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窃天之唯吾独尊 第12章 中品宗师

时间:2019-12-04作者:亦非渔

    韩远山满脸恨意,沉声说道:“出手偷袭的是那个胖子朱玮,那件奇形兵器偷袭了爹后,滴溜溜的飞到了朱玮手里,朱玮笑道:“韩总镖头,朱某的玄武夺滋味如何?””

    “我骂道:“卑鄙小人,竟然干偷袭人的勾当。”朱玮恬不知耻的说道:“兵不厌诈,小子,你要清楚咱们可不是来切磋武艺的。””

    “萧媚俏脸生寒,不悦的冲朱玮说道:“五师弟,你认为我不是韩总镖头的对手?”朱玮打了个哈哈,笑道:“四师姐莫要误会,小弟只不过是不想浪费时间罢了。””

    “镖局的人见我爹受伤,立刻围了上来,将爹护在中间,我无意间看到了爹的手掌,手掌红肿,掌心边缘起了水泡,好像被开水给烫了。”

    温玉一惊,脱口而出的问道:“是不是中毒了?”

    韩远山摇头说道:“那倒不是,只是萧媚的掌力蕴含火毒,我这才恍然,难怪她敢和我爹对拼掌力,原来是有所依仗,我爹看着眼前的四人,说道:“听闻兽神殿有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位堂主,想必就是阁下四位。””

    “杨烈微微一愣,阴恻恻的笑道:“韩总镖头好见识。”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当时我听对方是兽神殿的人,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

    “远山哥,兽神殿是不是很厉害?”温玉问道。

    韩远山嗯了一声,说道:“江湖上宗派林立,其中以“一谷二山五世家”的实力最为雄厚,“二山”中的十万大山指的就是兽神殿,咱们韩家也并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五世家说的就是咱们五行世家。”

    “爹说道:“楚东明了?”杨烈讥笑道:“对付你们又何必劳烦大师兄出手。”朱玮不耐烦的说道:“二师兄,何必与他们废话。”朱玮说着一顿,大手一挥,喝道:“杀!””

    “当时爹受了伤,我心中害怕也只能站出来,朱玮领着兽神殿的人一拥而上,那一刻起,惨叫声没有停过,我当时好恨自己,恨自己没本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平日的兄弟们一个接一个的倒在血泊之中,我打着打着,也就不害怕了,只想着杀掉对方一两人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虽然杨烈、马勇和萧媚没有出手,但也只是一盏茶的工夫,前院镖局的人死的就只剩下我和爹了,朱玮也不急着要我的性命,跳出战圈,说道:“韩总镖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若还不把东西交出来,威远镖局恐怕要从江湖上除名了。””

    “爹笑了笑,说道:“你也太小看我韩某人了,纵然镖局的人死绝了,我也不会坏了镖局的规矩,做出让江湖同道耻笑的事情来。””

    “爹的意思很明白,人可以死,但镖绝不能丢,马勇开口笑道:“五师弟,你看着韩总镖头,我去将镖局剩下的人请出来。””

    “第一眼看到马勇,这个人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我还以为他是个心肠好的人,谁知道这畜生的心比朱玮还要黑,当真是个笑面虎。”

    温玉见韩远山目瞪欲裂,满脸恨意,问道:“他做了什么?”

    韩远山热泪含眶,说道:“那畜生带着几个兽神殿的人去了后院,将娘亲,我婆娘,还有镖局里的下人全抓了过来,押到前院,在地上跪成一排,冲着我爹说道:“韩总镖头,我数到三,你若不把东西交出来,我就杀了你夫人和儿媳。””

    温玉虽然亲眼看到了院子里恍如地狱一般的情景,但是如今听韩远山说来,仍旧感到遍体生寒,忍不住心头一颤,说道:“韩伯父可有把东西交出来?”

    韩远山冷声说道:“我爹把名声看的比性命还重要,又不是贪生怕死的小人,岂会让这群贼人如愿,马勇见我爹不肯就范,先杀了那几个下人,说道:“韩总镖头,你到底是交还是不交?””

