学肥料的年代。

    注视着头顶这片天空,星河壮丽多彩,脱离了小小的土屋房子,站在没有一丝污染的纯净野外,王方真切体会到,自己穿越了,穿越到这个让人心旷的年代。

    “啪叽!”

    一道泥团砸在王方身上。

    “臭二柱,不许欺负我弟弟!”

    何狗蛋怒吼了一句,两人扑打在一起。

    看着身上沾着水迹往下滴的泥团,王方眉梢发青,假如没记错的话,这是自己唯一的衣物。

    抬首撇了水渠里泥呼呼的小娃娃们一眼,心说难道自己明天也要像他们一样光着身子出门。

    “不行,绝对不行。”

    打了个冷战,扭头就跑。

    “你看,你把我弟弟打跑了吧。”

    “切,小傻蛋,一旦都不经玩。”

    后面扑腾腾的打闹着,王方懒得多想,继续顺着田埂,一幕幕看过去。

    这里的水田形似后世的稻田,却要稀疏不少,稀稀拉拉的稻田收割后,留下一脚高的稻茬子,直愣愣的竖在地里。

    旁边是数十口大大小小的稻杆垛子,这些晾干之后,可以用来铺床,烧火,甚至房顶漏了,也可以暂时抵挡风雨。

    走着走着,不经意间走到田地的尽头,这里是一片山区,也是前些天自己失踪的山区。

    此刻王方的心神已经完全融入铁蛋的身份,毕竟是一具完全被自己操纵的肉体,并没有留下一丝一毫铁蛋的痕迹。

    抬起手掌拨拢着面前的树枝,想要折取一根趁手的木棍,却听到身后传来大片嘈杂的声响。

    “你看你看,我没说错吧,这是失了魂了,特地跑过来找魂来了。”

    最近王方很反感灵魂的话题,听到后猛地打了个冷战,回过头,密密麻麻的火把下是十余道人影。

    其中包含着自己二伯四叔的身影。

    “一个五岁的小娃娃,没事干一直往林子里跑,这不是失了魂是什么。

    肯定是这小子知道自己的魂丢在了这片野地里,所以才一直往这里跑。”

    身穿红色衣服的神婆,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脾气一向炽烈的母亲畏畏缩缩的打了个冷战:“不对啊,我孩子没来过这啊。”

    神婆看主家不信,说的更加激烈:“孩子没来过,说不定你怀孩子的时候来过,又或者他爹来过,这孩子又不是第一天傻了,村里大大小小上百个孩子,谁是什么时候傻的我还不知道,我看啊,肯定是孩子他爹来过这里,把孩子的魂丢了。

    我跟你说啊,这小孩子的魂魄,可不是一个人的事,你想啊,女人只有有了男人,才能生孩子,这说明什么,说明孩子的魂可是男人带来的……”

    神婆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四周的村人看她的目光带着一股敬畏。

    眼看着众人已经被神婆说服,一道娇媚的声音响起:“什么魂了魄了的,我看啊,这孩子天生就是个傻的,就算找到魂了都好不了。”

    “三姑啊,我看这傻病还是不用看了,花了忒多的钱财也不见好。”

    三婶何杨氏笑着开了口,看向自己的目光,带着浓浓的鄙夷。

    “滚你娘的蛋去,我们老何家的事不用你管,有什么贱毛病回你娘家犯去,莫要脏了我们老何家的门面。”

    母亲何莲儿嗷的一声扑了过去,纵然这些年脾气好了许多,却也不容别人说自己的孩子,两人厮打在一起,口中骂骂咧咧的脏话不停。

    附近的族人有心阻拦,却限于男人的身份不敢大肆插手。

    王方兴致勃勃地看着这场斗殴,时不时上前帮上一把,身为小孩子自有小孩子的优势,起码不用注意男女观瞻的问题。

    “行了,不要吵了,这事回去再说。”

    二伯吼了一句,铁青着脸对神婆道:“法事的事还请您准备着,我等回家商量个日子再说。”

    这话已经有了一丝推脱的意思,神婆略有些着急,扯着二伯衣袖道:“不着急,不着急,老二家的,你回去好好说道说道,不用大型法事,中型的就行,我看这孩子动作麻利的很,估摸着有个一天半天就能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娇妻来袭:顾少高〕〔进球万岁〕〔农门俏娘子:捡个〕〔娱乐圈炸了〕〔我的1982〕〔寒门贵子〕〔江婉〕〔考古的青春时代〕〔奶爸的成仙之路〕〔特战兵王〕〔五零俏花媳〕〔都市狂少〕〔战神王爷纨绔妃〕〔重生之病娇影帝无〕〔谍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