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窃天之唯吾独尊 第13章 殿主楚东明

时间:2019-12-04作者:亦非渔

    温玉忍不住插嘴说道:“这个兽神殿的殿主不知长什么模样,架子倒是蛮大的。”

    韩远山眼中掠过一缕惧意,缓缓说道“那殿主是个老者,看上去倒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当时朱玮的话刚落音,只见一个老者骑着一头红色异兽从大门口缓缓而来,老者年约七旬,面如重枣,穿着一袭红色文士袍,头戴青色纶巾,倒有些像私塾里的教书老先生,他骑的异兽极为神骏,江湖传闻兽神殿有一头守山异兽叫火云犼,想必就是这头畜生。”

    “火云犼?什么模样?”温玉惊奇的说道。

    韩远山说道:“火云犼如老虎一般大小,头生双角,长有一身红色长毛,通体没有一根杂色,双眼恍如铜铃,其内精光流转,口大如盆,獠牙外露,看上去很是威武不凡。”

    “老者骑着火云犼不疾不徐的走来,口中悠然唱道:“伏尸百万兽称王,敢笑天下无英雄。”此言一出,我明显感觉爹颤抖了一下,虽然看不到七叔的脸色,想必七叔那时候也和爹一样极为震惊,七叔说道:“兽神殿,你是楚东明楚殿主?””

    “老者满脸笑容,拱手一礼,说道:“正是老夫。”七叔说道:“楚殿主,你可知威远镖局是咱们“土元”韩家的产业?”楚东明说道:“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七叔说道:“我韩家和你兽神殿素无冤仇,你们杀我韩家的人,他日族长定会去兽神殿讨个公道。”楚东明那老匹夫却说,却说......”

    温玉见韩远山似乎难以启齿,好奇的问道:“那老头说了什么?”

    韩远山愤怒的说道:“他说别说你们土元韩家,就是整个五行世家又算什么东西,别人怕你们五行世家,老夫可不怕,五个欺师灭祖之徒还有脸在江湖上开宗立派,若我是你们五行世家的人,想着祖宗的无耻行径,哪有脸行走江湖,羞也会羞死。”

    “欺师灭祖,这又谈何说起?”温玉好奇的说道。

    韩远山阴沉着脸,没声好气的说道:“他说的是几百年前的老黄历了,我哪清楚。”

    温玉自知刚才失言,忙替五行世家开脱,说道:“就算爹是小偷,难道生下的儿子就一定是小偷?这楚老头说的未免有些偏颇。”

    韩远山沉声说道:“谁说不是,他是打心里瞧不起咱们五行世家,七叔听楚东明辱及先祖,怒道:“楚东明,你好歹也是一派宗师,说话怎这般刻薄恶毒。”楚东明说道:“老夫实话实说而已,这世上的大实话本就不好听。””

    “我见楚东明辱及先祖,而七叔却迟迟不动手,心中明白眼前的老头肯定是一个了不得的高手,要不然七叔也不会这么忌惮,楚东明接着说道:“把东西交出来,老夫饶你们不死。”七叔沉声说道:“楚东明,今日族长不在,才容得你这般张狂,若是族长......””

    “七叔还没有说完,楚东明不耐烦了,挥手一掌,朝前轻轻一推,一股无形气劲迎面拍向七叔,七叔声音陡然一顿,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吞回了肚子,只见七叔双掌猛翻,被那股无形气劲逼的往后退了三步,看着那一幕,我心生绝望,宗师强者分为三品,七叔能将内力外放,身逾精钢,刀剑不伤是中品宗师,像楚东明这般,能聚气成力,隔空伤人,乃是上品宗师的境界。”

    “楚东明讥笑道:“今日纵然是韩守业亲来,又能如何?”七叔自知不是对手,头也不回的说道:“远山,带着你爹快走。”我听了七叔的话,想也不想的背起爹飞身上了房顶,往外逃去。”

    “只听楚东明说道:“给老夫留下。”我扭头一看,只见楚东明冲着我连挥两掌,顿时风云变色,劲风激荡,两道劲风呼啸着向我席卷而来,七叔双手按在地上,说道:“土绝!”随着七叔的话响起,原本铺在地面上的青石板砖好像受到了一种莫名力量的牵引,一块接一块的从地上飞起来,漂浮在空中,形成一堵厚实的青砖屏障,拦在了楚东明的面前。”

    “楚东明喝道:“破!”只听一声爆炸声响起,青石板砖化为碎石漫天飞射,楚东明从火云犼上一跃而起,朝我飞扑而来,七叔大叫道:“楚东明!”双臂一振,飞身抓向楚东明的脚踝,楚东明目露凶光,说道:“找死!”只见他身形在半空中陡然一顿,右掌往七叔的头顶按去,当时两人都在半空,七叔在下,楚东明在上,那老匹夫又是上品宗师,七叔是中品宗师哪会是他对手,我看到......”

    韩远山说着,眼中闪烁着怨毒,脸上泛起了悲恸之色,说道:“我看到那老匹夫活生生的将七叔一掌打死,将七叔的半截身子都打进了土里,韩亮见状,悲愤交加的冲过去,说道:“老匹夫,小爷和你拼了。”我当时已是心惊胆颤,只想带着爹快点逃走,后面的事情就不清楚了,想必韩亮兄弟也遭了毒手。”

    温玉长吁了一口气,不解的说道:“远山哥,你和伯父既然已经逃了出来,为何还留在黄沙镇?”

    韩远山说道:“当时我是想尽快离开黄沙镇,逃出荒城,可是爹说如今黄沙镇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并让我背着他来到了你家里。”

    温玉恍然了,说道:“伯父倒是高明,兽神殿的贼子们以为你们会逃走,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你们还敢留在镇子里。”

    韩远山面有忧虑,叹道:“如今虽然暂时安全了,但是爹受了内伤,一时半会也好不了,来到这里后,爹心力憔悴,昏了过去,也不知道咱们能不能逃过这一劫。”

    温玉安慰道:“自古有言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会保佑你们的。”

    “希望吧。”韩远山说道。

    突然,房内响起一道嘤咛声,循声望去,只见韩义悠然转醒,温玉欢喜的说道:“伯父,你醒了!”

    韩义睁开眼睛,当看到温玉的时候,韩义神色顿时大变,冲着温玉说道:“你......你......你......”气急攻心之下,韩义张口喷出一口血水,双眼发黑,又晕了过去。

    “爹,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孩儿。”韩远山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温玉怔住了,看韩义昏死前的模样,似乎极为的震惊,温玉心生疑惑,暗忖道:“看样子,韩伯父莫非是被我气昏的?为何会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