    “爹看着娘说道:“清芳,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娘亲说道:“老爷,自从嫁给你,我就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张清芳的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我哭喊着,让他们放过娘亲,冲着我来,娘亲看着我说道:“远山,咱们韩家没有怕死的孬种,你越是这样,贼子们看着心里越是高兴,纵然是死,也不能让人小瞧了咱们韩家。”娘说完,突然从地上拾起一把钢刀,一刀砍死了我婆娘,然后挥刀狠狠的朝自己的心窝子扎了进去。”

    温玉听的泪如雨下,眼泪如断线的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回想起儿时不停往自己碗里夹菜的韩伯母,那个看上去温柔贤淑的女人竟然会如男子般刚毅。

    韩远山已是泪流满面,说道:“看着娘亲在我面前惨死,我脑袋里轰然一声炸响,只差没有当场晕过去,当时我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这个世道何时颠倒了过来,坏人横行天下,好人却命如草芥,这还有天理吗?这世上还有公道吗?”

    “远山哥,他们会遭报应的。”温玉哽咽道,脸色极为的凄苦。

    韩远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当时我已心存死志,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了,马勇说道:“韩总镖头,你若还不把东西交出来,你韩家可要绝后了。””

    “爹没有说话,只是看了我一眼,马勇见状,正要取我性命的时候,一道人影突然从院墙外飞了进来,大喊道:“住手。”我扭头一看,来者竟然是七叔韩元,只是眨眼间,七叔就来到我的跟前,一掌将马勇拍的吐血倒飞,与此同时,又有人从院墙外飞掠而来,是韩家旁支的人,叫韩亮,年纪我和差不多。”

    温玉恍然了,想必自己路上遇见的两人就是韩元和韩亮。

    “七叔看着娘亲的尸体,悲从中来,狠狠的跺了下脚,自责的说道:“嫂子,小弟来晚了啊。”我沉声说道:“七叔,杀了他们为我娘亲报仇。”七叔点了点头,说道:“远山,照顾好你爹。”随即看着兽神殿的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赶尽杀绝?”“

    “杨烈上前说道:“谁叫韩总镖头不识抬举,若是将镖交出来,我等也不会这样无情。”七叔怒极反笑道:“笑话,天底下哪有走镖的把镖交给别人的道理。”杨烈嗤笑道:“那就怪不得咱们了。”这番说辞显然是强词夺理,七叔冷冷的道:““自古有言,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七叔还没有说完,朱玮截口说道:“天经地义。”七叔阴沉着脸,寒声说道:“阁下知道就好。”说完,七叔身形一晃,朝对面杀了过去。”

    “杨烈拔出手中长剑,和萧媚一左一右迎上七叔,我怕七叔有失,提醒道:“七叔,小心那女人,她的掌力蕴含火毒,和“火元”王家的内力有异曲同工之妙。””

    ““雕虫小计而已,看七叔拿下他们为你娘报仇。”七叔说着,右手成掌劈向杨烈,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杨烈手中的长剑直接被七叔雄厚的掌力震断,七叔趁势一掌将杨烈击飞,随即腰身扭转,左手食中二指并拢点向萧媚的脉门,速度之快,乃我平身仅见,那女人倒也了得,连忙回招自救,她的反应是快,可是七叔的速度却更快,变指剑为爪,施展了一招“火中取栗”的招数,扣住萧媚的脉门,一掌击在她的腰眼上,只是一个照面,七叔就连败对方两大高手。”

    “朱玮那个小人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七叔的身后,打出了玄武夺,想要偷袭七叔,我看着似曾相识的情景,急道:“七叔,小心背后。”七叔闻言浑身一震,玄武夺到了七叔的背后被一股气劲给直接震飞了。”

    温玉听的目瞪口呆,说道:“这是神功护体啊?”

    “想不到你还有这见识。”韩远山点头说道:“七叔露的这一手把兽神殿的人惊呆了,朱玮惊声说道:“内力外放,神功护体,原来阁下是一位中品宗师。””

    “韩亮见七叔大展身手,兽神殿的人无不惊讶,忍不住开口说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谁知道兽神殿的人听了韩亮的话后,竟不约而同的哄然大笑了起来,好像听了个笑话,朱玮收敛笑意,转过身子,对着大门口恭敬的作了一揖,高声说道:“有请殿主。””
小说推荐